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疯王的女儿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7章 独自出任务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床上的妇人有气无力,干裂苍白的嘴唇动了动,想抬起手把儿子招呼过来,却已经没了力气。她便是李氏,新寡,丈夫上月上山采药,不幸坠崖而亡,她孤身带着两个儿子,还有这个遗腹子。
  “娘!哥哥去找孙婆婆了,您再坚持一会儿,孙婆婆是刀子嘴豆腐心,定会来帮咱们的。”
  安云暮把盆搁在矮凳子上,拧了把布巾,跪到娘亲的床边为她擦汗。
  “暮儿……娘不成了……娘对不住你……”李氏自觉身体的热量在极速消耗,她再使不出力气了!
  “不!娘!”安云暮抓住李氏的手,眼里闪着熠熠的光,“娘亲,暮儿盼了这么久,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也一定想见我这个哥哥,也想睁眼看看娘亲和大哥呢!”
  李氏点点头,她低头看向棉被下鼓溜溜的肚子,说:“这个小家伙,在等时辰呢!娘……娘挺得住!”
  又一阵痛楚,李氏嘴里咬住了布巾,她不能放弃,安家虽穷,夫君却勤快,她靠着为城里大户人家洗了几年的衣裳,好歹把大儿子安云轩和二儿子安云暮拉扯大了,可偏偏天不遂人愿,夫君今年才过而立之年,就遭逢不测,如今家里已经穷到捉襟见肘的地步!
  “啊!”
  安云轩刚刚冲进院子,就听到了这声饱含了酸楚与不甘的痛呼!
  一瞬间的,安云轩眼睛热了,冲着门内高喊:“娘!孙婆婆来了!”
  刚才还一走一掉渣的老婆子突然打了个激灵,一改刚才的老态龙钟,突然变得精神起来,她抢过包袱,安云轩甚至都没看清老太太是怎么进的门。
  婆子进了屋,立刻忙活开了,安云暮被婆子撵了出来,只听到婆子喝了声:“都给我滚出去!”
  李氏撑着床沿勉强抬眼看门口,硬挺着客气地道了声:“婆婆,劳烦您了!”
  孙婆子腰背挺直,把包袱随意丢到墙角,大步流星地朝李氏走去,她眼里闪着金光,嘴半张着,舔去了嘴角流出的口水。
  李氏觉得她有些不对劲儿,这婆子怎么像是几天没吃饭似的,嗓子上下吞咽着口水,且这婆子根本没理会她,而是紧紧盯着自己的肚子,就好像看一头烤乳猪一般欢喜。
  “婆婆!您怎么了?”
  孙婆子视若无睹,苍老的手抚上了李氏隔着棉被的腹部。李氏还没来得及把神色有异的孙婆子推开。
  “婆婆,你……”
  突然,一阵剧痛从腹部猛烈地传来,李氏只来得及竭尽全力地呼喊出一声:“啊!轩儿……快……跑!”
  “娘!”
  安云轩冲进来,就瞧见娘亲已经倒在一片血泊之中,双目圆睁,毫无声息,而孙婆子正俯身在那里掏着什么!
  安云轩冲过去,要扒开孙婆子,喊道:“你在干什么?我娘怎么了?”
  孙婆子手臂一甩,就把抓着她的安云轩直接掀飞了起来,重重地砸在破旧木桌上。
  安云轩腰背撞得生疼,差点背过气去,心里更加惊骇,这婆子刚才连走路都打颤,如何使出这么大力?
  屋外的安云暮亦闻声跑了进来,可他跑得太急了,被门槛绊住,“啪叽”一声摔个狗啃泥,下巴摔破了皮,血和泥土和在了一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