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崩坏尘行传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八章:有缘再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安抚好激动的八重樱,符尘和符华开始检查起自己带着的物品。
  “师父,银针你带了吧?”符尘翻找了一下自己的行李,没有发现银针,于是转头问起了符华。
  “带了的。”符华大手一挥,将自己包里的银针扔给了符尘。
  “谢啦师父。”符尘随手接住了符华扔过来的银针。
  “你确定要救那个叫八重凛的孩子么?我记得你提过的故事里,她是被作为祭品放在祭典上的吧?”符华问道,“你难道打算把她救下来吗?”
  “八重凛的死,本来就是我们那个世界里剧情党的一大心结,我当然打算救下她。”符尘又整理了一下毛巾等等必要的物品。
  “可是就算不是她做祭品,也会有别人死的吧。”符华如此问道。
  “呵,怪不得当时二师姐会说师父你变了呢。”符尘笑了笑,“以前的师父,恐怕不会管别人吧?”
  “……”符华没有说话。
  “现在居然也会为了别人着想,师父的确变了很多呢。”符尘收拾好东西,站起身来,“不过我更喜欢现在的师父呢。”
  “行了,说正事,这个村子的习俗我看也不是十年二十年这样了,真的有办法解决吗?”
  “这个,你放心,我自有计。”符尘微笑了一下,“不过现在,还是先把凛的病治好吧。”
  ——我是准备针灸的分界线——
  “姐……姐姐……”八重凛看着眼前正在收拾银针的符尘,有些害怕的朝八重樱怀里缩了缩。
  小孩子怕针,看来无论在哪个时代哪个世界都是一样的。
  不过符尘倒是也没考虑那么多,只是默默地将一整包银针分长短摆好。
  “好啦凛,不要害怕,让符尘哥哥给你治病,之后,我们就有机会一起出去看樱花了哦。”八重樱安抚着自己怀中的妹妹,让她尽可能放松下来。
  “好了,把上衣脱了吧,然后趴在榻榻米上。”符尘把银针依次摆好后,如此说道。
  “欸?”这下轮到八重凛愣住了,她虽然年纪小,但在男孩子面前脱衣服什么的,还是很让人羞耻的啊!
  “好啦,凛,听话。”八重樱看了一眼已经自觉转过身的符尘,劝说起自家的妹妹。
  “好……好吧……”八重凛羞红着小脸,默默褪去了上身的衣服,然后趴在了榻榻米上。
  “好了。”八重樱示意符尘可以转过来了。
  “好。”符尘转过身来,蹲在八重凛的身旁,开始挑选银针。
  而八重凛露着自己光洁如玉的后背,满脸通红的把自己的头埋在了枕头里。
  “凛,接下来会有点疼,你忍一下。”符尘拿起了一根长度适中的银针,找准穴位,稳当地戳了下去。
  “唔!”八重凛闷哼一声,很显然这一下让她感到了疼痛。
  “抱歉,凛,还有几针,麻烦你忍一下。”符尘抱歉地朝变成鸵鸟的八重凛笑了笑,随后拿起银针继续找穴位扎下去。
  十几分钟后,符尘慢慢收回了银针,站起身子,走出了房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