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布中华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4章最毒妇人心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高欢在少年之中很有威望,杨彦、赵宪几个孩子都信了。
  蝗虫来时铺天盖地,光靠几个少年无法战胜蝗虫,高欢目视一众家属,开始了威胁,“王家屏的话,恁们都听见了。”
  众人点点头,知道自己和高欢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成年人只看得失和利益,他们别无选择,可是蝗灾每隔几年就来一次,哪一次不是将庄稼吃光,然后大家不是把田地变卖给财主,就是借粮食吃,甚至卖儿卖女要饭过活,对于战胜蝗神,根本不抱什么希望。
  “恁们回去之后,准备网兜、渔网、布袋和柴刀,再备些干粮,明早在村口集合。”高欢吩咐一句,看着麻木的众人,声音冰冷道:“不想被赶出村子,就别迟到。”
  现在整个高老庄的土地,大多落入高家手中,村里的百姓几乎都是高家的佃户。
  这话让大人们一个激灵,庄稼被蝗虫吃了,还可以向老爷家借粮,要是被赶出庄子,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杨彦的父亲扬树林是个老实人,忙道:“大少爷,俺们晓得了。”
  高欢点点头,“那好,都回去准备吧!”
  大人们这才忧心忡忡的领着孩子们回去。
  高欢则站在村口,看着晚霞下的天空,零星的蚂蚱,在空中飞舞,大股的蝗群,应该快到了。
  崇祯十三年,河南之地,蝗虫四起,赤地千里,闯贼出商洛山,入河南,中州大乱,留给俺的时间不多了。
  高欢低头看了看,自己健硕的双臂,他紧握双拳,感受到一股力量,自己不在是毫无反抗能力的小孩了。
  登封高氏,是新郑高氏的旁支,算是名门之后,镇子前竖着几个牌坊,其中一块石头牌坊,上书“进士”的字样,显示着高氏家族曾今的荣耀。
  这进士牌坊是高有才中进士时所立,已经有了几十年,石头已然有些斑驳和沧桑,似乎在诉说高氏一门的衰落。
  作为新郑高氏的一支,登封高氏起点很高,高有才万历年间,就中了进士,可是官运却并不怎样。
  高新郑死得早,没有像张居正一样,遭受保守派亲算,但改革派就是改革派,是豪族士绅们必须打压的对象。
  由于是高拱族人,明朝改革派的余孽,高有才在高中后,遭受各方势力的排挤,于北京待官五年,也没混到一官半职。
  也就是在待官期间,高有才取了高欢的母亲,得到老丈人的资助,拿大笔银子去投靠魏忠贤,才外放到苏州做官,可结果他却站错队,崇祯即位后,立刻被夺了功名,贬斥回乡,永不录用。
  自此之后,登封高氏就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
  这时高欢回到高家土堡,家里的下人,见了他都躲得远远的,怕与高欢沾上关系,唯有一个驼背的老汉,忙放下扫箸,迎接上来,“少爷!”
  这老汉叫李武,是高欢母家投靠过来的远亲,在高家十多年了。
  “李叔!俺有事情和恁说!”高欢一边往屋里走,一边对老汉道。
  老汉应了声,忙跟着高欢进屋。
  在高家庄,高欢能够信任的人不多,李武算是其中一个。
  小时候,就是李武把他从水缸内捞起,前不久,他与隔壁村的少年打架,没想到对方找来十多个壮汉,幸亏李武带人赶到,否则他可能就被人打死了。
  这件事情让高欢知道,只要他稍微表现的正常一些,想干点正事,就有人想杀了自己,所以他才下定决心,开始反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