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傲剑天穹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7章 楼前冲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readx();    被称为子亭兄的那个年轻人撇撇嘴,哂然一笑,说道:“他要真有这个本事,我倒是敬他三分了,只可惜一个文不成武不就一阵大风都能吹倒的东西,文官饭碗么……我都觉得抬举了他。”

    这时候,中间那华服少年看了一眼对面的徐洛,淡淡说道:“他也算是有几分影响的,为了他,向来低调的大皇子皇甫冲之,甚至跟其他皇子大吵一架呢。”

    “哇,不愧是冷少,竟然连这种事情都能知道。”

    “是啊,也就冷少有这个本事,我们这些人,平日里哪有机会接触到这些高端的事情?”

    “只有在冷少这,才能听到这种劲爆的传闻啊!”

    几个拥簇着少年的人在一旁大拍马屁,那冷少一脸风轻云淡,脸上保持着矜持的微笑,仿佛对他来说知道这些事情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冷少,你说那个炼药的有胆子跟其他皇子吵架?哈哈,这可真是神奇了啊!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先前说话那少年仿佛没看见对面的皇甫冲之一样,毫不顾忌的大声问道。

    皇甫冲之和徐杰等人全都皱起眉头,以往虽说也有很多人背地里嘲笑徐洛,但却从没有这种当面出言讽刺的。

    毕竟双方没什么深仇大恨,当面出言讥讽,如若当面打脸,这可是要结仇的。

    “你们说够了吗?”

    徐杰一脸冰冷的回了一句,看着跳得最欢的那个年轻人,淡漠的说道:“如果说够了,就有多远滚多远,不要像个苍蝇一样,在这里恶心人。”

    “不过就是几个欠揍的杂碎而已,除了耍嘴皮子外,还有什么本事?”

    隋岩上前一步,站在徐杰的身边,冷笑看着对面几个人:“不服的滚过来打一架!”

    两个将门子弟,连皇子都没怎么放在眼里,又怎么会把这个上蹿下跳的小贵族子弟当回事?在两人眼中,这个年轻人的表现,就如同小丑一般。

    “隋岩,你好大的胆子!”

    被称为子亭的那个年轻人一脸森冷的看过来,冷笑道:“你辱骂我们不说,居然连冷少都敢骂,如此目中无人,看来你们的家教,也不过如此了。”

    “魏子亭,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还有,你刚刚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讽刺徐中天和隋万里两位将军不会做人不懂教育孩子吗?”

    一直没有说话的徐洛忽然间抬起头,冷冷的看着对面的年轻人,厉声道:“身为宰相之子,居然如此污蔑两位忠心耿耿,如今依旧守卫在边疆,每天出生入死的将军,真是让人心寒……我看你是活腻了!”

    “你……你……徐洛,你胡说八道!我才没有污蔑两位将军!”

    魏子亭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之色,相比他刚刚的挑拨,徐洛这话就太狠毒了,不但将他的攻击给挡了回来,反而狠狠的泼了他一身的脏水。

    天可怜见,他只想借着冷少的势,给隋岩和徐杰这两个目中无人的家伙一点难堪而已,要说污蔑两位战功显赫的将军,他是绝对没有这份胆量的。

    魏子亭不由得把求助的目光转向一旁的冷少。

    冷少微微一挑眉梢,显然没想到他一直最看不起的徐洛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让他很是惊讶。

    同时心中也在恼怒:魏子亭就是个蠢猪,徐杰和隋岩这两人,你可以随便骂,甚至让侍卫狠狠打他们一顿都没大事。

    可你竟然在话语中暗讽他们的父辈……

    徐洛说的真没错,你这是在位家族招祸,是在找死!

    徐中天和隋万里这两位将军,连你父亲都不敢轻易招惹,你敢讽刺?

    冷少对魏子亭将自己拉扯进来的行为尤为不满,可魏子亭毕竟是他的人,他就算不考虑自己,也要为他的主子去考虑下。

    众目睽睽之下,总不能真的寒了这些人的心,要不然主上那里怪罪下来,他冷少同样担当不起。

    心里想着,冷少淡淡一笑:“徐洛,你这话就有些言重了,子亭不过是一句无心之言,隋岩呢,也的确是过分了点。这件事呢,依我看,就这么算了吧,大家都是贵族子弟,没必要在这里闹起来,让人看笑话。”

    徐洛看了一眼长相英俊仪表堂堂,站在那里玉树临风的冷少。目光中充满疑惑,仿佛想要彻底看穿这个人。

    “怎么,徐洛,你还有不同的意见?”冷少被徐洛那充满审视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恼怒的皱起眉,看着徐洛说道。

    “我在看,你……冷小平,又算是个什么东西?到底要有多厚的脸皮,才能在我面前,说出这番大言不惭的话来?”

    徐洛一脸认真的看着冷少,接着说道:“你们连讽刺带污蔑,大逆不道的话都敢说出口,说完了,说爽了,就想一走了之,仿佛不跟我们一般见识,用的还是一种恩赐的语气,如此高高在上的姿态……我说冷小平同学,你确定,你有脸吗?”

    冷少本名冷平,曾跟徐洛一起在皇家书院读过书。别人或许会惧怕他,但徐洛对上冷平,却是一点都不含糊。

    双方的家世原本就在伯仲之间,冷平高高在上惯了,根本就没想到他一向不放在眼中的徐洛居然会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

    冷平阴沉着脸,心中无比的恼火:哪怕换作皇甫冲之出言讽刺他,他心里都会好受几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