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菩提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百三十一章 须菩提祖师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小竹将那七彩光晕按入眉心,微阖双目,身周有着不可思议的神异光晕流转而现,竟是直接施展出了通臂石胎的天赋神通。
  
  数息之后,小竹的身形逐渐隐去,最终彻底消失在了原地,不曾留下一丝一毫的气息。
  
  织霞仙女只是静静地望着他消失之处,轻叹道:“玄阴神上唯一的血裔,东海敖广龙君仅存的嫡系血脉,此生灵实在太过重要,我居然如此轻易地托付给了这只小猴子?我到底在做些什么……”
  
  思及此处,她的脑海之中却是再次浮现出了方才小竹脸上的坚定神情,心中的不安之意逐渐减少了一些,喃喃道:“这小猴子虽然有些不靠谱,可此事这般重要,甚至牵连了花果山境与瑶池圣境,若是没有那‘沼河龙印’,确实无法将其带离东海……罢了,我便在此处等候即可。”
  
  此言落罢,织霞仙女的身周有着瑰丽绚烂的霞光泛起,不过片刻之间,便将其身形完全掩藏了去。
  
  ……
  
  嗡!
  
  落雪神剑的嗡鸣,让季月年的心神愈加无法平静。
  
  “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季月年持着这柄三尺雪剑,凝望着其上流转涌动的月灵之力,喃喃道:“在这东海真宫之中,到底有什么物事,能够引动潜藏如此之深的月灵残境之力?”
  
  随着距离第二真宫的核心之处愈来愈近,落雪神剑的震颤亦是愈加剧烈。
  
  第二真宫,正是东海敖丙太子曾经执掌过的广袤水境。
  
  蓦然间,在季月年的感应之中,前方出现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无尽海沟,在那海沟的黑暗渊深之处,矗立着一块残破无比的庞大石碑。
  
  那石碑高及数千丈,其上积满了厚厚的沙尘,数不清的裂缝遍布其上,彻底遮掩去了其本来的面目。
  
  落雪神剑的嗡鸣,陡然之间刺耳起来,似乎在催促着季月年落入海沟深处,一观这古老石碑的真容。
  
  季月年思忖片刻,并未察觉到危机,便将落雪神剑收了起来,化作一道炽白光虹,径直落入了黑暗幽深的海沟之中。
  
  那古老石碑似乎有着感应,其上掩埋着的沙尘逐渐流散而去,展露出了碑身之上所篆刻着的一行巨字。
  
  “胜神州极东镇海仙君真龙三太子。”
  
  季月年怔了一怔,仰望着石碑之上篆刻着的仙讳,喃喃道:“敖丙太子殿下……”
  
  轰!
  
  季月年的真灵深处,蓦地爆发出了一道强横至极的血源之力!
  
  古老的记忆涌动而来,只是这一次的画幕记忆,却是月灵残境之力勾连之下的最后力量。
  
  ……
  
  琉璃映海波,霞光凝天幕。
  
  “让开。”
  
  身着月白裙裳的少女神情冷漠,瞳孔深处满是冰冷的杀意。
  
  “敖离公主,神女神上有过谕令,昭明山境任何生灵都不能离开境幕。”
  
  东海琉璃天幕之底,一尊身着暗银甲胄的真宫天将手持长戟,面露难色。
  
  敖离伸出白皙如玉的小手,冰蓝光晕流转之间,一方湛蓝神玺凝聚而出,朝四周扩散着可怕至极的扭曲波纹。
  
  “让开,不然我便杀了你。”
  
  轰!
  
  她清美的小脸愈加冷漠,持着那湛蓝神玺轻轻一翻,震天彻地的轰鸣声中,那瑰美至极的七彩琉璃天幕之上有着数不清的迷离光纹震荡而起。
  
  那尊真宫天将持着长戟护在身前,面露苦笑,高声道:“敖离公主,快些收了敕水神印,若是被神女神上察觉到,定然会责罚于你!”
  
  敖离恍若未闻一般,依旧催动着那方敕水神印,在七彩琉璃天幕的震荡之间,冷声道:“我只是想要回家而已,这里并不是我的家,为什么你们都要阻挡我?”
  
  真宫天将见劝不动她,只得催动了手中的长戟,一道神光涌动而上,朝着昭明山境极高之处的第九神山遥遥行去。
  
  数息之后,瑰丽天光映彻而至,在极天之上凝聚出了一个宫装女子的虚影。
  
  敖离清美的小脸之上挂满了寒霜,抬首望向玄阴神女的化身虚影,道:“我不想在此处待着了,我想回到东海真宫。”
  
  那宫装女子缓缓落了下来,沉寂的眸光似渊海一般,她伸出纱袖,欲要去抚摸敖离,却被敖离稍稍侧头躲了开去。
  
  敖离仰着小脸,一字一顿道:“父上到底去了哪里?”
  
  宫装女子低垂着目光,静静地望着敖离,轻声道:“他既然将我等安顿在此处,想必定然有其用意,离儿,你……”
  
  “为何不让我出这七彩琉璃天幕?我生于东海真宫,如今竟是被囚禁在此地,甚至连进入东海都不行?”
  
  敖离清灵明透的眸光之中泛起水雾,其中有着隐藏极深的委屈之意,只是她的性子使然之下,灵力流转间,竟是将眼眸之中朦胧的水雾生生抹了去。
  
  宫装女子行至近前,伸袖将敖离搂入怀中,抚摸着她柔软乌黑的长发,低声道:“离儿,娘知晓你真正的心思,你在担心你的父上,可娘又何尝不是?”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