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明合伙人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八章 成功出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郑浩阳和那个短褂老者两人用放大镜仔细的观察了子冈牌的各个细节,这才互一点头。
  短褂老者应该是这方面的专家,他首先出声道:“小沈啊,你这件子冈牌,应该是明末清初的。”
  “确切的说,很可能是明朝的,因为它明显带有琢玉作坊最早期的工艺。”
  “这琢玉作坊就是陆子冈大师创办的,而陆子冈则是嘉靖、万历年间的人。”
  这老者一开口,就提起了沈浪的兴趣,这才是真正的实诚话。
  虽然这块子冈牌是在1643年的时候被崇祯赏赐的,但不能说明它就是在1643年制作出来的,很可能提前几年甚至几十年就已经制作出来了。
  所以,说它是明朝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压根儿和清朝沾不上关系。
  沈浪不急着谈价钱,而是问道:“先前那文石馆的老板说,这块地方工艺很粗糙,从而认定我这块子冈牌是清末民国的。”
  说罢,他还将那块地方指了出来。
  短褂老者笑笑,解释道:“其实,这不是工艺粗糙,而是古人刻意为之,而这项创新工艺,还是陆子冈大师本人发明出来的。”
  “他故意将玉牌上所刻诗句和图案外的地子磨成砂状,粗糙得好像磨砂玻璃,称为‘碾磨地子’或‘毛底’。”
  “通过底子的粗,来突出表面主题的细,大大增强了艺术表现力。”
  “这个工艺,也是我俩认定这件子冈牌是明朝的重要依据之一。”
  沈浪了然的点点头,说道:“那他应该不会看不出来,是故意诓骗我的吧。”
  两人只是笑而不语,没有接话。
  沈浪又问道:“先前那老头,是不是和文石馆的老板是一伙的?”
  这个问题似乎引起了郑浩阳的兴趣,他反问道:“小沈,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没有直接看出来,猜的。”
  郑浩阳笑道:“你这年轻人不简单哪,能在他们两人联手下逃脱的,屈指可数哦。”
  沈浪开玩笑的道:“两位不会是第三拨吧。”
  郑浩阳一怔,连忙摆手道:“同样的招数,用一次就够了,再用也不会见效的了。”
  “在你拿出子冈牌之前,我连你手里有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我相信,能够让他们两位郑重对待的东西,应该不简单。”
  “碰巧看到老王从后面追上你,我也就鬼使神差的跟了上来,看有没有机会捡个漏。”
  “本来没抱多大希望,没想到他们居然失手了,看来今天我和这子冈牌,是有缘了。”
  “我们喜欢搞收藏的,有时也讲究个缘分。”
  郑浩阳只当沈浪也是行家,这才能够解释得通那两个老狐狸为什么联手还还失败了。
  因为只有行家才诓骗不了行家。
  但是,像沈浪这么年轻的行家,当真是少见。
  可他却不知,沈浪完全是因为站在了上帝视角,几乎立于不败之地,这才逃过了一劫。
  不然的话,可能在第一关就被那文石馆的老张给拿下了。
  解了心中疑惑,沈浪随即话风一转的问道:
  “郑总,那我这块子冈牌,是不是陆子冈大师本人的作品?”
  郑浩阳和短袿老者两人同时摇摇头。
  “小沈啊,老郑我也不诓骗你,我见过真正的陆子冈大师的作品。对比之下,这块子冈牌的工艺还是稍微略逊一筹。”
  “而我身边这位刘先利老师,是圈内有名的鉴定专家,尤其擅长玉器和字画。”
  “他也认定非陆子冈大师本人的作品,应该是陆子冈大师继承了他工艺的家人或者弟子制作的。”
  两人生怕沈浪一口咬定这就是陆子冈的作品,然后漫天要价,连忙开始解释起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