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穿书后我又成了人间富贵花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2章 生死突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河边的事情全村都知道了,这几年我们家待你不薄,你不能再祸害我。”
  “我喜欢死——你了,怎么会祸害你?”徐向东想无债一身轻跟胡红梅双宿双飞,遇到她只会是痴心妄想。
  这蹄子不走东子没法跟胡红梅订婚,徐老太眼见着煮熟的鸭子要飞了再也按捺不住。
  “东子,给我打那个不要脸的!”打得她痛,打得她害怕,打得她自己退婚。
  徐家人纷纷附和。
  一个外来的死胖子跑到徐家猖狂,当他们是死人吗?
  徐向东跃跃欲试,刚才在河边被霍宁唬住了他想找回场子。
  霍宁眼角余光扫到桌子上的菜刀,一把抓起来对徐向东晃了晃,今天她如果无法突围,就带他们一起去阎王殿继续战斗。
  “你尽管来,看看你的狗腿硬,还是我的菜刀结实。”
  “霍宁,你莫乱来!”徐向东不自觉的后退两步,声音都在颤抖。
  徐家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去夺菜刀。
  徐向东弟弟徐向北冲在最前面,就差一颗米就要抓到菜刀了,说时迟那时快,霍宁操起起旁边的小板凳对准他的脑袋。
  徐向北捂住脑袋,感觉右腿传来一阵剧痛,扑通跪在地上。
  霍宁冲上去一把按住他的脖子,操起菜刀刷刷往下削——
  头发!
  “奶,爸妈,大哥救我!”徐向北当场哭出来,浑身的力气仿佛一下子被抽干了,他纹丝不乱的发型毁了,全毁了。
  徐家人站在原地不敢动,也不敢说话,生怕霍宁失手把徐向北的脑袋削掉一半。
  霍宁快没力气了,停下来寻找下一棵菜。
  徐向北摸摸狗啃一样的脑袋,气得脑子都迷糊了,其他人早已经跑远了。
  徐向东一边抓着大门上的门栓一边苦口婆心劝霍宁,“有话好好说,你先把菜刀放下。”
  放下是不可能放下的,一辈子都不可能放下的。
  不只菜刀,还有仇恨!
  霍宁斜眼看着他们,旧的霍宁已经死了你们面前的是从甘露寺回来的,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她感觉身体状况不妙,不敢恋战,既然又活了那就好好活,跟他们拼命不值当。
  “我去找村长叔说说你们偷我的钱,偷我的手表,偷我的衣服,冤枉我把我打成重伤,还对我耍流*氓。”
  徐家人……这死丫头要是闹到村长那里可没法收场。
  “你少扒瞎,明明说好是借的,谁稀罕你的破东西,这就还你!”
  徐向东妹妹徐向西跑回自己房间,把从霍宁那里骗来的手表和衣服一股脑儿的拿出来摔到霍宁身上,她的心在滴血,多好的东西啊,便宜那死胖子了。
  她不高兴,霍宁就高兴了,她蹲下去放下菜刀,丢掉衣服,从里面翻出手表,本能的去掏手帕想把徐向西留下的痕迹擦掉。
  手帕上一块一块板结,疑似干了的鼻涕泡,霍宁强忍住把去年的饭吐出来的冲动丢开手帕,把手表塞进裤兜。
  徐向东在徐向北的掩护下,鬼鬼祟祟的靠近霍宁,想夺走她脚边的菜刀。
  霍宁察觉到他们的举动,阴恻恻的看了他们一眼。
  “我肩挑不动,手提不动,煤油灯的光线暗,连累我眼神也不太好,天知道这菜刀丢出去是丢到你们脖颈子上,还是胸口?”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