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回到长玥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章回右丞相府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慕浩焱的脸色阴沉了些许,看向慕浩轩的眼睛上也是愤怒。
  水若颜好像是局外人,上前来到了慕浩焱的跟前,伸出素手放在了他的脸上,“焱儿,就算你全身都是脏的,在娘亲的眼里,你都是好的。”
  轻柔的声音,在不同的人听来的感受都是不一样的。
  对于慕浩轩来说,他是极为不喜欢儿子和水若颜这般亲近的,再怎么说儿子还是男人啊。
  对于慕浩焱来说,他是相当的喜悦的。
  很早以前,他就经常听见祖母说起母亲,但更多的是再说娘亲不要自己了。
  很长的时间,他也以为是这样的。
  但今日,看见母亲眼底的柔情,他开始有点怀疑祖母说的话。
  “娘亲,妹妹呢?没有跟着您回来么?”
  这顺口的娘亲,还是让水若颜的脸色越发的好看了。
  她只要一想到这孩子在那么小的时候,自己便带着女儿离开这里,去雪城那边寻找治病的良药,便觉得对不起这个孩子。
  这不想的话,倒还好。
  这一想,她再也控制不住泪水了,哽咽地说道:“焱儿,我家的焱儿啊,是娘亲对不起你。”
  慕浩焱从来都没有处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当娘亲哭了,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做。
  他手足无措,勉强地安慰道:“娘亲,这些事情都过去了,没有关系的。”
  “为娘还是没有好好地照顾你,是娘的错。”
  水若颜听见儿子慌张的样子,顿时觉得更加的难受了。
  要是儿子常年和自己在一块,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不知道如何安慰别人。
  这缺失的母爱,是她欠这个孩子的。
  慕浩轩在看见水若颜哭的时候,就已经很难受了。
  所以,他再也没有忍住心中的愤怒,冷冷地瞪了一眼慕浩焱。
  被瞪了一眼的慕浩焱,觉得自己还是很无奈啊,但也觉得娘亲就像水做的似得,这眼泪说来就来,倒也让他心疼。
  不过,他记得刚才他是说道妹妹的事情后,娘亲才哭的。
  莫非妹妹出了什么事?
  慕浩轩收回了目光,上前将水若颜拥入怀里。
  “颜儿,你莫哭了,我们上马车好不好?”
  父亲对待自己永远都是冷眼相对的,甚至说出来的话,也是相当冷酷的。
  对于慕浩焱来说,他之前一直以为父亲,就是不近人情的样子。
  没有想到,只是父亲的柔情全部放在娘亲的身上了。
  不过,这样的话就太好了,也免得说父亲的远方表妹会进入父亲的房门。
  水若颜并不知道孩子在想什么,她转过头,凝视着比自己还要高上几个头的慕浩焱。
  “焱儿,今天就坐这辆马车吧?”
  期待的眼神,让慕浩焱无法直接说出拒绝的言语。
  他默默地颔首,也觉得母亲说得极对,更何况他也想亲近一下娘亲。
  “太好了,夫君,你可是听见焱儿说了些什么?”水若颜是真的好开心,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清丽,让人不禁感慨,这岁月不曾伤害过她。
  “他说愿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