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气复苏:遇事不决莽一波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105章 死多就习惯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这个突发的奇思妙想非常及时,让陆安不得不感叹自己的智商之高。
  瞧瞧,这就是关键时刻的应变能力!
  如果他的猜测属实,那么无尽武炼或许还有其他妙用等待着他的发掘!
  【......】
  【看不出来宿主还是有点脑子的嘛,但本辅助还是喜欢以前那个四肢发达的你。】
  真可以!
  小辅助这番话看似没给标准答案,实则已经透露了他猜想的可行性。
  无尽武炼真的可以如此操作!
  在幻梦中模拟第十体藏,以自身为样本重复实验,从而找到正确的突破路径!
  现实中他触碰第十大窍就是玩火自焚,但无尽武炼不会啊!
  他在无尽武炼中死亡不会付出任何代价,无非就是退出再来一遍罢了!
  现实不能触及的危险,在无尽武炼中可以随意捣鼓!
  “如此看来,无尽武炼的可开发性很高啊。”
  证实了自己的想法,陆安心情有些激动澎湃。
  一直没有头绪的第十体藏终于可以着手开发了!
  这无疑是在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生命禁区迈出了实质性的一大步!
  毫不客气的讲,对他而言或许是一小步,但绝对是全世界的一大步。
  如果真给第十体藏捣鼓成功了,那自己绝对是历史第一人!
  虽说他不怎么在乎这个名头就是了。
  不过事关自己的前途境界,陆安暗自激动了一会,便合上双眸进入无尽武炼。
  他这次降临的地点并非是云尘老道的天山之巅,而是镇渊者所在的荒芜大星之上。
  当然,他降临于此也不是要和镇渊者切磋,而是想借宝地自主修行。
  没有陆安的明确指示,镇渊者自然也不可能跳出来与他对战,仍是化作模糊黑影盘坐黑洞,静观群星更易,天体陨灭。
  荒芜大星上面啥也没有,只有一望无际的干裂地壳,放眼望去生机绝无,荒凉而凄冷。
  荒芜之地无存生机,甚至连风都不愿吹拂此地,唯有群星洒落无尽星辉,跨越无数光年投射而来。
  算是为这颗荒芜的死亡大星带来了些许光明。
  陆安随便找了个地,便摆出古怪拳桩静立不动,呼吸有节奏的一吐一纳,配合身体进行某种看不见的内在锤炼。
  逐渐地,随着他吸气吐息,身躯开始以一种古怪频率轻微振动。
  这种振动幅度几乎微不可察,只有瞪大眼睛凑近他仔细观察才能发现。
  这便是正经的武者内桩,同属修行锤炼的一种,以静调养内息五脏。
  因为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无需拘泥于形,因此陆安平日基本上没怎么正经用过。
  大多数情况都是在诸如看电视、看电影、发呆这类无需活动身体的场合搭配呼吸法使用。
  躺着坐着都行,除非是严肃场合,否则他是绝不会正经摆内桩的。
  至于他现在为何摆内拳桩,原因很简单。
  在此拳桩之下,他的身心可以全方面放松,灵台清明摒弃一切杂念焦躁,进入空明定心,上善若水的无我状态。
  能帮助他快速进入内景异象。
  也就是肉身寰宇。
  此时此刻,陆安的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寰宇内景当中。
  九颗宛如皓月烈日的超巨星横空璀璨,一簇簇流星洪流化作昏暗星空,那是他体内奔流的血液所化。
  “果然可以!”
  看见自己的肉身寰宇,陆安心情顿时亢奋极了。
  这个内景他在现实看了不下三十次,但在无尽武炼里面,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
  真正证实了利用无尽武炼特性的可行性!
  肉身寰宇的景象他已经看了太多次,激动过后便没有丝毫犹豫,直接看向了第九星辰表面的那圈模糊重影。
  这便是第十体藏,介于存在与不存在之间的量子叠加态。
  可以说它是依附第九星辰而存在,是死亡的边际线。
  凡敢触碰之人,都将付出惨痛代价!
  静静注视着它,陆安陷入了良久的沉吟。
  在此之前,他已经实验过很多次了,每次都是从不同的经脉路线去试探、运转。
  但无一例外的,只要触碰到它,身体便会产生崩溃现象。
  更别提什么深入开发乃至突破了。
  这玩意压根承受不了半丝气血的冲刷。
  不过陆安并不气馁,就如这肉身寰宇呈现的一般,人体经脉繁如星空天网,穴位更是如周天繁星,他走过的经脉穴位只不过是沧海一粟。
  他完全可以一节一节的试!
  他相信唤醒第十体藏的方法一定就藏在其中!
  陆安给自己打足了自信,然后悍然无畏的从少阳三焦经开始进发。
  “噗!”
  没过三秒,正静摆拳桩的陆安突然狂喷一大口血,飞溅的鲜血中甚至夹杂着些许碎裂的内脏。
  再然后,他的身体就像是摔在地上的瓷瓶瞬间遍布纵横交错的蛛网裂隙。
  下一刻,他的身体砰然消散,自此消失在荒芜大星之上。
  但旋即,他的身影又重新出现在原地。
  只见陆安心有余悸的深吸一口气重重呼出,调整了一下状态再次摆出内拳桩,心境还没恢复过来。
  死了,不出意外的暴毙了。
  还好这不是现实外界,否则无限气血都无法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
  就刚刚那会,他操控气血从少阳三焦经一路前行,刚刚触碰到第十体藏的重影,便感觉到了一层厚厚的隔膜。
  宛如经历漫长岁月而不毁不倒的城墙,令人望而叹息!
  再之后,便是足以杀死自身的致命反噬了。
  经络穴脉、五脏六腑刹那间齐齐暴动,像是遭受了莫名的攻击,连他这等强悍坚韧的心脏都在瞬间破裂。
  然后这股莫名的反噬便传导到了骨骼血肉,一秒功夫不到身体便支离破碎。
  完全不给反应和补救的机会!
  属于是一言不合就掀桌,说让你死就让你死的狠人类型。
  调整了一番心态,陆安便重新沉浸在实验当中。
  直到晚上八点,在外面野了一天的小人鱼和三只雪团子回来准备吃晚饭,却失望发现陆安根本没准备晚饭。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