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楼大贵族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5章 拐子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听到要抓他去见官,拐子彻底急了,要是普通人还罢了,官府不一定会理会,他也还有别的一些伎俩应对。但是薛蟠和贾宝玉一看就是官宦人家的人,便是无事他也不敢和这等人斗,何况贾宝玉说的句句属实?心生恐惧,也来不及多想,瞅了后面一下,突然撒丫子便往外跑。
  贾宝玉早给了身边的奴才小厮们眼色,待他一动,四五个人便已经扑上去,将将在大门外的石阶前摁住他,抓了回来。
  薛蟠很高兴:“没想到宝兄弟竟然还有这等断案的好本事,哈哈,走,咱们押他去见官,说不定还能得几两银子的赏银呢!”
  无论哪个时代,官府都是提倡见义勇为的。老百姓协助官府办了事,通常也会有一些奖赏,不过不是定例。
  周围的人也是一阵喝彩,世人都知道拐子是最下三滥,丧天良的人,同时也是最难缠的。贾宝玉几句话就让一个拐子现了原形,周围这些全程旁观的人自然不吝赞扬。
  贾宝玉倒没飘,他哪儿有什么断案的本事,不过是仗着先知先觉罢了。不过抓住了这个拐子,贾宝玉心情确实很不错,看了边上的香菱一眼,见她呆愣楞的,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便准备先把拐子押去官府备了案之后再论如何安置她。
  “慢着!”一个年轻的公子哥带着一个童子急匆匆跑进逸仙居。他看着周围的情况明显愣了一下,但他也很快便锁定了拐子和香菱,然后对着那拐子便大骂:“好你个没天理的混账东西,你既然答应了我,又收了我的定钱,现在又把女儿卖给别人,天底下岂有这样的道理?”
  冯渊心中又惊又怒。他本是金陵人士,从小父母双亡,幸而给他留了一些产业过日子。
  今日他闲来无事,出门逛逛,遇到有人卖女。说来也是缘分,他一眼便瞧上了那柔弱又美丽的女孩,并决心要娶她为妾,且立誓不再另娶,因此便想要正式一些,只交付了定钱,约定三日后抬花轿来娶。也幸好他并不太放心,便派随身小童远远的跟着他们,谁知不一会就见童子急匆匆的回来,说那人要把女儿卖给薛蟠。
  薛蟠的名号虽谈不上响彻金陵城,至少在南兴坊这一块,那是“响当当”的存在。他哪能不急,立马带着童子赶了过来。
  可是童子之前只看到薛蟠要买人,并不知道后面的事,因此他对于此间的情况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不是冯相公吗?你不是说女子最是无趣,还不如你家的童子乖巧可爱,怎么这会子要买丫鬟了?不过可惜,这个人是个拐子,刚才已经被这位公子识破,正要拉他们去见官呢。”
  大堂中一个食客突然出言打趣道,听话音儿,他与冯渊倒是相熟,也顺道帮冯渊解释了一下此间的状况。
  别看薛蟠对贾宝玉一口一个“宝兄弟”亲热的叫着,但他可不是个知礼怜弱的人,见冯渊挡着去路,骂道:“走开走开,本大爷现在要送他去衙门,谁管你什么定银不定银的!再挡道,管叫你知道薛大爷是谁!”
  冯渊面色难看,又羞又怒,羞得是被人当众揭开他的龙阳之好,怒的则是薛蟠的蛮横无理。又见香菱被薛家的人抓着,脸上泪痕犹自清晰,男人自尊大增的他怎会让道,让薛蟠就这么把人带走?
  “既然他是拐子,众位要拉他去见官,冯某自然没有阻拦的道理,只是还请放了小怜姑娘……他既然是受人拐卖,本身不在贱籍,众位若是强行带她走,此举,与强抢民女何异?”
  “放你娘的屁,老子的兄弟揭穿了拐子的真面目,救了她,她不跟着我宝兄弟,还跟着你不成?囚攘的夯货,看来老子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你是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眼见薛蟠就要动手,无奈的贾宝玉赶忙拉住他。我滴好大哥耶,就算你一番好意,可是照你这么个干法,咱们还不真从惩奸除恶的正义之士变成强抢民女的豪强恶霸了吗?
  “冯公子是吧?你说香……小怜姑娘不是贱籍,算是良家女子。但她毕竟是我们把她从拐子手中救出来的,如今也不知道她的父母亲人在哪儿,我们要是不带她走,她一个弱女子如何生存?虽然你说之前曾经花了定银买她,但是那人不是她父亲是个拐子,此事自然做不得数,冯公子要是定要咬住此事,怕是难逃一个勾结拐子,霸占民女的嫌疑吧?所以,冯公子要想从我们手中带走她,可得另外找个由头才是。”
  贾宝玉眉目带笑道。
  “宝兄弟你和他费什么话,这囚攘的分明是想和你抢人,你还和他客气什么,看哥哥我帮你教训他一顿!”
  薛蟠兀自叫嚣不已,只是被贾宝玉拉住,心中实则对于贾宝玉的娘儿们唧唧很不满。薛贾两家的下人见两个主子未统一意见,自然也不好自作主张。
  冯渊此时才正色起面前这个不大的少年郎,深深地感觉到此人比薛蟠可聪明多了,不过,对他来说倒是个机会。
  “这位公子言之有理,定银之事不言也罢。只是怜儿非贱籍也非奴家,你我两家自然都不不好强行带走她,既然如此,我们何不问问怜儿姑娘本人的意愿,若是他也愿意跟着这位薛大爷走,冯某绝对不再纠缠,立马就走。反之,要是她愿意跟我走,也请这位公子和薛大爷不要阻碍……”
  冯渊说完这番话,觉得十分得意。自己年值十八,家境殷实,虽不算稀世俊美,但也还算是风度翩翩,加上之前从拐子手中买人时,也是与怜儿说过不少话的,能够感觉到她对自己也颇有好感。所以,只要给怜儿开口的机会,不信她不选择自己。
  贾宝玉皱了皱眉头,他自然能看出来冯渊的谋算,而且,冯渊故意提到薛蟠,估计也是为了给香菱压力,毕竟,薛蟠不论是从外表,还是刚才的一系列言行,都不像个好人。
  想了想,贾宝玉最终还是决定按照冯渊的说法来。并不是因为他知道原著里冯渊和香菱是一对冤孽想要成全他们,实际上,贾宝玉并不觉得香菱跟了冯渊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不过贾宝玉也不想强人所难,若是香菱自己要跟着冯渊,他也没必要去阻拦。不过礼尚往来,既然冯渊先使伎俩,贾宝玉也道:“冯公子言之有理,不过我很疑惑,这拐子样貌如此丑陋,而怜儿姑娘却这般容貌,难道冯公子之前就一点也没想到他可能是拐子?还是冯公子并不关心这些,不过是想在府上添一房小妾,如此不揭开此事,让怜儿姑娘安心落入奴籍,反而于冯公子有益,呵呵。”
  贾宝玉笑了笑,忽然有点想羽扇纶巾的感觉,抬起手才发现手中并没有扇子。
  “你……”冯渊面色一变,却无言以对,索幸不再理贾宝玉,转身对着香菱道:“怜儿姑娘,在下自从见到怜儿姑娘便对姑娘一见倾心,意欲娶姑娘为妻,往后诚心待之。我的真心日月可鉴,否则之前也不会定下三日之约了,还请姑娘相信在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