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疯王的女儿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9章 报应来得太快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那红鬼并未向疯王行礼,只是冲着他冷声道:“王爷,不抢你的东西,我家主子,北安城城主有请。”
  “城主是谁?不认识!”
  疯王不肯就范,骑马的几个护卫立刻持刀而来。
  刀架在了脖子上,疯王不走也得走。
  “你们不许欺负我!”
  疯王像个孩子一样发表着无力的争辩。
  “你再不走,我可以绑你走!”
  红鬼没耐心,不想哄了。
  疯王跳了脚:“你们欺负人,不讲理!我不跟你们玩了!我找母后玩儿去。”
  说完疯王就要跑。
  这般幼稚的话能唬得了这帮护卫吗?
  顾怀酒现在就跟个幼儿园小班孩子似的好对付。
  一只胳膊被架着,脖子上也架着刀,疯王就这么被怼向了城主府。
  等浩荡的队伍走远了,赵大人才直起背来,如释重负地长吐了口气,掐着腰啐了口:“呸!可算把这烫手山芋送走了。太后和皇上,老子哪一个都得罪不起的!老子还生怕你楚子扬不来抢呢!”
  赵大人抹了下鼻子,还得意地冲着身后的衙役笑道:“怎么样!老子这孙子装得,像不?”
  衙役们都哭笑不得,不知该说像,还是不像,大人到底是老子,还是孙子。
  “要说你们做不了府尹呢!老子乐意多装几回孙子!”
  赵大人乐呵呵地坐回轿子里翘起了二郎腿儿:“都听好了,谁也甭多管瑞王的闲事,看见了撞见了,全当看不见!”
  衙役们面面相觑,稀稀拉拉地应承一声。
  “完活儿!起轿,回去哥几个继续牌九。”
  赵大人靠在轿子里,觉得神清气爽,心里贼拉敞亮。
  但是此刻,凉月心里可起了雾。
  凉月看了眼阴沉下来的天,咂吧咂吧嘴,她饿了,不知道一会儿城主会不会请她喝点儿。
  当一滴雨水打在凉月脸上时,城主府到了。
  凉月哆嗦了下,却不是因为下雨,而是因为挂在府门匾额之上的素白的布扎成的花。
  再看那些护卫和小厮,都不约而同地从袖中掏出一根孝带,系在额间。
  “咿呀!”
  前方有大坑,快跑呀!
  凉月蹬了蹬腿儿,疯爹却还在挠头傻乐,好奇地东瞅西看。
  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说:“我怎么没有?”
  疯爹你知道你现在有多欠揍吗?
  凉月看着回头瞪向疯王的几十双眼睛里笼罩的恨意,下意识地摸了摸脖子。她好像猜到皇帝为什么要把疯爹流放于此了。
  一路被架着刀,绕过巨大的石屏,扑面而来就是那厅堂之内巨大的一个“奠”字。
  疯王被推搡着到廊下,四圈站满护卫,正堂之内,有一人影,身材魁梧高大,壮如牦牛,这人头上也戴着孝带,手负于背后握成了拳。
  凉月毫不夸张地以为,这人的拳头比她的脑袋还大!
  “呀呀!”
  疯爹,你不是会飞吗?还不快跑!
  如此肃杀的气氛之下,怎么少得了天公来捣乱呢!
  瓢泼大雨在地上溅起一朵朵白色的雨浪,就算有疯爹用胳膊挡着,凉月还是浇了个透心凉。
  “下雨啦!快跑呀!”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