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红楼大贵族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5章 拐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咦,这小娘子长得不错,手里抱的什么?”
  薛蟠平时嚣张惯了,猛然看见男子身边那个女孩模样很是俊秀,怀里还紧张兮兮的抱着一块牌子,想也没想就顺手抢了过来。
  “写的什么玩意儿?”
  吴全知道自家少爷认不得太多字,上来帮忙瞧看,然后道:“大爷,上面说的是他们家乡闹旱灾,要卖女儿活命呢。”
  薛蟠一下子来了兴致,重新打量了这父女二人一眼。只见那女孩却不像男子那般浑身脏兮兮的,相反,她身上打扮的很干净。一身粗棉布衣裳,一头略微泛黄的头发用一根木簪子别着,肤色细腻,眉目清秀,柔弱婉转,竟是个顶好的美人坯子!
  薛蟠正欲调笑,忽然看见贾宝玉拨开众人,走到那女孩跟前,盯着人家额前的一颗胭脂记细瞧。女孩往后退了一步。
  薛蟠愣了一下,然后便笑道:“我说宝兄弟,你也太没见过世面了,把人家都吓着了。你要是看上她了,正好她爹也要卖她,你就把她买下来当丫鬟如何?”
  贾宝玉却没回答他。薛蟠又道:“定是姨爹姨妈管的紧,你身上没银子,这样,我买来送给你当丫鬟怎么样?”
  贾宝玉终于回应了:“薛大哥舍得?”
  “嗨,不过是个标致的小媳妇儿而已,你我兄弟之间,既然你看上了,我还能跟你抢不成?只是你以后别忘了兄弟我的好处便是。”薛蟠说完,对着贾宝玉使了个眼色。
  贾宝玉莞尔,这货居然还惦记着他的那些“收藏”。
  不过他没说什么,他确实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以这样的方式碰见这个十二钗副册排位第一的女孩——香菱!
  这个红楼里第一个出场的金钗,也是命运最坎坷的一个女孩。本是锦衣玉食的小姐,四五岁上被拐子拐了,后来被薛蟠强买走,成为薛蟠的侍妾,最后被薛蟠的正妻夏金桂害死(从第五回判词来看,她确实应该是死于夏金桂之手。鉴于红楼的残缺、版本不一,以后本书中再遇有争议的情节,都以本书所杜撰的为准)。
  如此看来,这男子便是拐子了。
  见薛蟠口口声声说要买他女儿,男子面色变换了几次,忽然一咬牙,道:“这位大爷当真要买小女?刚才有位公子出价二百两欲买小女,要是这位大爷出的价高,我便把小女卖给大爷,以后为奴为妾,全凭大爷做主。”
  “爹,那冯公子......”女孩拉了拉男子的袖子,被他一瞪,立马吓得缩回去,也不敢再说话。
  吴全凑到薛蟠耳边道:“大爷可别上当,他这是漫天要价,寻常这样的女孩最多几十两银子便能买了。”
  薛蟠倒是不觉得贵,再次瞧了瞧这丫鬟,觉得确实值这个价。又瞧了瞧贾宝玉,见他皱着眉头沉思,目光却一直落在女孩身上,想了想,他一摆手道:“一口价,三百两!”
  此话一出,逸仙居里那些早就注意这里情况的食客们顿时发出一阵唏嘘声。三百两银子,哪怕在金陵城,都能买一座小宅子了!
  男子果然大喜:“爷当真爽快!”
  薛蟠昂着头,很享受这种受人“崇拜”的场面,他心中暗道,母亲这两日天天嘱咐我好好照顾表弟,这下子我送他这么一份大礼,他还能不从心里感激我,从此以后对我服服帖帖?便是他的那些好东西,以后我要叫他送给我,他也没理由不答应了。想到这里,薛蟠便抛下心中那一丝不舍,道:“好了,这会儿我身上没带这么多银子,等我派人回府去取,现在,你女儿便是我兄弟的人了。”
  说完,薛蟠便拉那女孩过来,吓得她往男子身后藏,却也没用,被男子一推,她就被薛蟠抓住,然后眼泪就开始不住的往下流。
  贾宝玉看了一叹,但他此时却没时间去关心她,制止了薛蟠派人回去拿银子,转头看着那男子。男子点头哈腰的问:“这位爷有什么吩咐?”
  “她真的是你女儿?”
  “当然,这还有假.......”
  “撒谎!”贾宝玉忽然大喝一声,引来了整个大堂内所有食客的目光。那男子面色一变,道:“大爷这是何意?”
  薛蟠也忙问贾宝玉是何意,贾宝玉道:“他是拐子!”
  此言一出,众人侧目。男子面色大变,厉色道:“血口喷人,难道你们想仗势欺人,强抢不成?”说完这一句,他似乎很生气,上前便要拉过女孩,一边道:“怜儿,咱们走,爹不卖你了!”
  薛蟠哪里管他那么多,一把把他掀开,问女孩道:“你来说,他到底是不是你爹?”
  女孩似乎很怕薛蟠,缩着脖子,良久才道:“他,他是我爹......”
  周围的人大失所望,站定后的男子也是一脸得意的看着贾宝玉。
  贾宝玉冷笑一声,这些拐子多半都有些手段,专拐那些极小的女孩,长到如此大的年纪了,大都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又或许从小把人打怕了,轻易是问不出来的。
  之前贾宝玉沉默,便是在思索如何才能最快的将这个拐子绳之以法。古代官府虽然对于拐子的惩戒力度也很大,但是因为时代所限,诸如交通不便、消息闭塞等,拐子仍旧大行其道。
  世人对此也是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大多不会去深究那些卖儿卖女的人究竟是不是拐子,不只是因为麻烦,最主要的还是古人不讲人权,至少普通人的人权难以保障。但是今日这个拐子既然遇上了贾宝玉,无论如何,贾宝玉都没有放过他的道理。
  看着拐子逐渐变得安心的表情,贾宝玉冷哼一声,道:“举头三尺有神明!我不单知道你是拐子,而且,我还知道你是从苏州将她拐来的,是也不是?”
  贾宝玉面上带着冷笑,一脸轻蔑的看着男子,实则他也是为了吓一吓他,让他露出更多的破绽。他虽然知道香菱是在苏州被拐的,但要是这个拐子并不是第一经手人(当年下手那个),估计效果便不甚理想。但是看这拐子穿的这么烂,明显混得十分潦倒,估计不太可能是大团伙作案。
  果然,男子眼中的得意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惊慌之色。事情都过去八九年了,他不知道贾宝玉是如何知道的......
  贾宝玉心中有数了,故而继续冷笑道:“我不但知道你是在苏州拐的的她,而且,我还知道她的父母是谁,住在哪条街,被你拐走时她是几岁,对了,那晚,好像还是元宵佳节来着......”
  元宵节几个字一出,男子面上彻底挂不住了,仿佛见鬼一般看着贾宝玉,腾腾后退了两步,不过嘴里还是下意识的强辩道:“你胡说,没,根本没有的事......”只是已经没有什么用了。
  薛蟠喜滋滋的大骂一声,道:“我就说嘛,这种夯货,长得那个怂样,怎么能生出这么标致的女儿?我呸,原来是个拐子!不过,宝兄弟,你怎么知道这些,难道你真认识她的父母?不对啊,她看起来比你还大些,你怎么可能认识她的父母?”
  贾宝玉暂没理薛蟠,趁那男子心神失守,继续道:“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们只需要将你抓去见官,想来官府真要查,要查出你的底细来并不难。”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