首页 高考前,20年后的我发来短信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263章 清理世界、梦境与现实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坐在客厅沙发上,喝了几口啤酒,陈宇思虑片刻,就用手中的手机拨通候敬民的号码。
  
  “敬民,帮我查一下我师姐最近的经济状况,尽快!”
  
  候敬民是“他”事业上的得力助手,这个时空依然如此。
  
  这事交给候敬民去查,陈宇相信很快就能得到准确答案。
  
  吩咐完,他就挂断通话。
  
  又喝了几口啤酒,他的思绪转到别的地方。
  
  比如:米国的琼斯博士、扶桑的稻盛家族。
  
  之前几个时空,他都灭了这些人,但现在是新的时空,他估计这些人都还活着。
  
  他打算再灭他们一次。
  
  因为这些人,无论是琼斯博士,还是稻盛家族,在之前几个时空中,都弄出了基因战士,野心都很大,会祸乱这个世界。
  
  他陈宇代表不了月亮,也要消灭他们。
  
  还这个世界一个清静。
  
  至于他为什么不告诉20年前的自己?让20年前的陈宇灭了这些人,一了百了?
  
  原因之前也说过,他不想把这种杀人的事,交给20年前的自己去做,因为事情一旦败露,20年前的自己,难以收场。
  
  杀人……
  
  在华夏可是重罪。
  
  即便杀的是外国人,在华夏也不能免于刑罚。
  
  相比之下,20年后的他陈宇因为能够不断变幻时空,倒是有很多容错的空间,即便他这里事情败露,只要他离开这个时空,就什么麻烦都消除了。
  
  当然,他派人去灭琼斯博士、稻盛家族,也有弊端。
  
  ——那就是他无论在多少个时空里灭掉他们,等他去了新的时空,那些家伙就仍然活着。
  
  宛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野草。
  
  但,陈宇觉得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他能灭他们一次、两次,就能灭他们n次。
  
  无非是每换一个时空,就灭他们一次而已。
  
  没什么麻烦的,就当是自己每搬家一次,就来一次大扫除吧!
  
  让这个世界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也挺好的。
  
  这么想着,他又用手机拨通姜绣的号码。
  
  脑中的新记忆告诉他——这个新时空中,姜绣仍然是他事业和生活上的助理,很多事“他”都是通过姜绣去下令。
  
  电话接通。
  
  陈宇:“阿绣,有一件事你来统筹安排一下。”
  
  姜绣:“哦,好!什么事呀?”
  
  陈宇:“消灭扶桑的首富稻盛义一的家族,还有米国西雅图的一个地下基因研究基地,特别是其中一个叫琼斯博士的,一定要灭了他!”
  
  姜绣:“……”
  
  这大半夜的,陈宇突然打电话下达这样一个命令,姜绣大概是很错愕的。
  
  哑然片刻,她忍不住问:“为什么呀?稻盛家族和那个什么地下基因研究基地得罪你了?”
  
  陈宇笑了笑,又喝了一口啤酒,咕噜一声吞下的时候,随口道:“也许吧!就是看他们不顺眼,这个理由行吗?”
  
  姜绣:“……”
  
  又是一阵哑然之后,姜绣:“行呀!他们让你看不顺眼,就是大罪,行,这事我会尽快安排。”
  
  陈宇嗯了声,想了想,又说:“还有,吩咐下去,从今往后,咱们不对外出售基因药剂了,另外,让咱们的人出去清除那些为非作歹的基因战士,有一个杀一个,有两个杀一双,不要手软!”
  
  既然要清理这个世界,还这个世界一个清静、祥和,他就想做得彻底一点。
  
  把这个世界变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姜绣:“???”
  
  姜绣此时大概是惊讶的,好一会儿后,才问:“为什么呀?咱们对外销售的基因药剂,利润那么高、那么稳定,就这么停了这生意,是不是太可惜了?再说了,咱们库存的药剂还有那么多,不卖的话,那些库存的药剂怎么办?”
  
  这个问题……
  
  陈宇微微沉吟,便说:“库存的药剂,都用来培养咱们自己的基因战士吧!但要注意把关,就算是咱们自己的基因战士,如果谁为非作歹,也要照杀不误!”
  
  “哦,好,好!我明白了。”
  
  姜绣迟疑着,答应下来。
  
  通话结束,姜绣蹙着眉头,思索好一会儿,仍然没想明白陈宇刚刚吩咐的几件事,目的到底是什么?
  
  灭了扶桑的稻盛家族,还有米国西雅图的一个地下基因基地,只是因为他看他们不顺眼?
  
  虽然刚刚她在电话里说——他们让他不顺眼,就是大罪,该死。
  
  但,她心里并不是真这么想的。
  
  不过,既然他想要那些人死,她也没什么意见。
  
  于她而言,那些人是死是活,并不重要。
  
  还有,陈宇刚刚说要停止对外销售基因药剂,转而培养自己的基因战士,她虽然疑惑他的目的,但她心中有所猜测。
  
  她怀疑他是不是需要大量的基因战士,做某件大事?
  
  这样的怀疑,让她心里有些激动。
  
  暗道:莫非他终于下定决心,要干大事了吗?
  
  ……
  
  与此同时。
  
  扶桑。
  
  一间幽静的卧室榻榻米上,头发花白的稻盛义一忽然从梦中惊醒,如诈尸一般,猛然坐起身来,额头上吓出了一层细汗。
  
  心有余悸地大口大口喘息着。
  
  刚刚他梦到自己被人杀死了。
  
  很多杀手冲进他家里,那些杀手身手太矫健了,个个都宛如功夫电影里的一流高手,其中甚至还有几头虎、豹、巨鹰……
  
  这些杀手冲进他家里,见人就杀,太血腥了。
  
  他的妻子、儿女等等,纷纷死在他眼前,最终他自己也没能幸免。
  
  “好恐怖的噩梦,我怎么会做这样的噩梦?这个噩梦是什么预兆?难道生意上,有强大的对手要对付我?让我的公司蒙受巨大的损失?”
  
  稻盛义一皱眉自语着。
  
  ……
  
  同一时间。
  
  他的儿子稻盛次郎,也突然从噩梦中惊醒。
  
  他醒来的地方是一套别墅的大床上,床上除了他自己,还有两个光身子的美女睡得香甜。
  
  这本是很幸福的生活,但刚刚从噩梦中惊醒的稻盛次郎,却满脸惊恐,满头大汗。
  
  他感觉自己刚才做的一连串噩梦,都太逼真了。
  
  简直是他稻盛次郎的死亡合集。
  
  各种各样的死法,每一种都不同,而且还每一种都很有创意。
  
  其中一个噩梦中,他死在海面上的游艇中;另一个噩梦,他死在华夏一个叫徽州府的地方;还有一个噩梦中,他……死在扶桑海边的一座木屋中,杀他的竟然是一具高大的机器人,那机器人一条手臂变形成一支机枪,那密集的弹雨不仅扫射得那座木屋倾斜、倒塌,还杀了他和他身边的很多护卫。
  
  我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噩梦?
  
  此时大口喘息、惊魂甫定的他,不禁皱眉思索这个问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