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回到长玥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章遇见战王羽凌风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是,长公主。”车夫恭敬地说道。
  她满意地点头,将视线集中在这条路的尾头,那红黄相交的墙体旁站的是面无表情的侍卫,那高大的宫殿门墙高到让人只能仰视才能看得见,都无疑在说这皇家的威严。
  她知道这一次回来,必定会有人将主意打在自家女儿上,她绝不能让皇家之人靠近女儿半分半毫……
  在车内的慕雪樱,缓缓睁开妖魅的双眼,眼底里尽是一片冰冷。
  猛然,天地变色,微风刮起,卷起了侍卫的衣服。
  一声低吼,传入了众人的耳目,包括她的。
  “战王驾到,闲杂人等避让!”
  玥国鼎鼎大名的战王——羽凌风在十八岁时,便名动天下,至此,无人敢动玥国。
  然而,时隔半年,他却因为生了怪病,一直坐在轮椅上。
  她之所以知道战王的事情,还得多谢在路上奔波时,母亲的千叮咛万嘱咐。
  要她离战王远点……
  母亲的担忧不无道理。
  就目前而言,她是玥国里最为高贵的女子,她父亲是右丞相,母亲是被先帝认的干女儿—长公主水若颜,外祖父是天下儒家之主。
  所以,她的婚事,宫里的人必定会插手,极有可能将她许配战王,成为那废材的王妃。
  随后,母亲的声音从半空中飘来:“雪儿,不管发生任何事情,你都不许从马车里出来。”
  她并没有回答,慢慢地闭上妖言惑众的眼睛。
  一阵清风吹起,将卷帘吹起,她那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也映入了战王的眼里。
  还未发育完的身材,无疑都在说她的稚嫩。
  他可是听说今日慕雪樱和其母长公主水若颜从雪城回来。
  在马车上的女子,莫非就是慕雪樱?
  沉思的他并没有发现自己也被人观察着。
  清瘦的身影就这样坐在木质的轮椅上,俊朗的容颜染上病态白。
  明明是一个病人,却还是给不少人带来无法言说的压力。
  刚刚从黑云中走出来的阳光,也穿过层层的阻碍,照射在他的身上,为他渡上了一层光芒,疏离的气息席卷而来,直直砸在观察他的水若颜上。
  她的瞳孔微微一缩,这孩子长大了,也变得更加冷漠,无心了。
  虽说她是长公主,虽说她不用给战王下跪,但见到王族,她还是需要上前问好的。
  默了默,她伸出玉手,放在车夫的手上。
  车夫恭敬地将她迎下了马车。
  她往前走上几步,福福身子,如清泉般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战王。”
  许是,离他不远,她这时候才看清楚他的衣服。
  月牙白的丝绸完美地贴在他的身上,衣服上绣着的是白色的龙纹。
  这龙纹向来就是天子的象征,如今却被他随意穿在身上,便说明天子待他这个嫡亲弟弟还是极好,甚至很宠。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