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皎若云间月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二十三章 死而无憾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兰城这一夜,因为云浅月归来在此落宿注定不平静,又因为容凌出现,注定掀起波澜。寻找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151+看书网
  
      云浅月和容凌,一个作为荣景深爱的世子妃,一个作为他的嫡长子,成功地打压住了别有私心的人别具心思的红粉路线。
  
      席间虽然和乐融融,但还是有一种压抑的气氛。
  
      半个时辰后,容凌失去了乐趣睡着了,云浅月抱着他离席。
  
      离席之前,她做了一件事情,并没有任何询问地为两个人赐了婚。那两个人是兰城如今的守城,一个是华舒,一个是凌燕。
  
      赐婚的对象是十大世家出来的官员。
  
      那两个人欢喜地对云浅月道谢,显然是心仪二人许久。而华舒和凌燕愕然片刻,看着云浅月清淡的笑容,并没有反对,恭声道谢,不见喜恶。
  
      云浅月离开了席,回到了下榻之处。
  
      此一举动,成功地将那些人的心思打入了尘埃。
  
      华舒、凌燕是十大世家真武堂出来的颇有身份的贵女,也是十大世家想要借她们攀上荣华阶梯的桥梁,以前蓝漪带头,蓝老家主想她嫁给夜轻染为后,华舒、凌燕为妃。蓝家等几大世家老家主的心思虽然隐秘,但还是隐瞒不住有心的人能够知道,如今十大世家归顺容景,他们的苗头自然从夜轻染身上对准了容景身上,蓝漪已经不可能,那么就剩下华舒、凌燕了,二人身份足以匹配为妃,待有朝一日容景收复河山,他们成为最有可能为妃的人选,可是今日,云浅月轻而易举的一招赐婚,便决定了二人的婚配,她们将来再无可能。
  
      这是明摆着告诉这里的人,也是明摆着告诉天下人,她容不下半点儿沙子,从前是,今日亦是。从前她的锋芒流露于表面,今日她的锋芒隐于温和大气的背后。
  
      今日兰城之事,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天下。
  
      而传遍天下的时候,也是容景登云望月的时候。哪怕再有心思的人,也是不怕死的,既然今日她警告过了,有不怕死的再敢来,她自然会不客气地出手,且不留余地。
  
      今日容景还没收复天下,只是江山在望,她就敢利用华舒、凌燕给他们提醒。
  
      他日,容景登峰绝顶,一人天下,她也敢伸出刀锋斩断所有红粉女子伸向他的手。
  
      既然回来了,她就明目张胆地告诉所有人,只要容景身边有她在,都必须止步。
  
      玉子夕随着云浅月出了宴席,对她啧啧称叹,“二姐姐,你这样做,会将某个人给宠坏了,得意坏了的。”
  
      云浅月知道他指的是容景,笑了笑,“宠坏了也好,他被我宠惯了,别的女人自然再也入不了他的眼了。”
  
      玉子夕无语,不过想到他们之间的感情,又觉得她说得也对。
  
      这一夜,多少人夜不能寐,云浅月和容凌睡得极香。
  
      第二日,队伍启程,离开兰城,前往祁城。
  
      华舒、凌燕带领兰城一众官员相送,较昨日之后,更是恭敬了些。也许这一年以来,云浅月离开得太久,让有些人以为她不会回来了,才升起心思,如今她平安回来,且看不见的锋芒杀人于无形,让他们彻底地领教,曾经的浅月小姐景世子妃又回来了!即便她如今温和,但温和背后的锋利不是谁都能承受,所以,本来没伸出的爪子更是伸不出来了,无人敢触她的眉头。
  
      队伍出了兰城,一路平静。
  
      沈昭也在心里叹服云浅月,她离开的这一年来,除了南梁王没人敢明目张胆给景世子送女人,虽然景世子明令拒绝,将翠微公主赐给了顾将军,也丢出话了,再有人敢送,定不饶恕。无人敢再往军营景世子身边送女人,所以,景世子所在的军营里分外平静,但是出了军营,外面被收复的各城池背后里的伎俩和心思就不那么平静了。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亘古便有不怕死的挖空心思胆子大的敢冒险的,他们想的是万一景世子收了呢,那就是整个家族的荣华富贵,想不到若是失败的后果,没有人有南梁王好命,能让景世子不了了之。
  
      换句话说,除了跟在容景身边的人,天下多少人还是太不了解景世子的无情。在他心里,除了景世子妃,所有的女子,在他面前,无非都是尘土,低于尘埃,不值一提。
  
      队伍走了一日,来到了祁城。
  
      祁城城门口聚着整座城池的百姓在欢呼着迎接云浅月。
  
      云浅月虽然带着容凌在兰城现身,但是基于墨菊不想被容景知道容凌存在,墨岚等人也有这个心思,红阁华笙等人也想看容景变脸,所以,墨阁、红阁两大阁不约而同地将容凌的消息守护得密不透风。所以,祁城的人依然不知道有容凌的存在。
  
      每过一个城池,都是被如此欢迎,容凌开始觉得有趣,后来似乎觉得也没那么好玩,便再也不闹着出车外看,在车里呼呼大睡。
  
      云浅月探出车厢,便在人山人海的最前排看到了一袭天青色锦绣华袍的夜天逸。
  
      夜天逸依然是旧时风貌,但是比在天圣时眉眼疏淡了,再没有沉郁和阴云,也许人不在执着某些东西或者某件事情的时候,就会如换了个人一般。
  
      他在十里桃花林被容景启动阵法受了重伤只存留一息又被他救回来,也是醒悟了。死了一次再得新生的人,总会看得开一些。另外,时间能抹杀一切,
  
      马车来到城门口,夜天逸在一众欢呼声中声音清淡,“你舟车劳顿,不必下车了!”
  
      云浅月对他一笑,点点头。
  
      夜天逸一挥手,迎接的队伍让开,他再无闲话,当先领着云浅月入了城。
  
      云浅月看着他走在前面的背影,想着即便曾经情谊不在,恩断义绝,说过无数狠话,寒过无数次心,但到底他心里这一年来也该是担心她的,虽然他不说,但他隐在衣袖里的手将衣袖轻轻地攥成了褶皱还是出卖了他,虽然细微,但是躲不过她的眼目。
  
      对于他来说,即便再恨,也该是希望她活着的。
  
      她暗暗叹息一声,对于夜天逸,这样的结果已然是极好。
  
      马车入了城,来到总兵府,夜天逸停住脚步,对她询问,“你是先去安魂堂,还是……”
  
      “先去安魂堂!”云浅月道。
  
      夜天逸点点头,“我带你去。”话落,他淡淡地补充道:“本来该蓝漪镇守祁城,但是半年前从苍亭离开后,她也随后离开了。我左右无事,景世子便先托我照看祁城。毕竟这里的安魂堂比较重要。”
  
      云浅月想着他那一日既然在马坡岭帮助容景血祭精魂夺回他,二人私下里该是有了什么约定,如今他帮助容景,且心甘情愿,也不奇怪,点点头。
  
      夜天逸前面带路。
  
      “世子妃,小公子还睡着,就别跟您去了吧!”青裳抱着熟睡的容凌出声询问。
  
      云浅月看了容凌一眼,“嗯”了一声。
  
      青裳抱着容凌向暖阁走去。
  
      “等等!”夜天逸忽然转身喊住青裳。
  
      青裳停住脚步,看向他。
  
      夜天逸快走两步,来到青裳面前,一改刚刚见的眉眼疏淡,紧紧地盯着容凌,面上神色较任何见到容凌的人都丰富,有惊异,震惊,难以置信,了然,还有些读不懂的情绪来回交织着,让他脸色不停地变幻着,看起来如染了彩的画。
  
      青裳吓得后退一步,抱紧容凌。
  
      云浅月笑了笑,口气寻常地道:“这是容凌,我离开天圣时候怀了他,他出生在云山。”
  
      夜天逸眼睛不离容凌熟睡的脸,声音蓦然低了很多,“你在云山生了他,他可知道?”
  
      “他还不知道。”云浅月摇摇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