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1978小农庄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8章 2018年,我回来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哎呦,喊上工了,小娟快收拾收拾跟我一起上工,我告诉你今天有好事。”李栋听到外边喊着上工了,一喜拉着哭鼻子的小娟就往外边跑。
  生产队上工一般都是前一天晚上通知,早上再喊一边,昨天韩国富就跟李栋说了,今天跟着妇女们去玉米地里拔草。
  这可是好活,李栋昨天就瞅过了,玉米长的挺好都出棒子了,这可是好粮食,拔草的时候偷偷弄几根棒子回来尝尝,一想到玉米甜香味,口水都要下来了。
  李栋暗说,这才来几天啊,自己咋就养成这种坏毛病了,肯定和平时吃粗粮吃的,唉,加上一天到晚干活,肚子饿啊,不是自己成饭桶,实在干农活消耗大。
  如此安慰自己,李栋乐滋滋带着摸着鼻子小娟上工了,韩国富见着李栋过来,嘴角抽了抽。韩卫国回到家,没敢把借钱的事情和他妈说,只是和韩国富提了一嘴。
  韩国富当时就要抡起烟袋杆抽着韩卫国,你傻啊,当听到李栋把一块钱花了大半,买了米花糖,罐头,可把韩国富给气坏了。“去,告诉全队,别借钱给李栋这小子,谁借了收不回来,我可不管。”
  好嘛,这不上工的功夫,李春花已经把李栋借钱买罐头,米花糖吃的事情宣扬出去。全生产队都知道,李栋这号人,好吃懒作,空心桶,现在竟然发展到借钱买吃的。
  这家伙李栋一下就成了反面教材,一个个看着李栋眼神全是鄙视,倒是一些孩子一脸羡慕看着小娟,罐头好吃甜水可甜了,这些娃子一年到头都不定吃上一次,更别说还有米花糖,香甜香甜的,想想都流口水啊。
  “李栋,今天你可别拔错了苗子。”
  韩国富交代着,李栋拍着胸脯保证。“叔,你就放心吧,我分的清玉米和杂草。”
  其他人听着撇了撇嘴,分得清楚,不知道前两天谁拔的秧苗比杂草还多啊,韩国富心里嘀咕,这小子说大话倒是张口就来。“行,好好拔草。”
  不过韩国富还是交代了自己儿媳妇,盯着点,千万别把玉米给祸祸了。
  李栋乐滋滋的牵着小娟跟着一群妇女去上工了,小娟躲闪没脸见人,太羞了,全队唯一和女同志一起干活的成年男人,李栋却一点羞耻感没有。
  劳动光荣,不分工种,再说男女平等,来到玉米地,好大一片玉米都抽穗子,一些还结了棒子,李栋偷偷瞄了几眼。“这片我包了。”说着一指,这一片玉米长的好,壮实不说,一根根玉米棒子瞅着就喜庆。
  那家伙李栋似乎闻到了玉米甜香味,拉着小娟就占了这块风水宝地,其他人一看,这地方杂草不少啊。这令一些妇女觉着李栋这人还不错啊,主动承担重要工作。
  相对其他地方地块高旱的严重些,玉米长的不好杂草都少一些,大家都挺高兴,这人没说的那么差劲啊。
  要知道韩庄生产队一直在学大寨,并且按着大寨记工的办法记工,相对定额记工分不同,定额制是固定劳动量,完成多少劳动量记一个工,比如拔杂草,一百斤记一个工,你拔五十斤那就半个工。
  大寨制不一样,大寨记工是按着各自底分来的,一个劳力参加劳动一天底分是十分,儿童是二分,轻重劳动分数上稍微有些差别,一般重体力十二分,轻体力一般妇女八分。
  这是按着一天劳动来记分,不根据工作量,干多了那是觉悟高,工分不加的,李栋选杂草多的地方,那就是觉悟高,那年月是荣誉的。
  李栋可不知道大家想什么,队伍分开之后李栋立马拉着小娟钻进玉米地,小娟刚想拔草,李栋一拉拉住了。“小娟,来尝尝。”
  好嘛,李栋直接下手了,一大玉米棒子掰了下来,三二下去了皮,掰了几粒玉米粒塞进小娟嘴里,自己没亏待,抓了一把塞嘴里,香味,满满粮食的香甜味。
  早饭没吃,米花糖没敢吃多,这会肚子真饿了,有这好东西,李栋可不客气,一会功夫一根玉米棒子就被啃的金光,扒拉一把草,拉出土正好把玉米棒子给埋了。
  小娟都没反应过来,李栋又掰了一根掰了一段递给小娟。“别傻愣住,快吃,别给看见了。”
  两三根玉米棒子下肚,李栋总算舒坦了,拔草也有劲了,韩卫国媳妇张秋菊过来瞅了一眼,咦,咋的和公公说的不一样啊,干活挺卖力气的。
  咋回事啊,李栋可不知道张秋菊想啥呢,打个招呼。“嫂子,这草还要不要?”
  “要啊,打回去喂猪。”
  “那成。”
  李栋把杂草摞起来,打个结扣,一捆杂草被扔到玉米田头小路上,张秋菊心说,这不是挺好的一人嘛,咋回事啊,自己公婆说的一钱不值啊,咬牙切齿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