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傅青海大战一切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切斯拉坦殖民据点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托尼·斯塔克电子备份(完成度17%)绑定脑域”。
  而这,就是上一个宇宙傅青海用一条生命拼来的奖励。
  也是傅青海在这个宇宙刚刚苏醒就被痛晕过去的原因。
  一周前刚刚理解了大脑里多出来的东西是什么的傅青海是抑制不住的欣喜若狂。
  他知道漫威剧情中钢铁侠曾经对自己的大脑进行过电子备份,本尊死后,一个完全由数据组成的托尼·斯塔克经常以蓝色全息投影的方式出现并参与到后续剧情中,最强的时候也一度要毁灭宇宙,但那些剧情是主要发生在漫威终极宇宙(1610地球宇宙)和其他平行宇宙的故事,漫威电影宇宙(MCU)目前展现的剧情中并没有出现钢铁侠对自己进行电子克隆的情景,所以一开始傅青海没有往那方面想。
  没想到,在MCU的2013年,托尼·斯塔克就开始了对自己大脑进行电子备份的计划,也许同样是出于纽约大战后的战后焦虑,和奥创计划是同步进行的。
  目前来看,该电子克隆计划的完成度还非常低,只有17%,但是当傅青海的思绪触入其中,发现里面蕴含的知识已经浩如烟海。
  这也非常好理解,按照傅青海的认知,钢铁侠要把自己掌握的知识进行备份其实是非常容易的——不就是建立一个知识文档的数据库嘛,三流程序员都能完成,毕竟知识是死的,再海量的知识,也是死的。
  可这根本不叫人工智能,更别说电子灵魂,这个电子灵魂克隆计划真正的难点,应该是如何数据化并克隆钢铁侠的情感、性格、好恶,面对不同情况所会做出的选择和判断,这才是这个黑科技的核心所在,傅青海猜想,当电子灵魂备份真正完成的时候,知识和逻辑顶多只占数据的30%,剩下的70%全是钢铁侠对自己性格和情感的克隆,毕竟漫威宇宙里聪明的人不计其数,钢铁侠之所以是钢铁侠,并不完全取决于那些知识。
  现在看来,可能托尼·斯塔克暂时也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于是该计划先搁置了。
  至于一块硬盘的数据接口是怎么和傅青海的脑干连接上的,这可能就要归功于神奇的轮回世界了。
  傅青海把自己的思维触角探入那片浩如烟海的思维领域,一段段的知识在自己脑海里浮现又消失,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就像在努力的回忆某个记忆片段,却又不像回忆时那样含糊不清,傅青海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脑袋里多了个一片海洋,冰冰凉凉的,海洋里还时不时的炸出一个泡沫,可当他用力的去“想”那个东西,去追逐那个泡沫时,它又消失不见了。
  傅青海放弃了。
  他有些气馁。这有什么用,说是脑子里多了钢铁侠17%的电子备份,我也没变成17%的钢铁侠啊。
  扒拉了一口食物,傅青海茫然四顾,忽然,他看到了不远处的街道边摆放着的一个机仆。
  那是一个矮壮的人型生物,将近一半的血肉身体被替换成了各种农用机械,目光呆滞的站在路边,一动不动,佝偻着背,似乎身上过度加装的机械臂已经要把他压垮。
  机仆不是人,是用以替代人工智能的、剥离了大部分脑功能的血肉机械,来源于培养仓的克隆器官或者罪犯,是人类帝国的劳动力基石。
  所以傅青海用了“摆放”这个词。
  初到战锤40K世界的傅青海也是花了一段时间适应才能把机仆视为一台冰箱或者洗衣机之类的东西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此刻,凝视着这个机仆,傅青海大脑里那片陌生的思维之海里,突然迸裂开一个气泡。
  “机仆奴工,机械义体类人造人,手部额外改装:浅层钻探臂,左肩部额外改装:大功率照明灯,腰部额外……初步分析改装已超过原厂设定负载,输出功率不足……可选改造方向:1、拆除肩部……2、修改……3、……”
  伴随着傅青海的注视,脑海里突然闪过一大段零碎的信息,原本对机仆奴工的制造原理一窍不通的傅青海,越看越觉得这个机仆有问题,这里不对那里不行,它可以被自己改造得更好,脑海里还隐隐约约有一股冲动,驱动他去把这台机仆拆开来研究。
  晃了晃脑袋,傅青海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打消。
  殖民据点的官员对人们似乎很仁慈,但这只是因为他需要保证移民们的存活率罢了,在这个通讯交通断绝的时候,每一个人口都挺宝贵。
  但是殖民据点里的机仆和各种大型开拓器械一样,都是隶属于帝国政府的财产,不是傅青海随随便便就能拿来摆弄的,他是一个学历等于空白的下巢贫民,不是机械教的技术神甫。
  原来如此……傅青海若有所思,对“托尼·斯塔克电子备份(完成度17%)绑定脑域”有了大概的认知。
  就说嘛,和钢铁侠挂钩的超能力不应该毫无用处,只是有待开发。
  没成想,当时随手拔了一块合金硬盘,居然就是钢铁侠的电子备份。
  难怪区区一块硬盘需要付出7012点的海量同化点数来同化,莫非我就是传说中的欧皇?果然,要想富,下重注,赢了会所嫩模,输了转世重活……傅青海美滋滋的想到。
  “喂,喂,阿洛!”一只纤细的小手在傅青海眼前晃了两下,“你怎么对着机仆傻笑啊,是不是脑袋还没好?”
  “呃…”傅青海收起表情,回过神来,“你刚才说到哪了?”
  “我说,昨天据点里发生了一件可怕的大事呢!”斐依用一种惊天秘闻的语气说到。
  “什么大事,有多可怕?”傅青海随口问道。
  “你还记得是什么导致你昏迷吗?”
  “你不是告诉我是被天上掉下来的石头砸到脑袋了吗?”傅青海奇怪的看了斐依一眼,心想这种倒霉透顶的事情还要反复说吗。
  “对,后来卡尔文和西泽他们查清楚了,一艘飞船坠落在了离据点两百多公里远的地方,那天天上有好多铁块和石头掉下来,把据点的一些屋顶都砸穿了。”卡尔文和西泽就是殖民据点的行政官员。
  “就包括砸到你脑袋那块。”斐依补充道。
  你怎么还提这个……“然后呢,卡尔文不是带人去看了吗?看完回来封锁了消息,什么也不说,还不准据点里的人去飞船坠落处。”后面发生的事情傅青海也知道。
  斐依压低声音说道:“我听说啊,前天晚上,希德里克他们那伙人趁着晚上悄悄的去飞船那了。”
  “哦?”傅青海也集中起了注意力。
  “卡尔文他们第一次去飞船坠落点查看回来以后,据点私下里有传言说那艘飞船是一艘军舰,是远征舰队的船,却不知道为什么卡尔文下令不准据点居民靠近那艘船。希德里克他们早就嚷嚷着要去飞船里寻宝,要去找武器,说什么弄到爆弹枪就发了之类的。”
  希德里克的小团体是据点里的一伙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小混混,其中也有孤儿,如果是前世地球的同龄人,顶多算缺乏管教比较熊,可是这帮在巢都下层长大的年轻人,就不是用“熊孩子”能形容的了,巢都下层的肮脏街道里充斥着毒品、枪支、血腥谋杀和暴力帮派,他们和非洲那些拿着把AK就能闹独立的少年军阀相比缺的只是一个能闹独立的环境而已。
  曾经希德里克这帮人经常组团来欺负洛克,也就是傅青海,可能是嫉妒洛克长得帅,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反正混混们找茬也不需要理由,而斐依一如她父母在时那样,每每勇敢的站到洛克身前保护他,当然凭借的也不是斐依打架有多厉害,而是希德里克他们看见斐依就烦,不愿靠近。
  “结果今天早上,只有一个人回来了,是拉卓尔,他浑身是血,脸色苍白,神志不清,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嘴巴里神神叨叨的念着什么恶魔、白色恶魔之类的话,身体受了很严重的伤,才回来没多久就死了!”斐依的口气说不清是害怕还是幸灾乐祸,毕竟希德里克的小团体经常来找洛克的麻烦,更没少给殖民据点惹祸。
  听到这个信息,傅青海眯起了眼睛。
  就算不考虑参与主线剧情,切斯拉坦的殖民据点也只能是一个暂时的庇护所,无论是大叛乱最后的赢家是谁,这里迟早都会重新归于某个势力的统治,更糟糕的结果是还没等来人类帝国的统治就迎来了银河边缘的其他异形种族,那对于这个弱小的殖民据点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所以,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傅青海都不能苟且偷生,迟早要考虑离开这这里的方法。
  而那艘半个月前坠落的飞船就是一个机会。
  “恶魔,白色的恶魔?”傅青海喃喃自语,这个信息太模糊了。
  傅青海皱眉思索了起来。
  亚空间邪魔现世?且不说要让亚空间的邪魔突破屏障来到现实需要多么复杂庞大的献祭和仪式,如果真是亚空间的某种邪物在飞船里,那拉卓尔根本没机会逃回来,那些不属于现实世界规则的东西,连强大的星际战士都很难伤害到他们。
  更何况殖民据点长官卡尔文还带人去查看了。
  对了,那就直接去问问卡尔文吧,看看能不能旁敲侧击出些什么。
  “走!”傅青海牵起斐依的手,起身朝据点官员的宅邸走去。
  “干嘛去?”被傅青海牵着走的斐依不明所以。
  …………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