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菩提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百三十章 天生仙灵,本命霞衣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当初在那阴阳劫数之中,季月年遇到了一个可怕至极的老者,那老者虽然与这青袍男子的背影并不相同,可二者之间,却有着无法言明的相似之处。
  
  那劫数所幻化的老者曾言,自己并非真正的“历劫明心大法师”,真正的“历劫明心大法师”,居于西牛贺洲灵台方寸山之中,只需动一动手指,便能把这三十三天天庭捅一个窟窿。
  
  至于被传授这道真法的生灵……
  
  季月年心神震颤之间,凝目望去,那身影同样背对着季月年,如今却是刚好朝着那青袍男子拜了一拜。
  
  ……
  
  零碎的画幕光影散落而去,季月年睁开眼眸,心神深处万千思绪流转。
  
  灵台方寸山之主,以及那个得授真法的生灵,还有那位将《显密妙通不陨身》名传天穹的天神……
  
  这些生灵互相之间,到底有着什么关联……
  
  季月年伸出袖袍,低头朝着自己苍白的手掌望去,神色之间极为罕见地有了一丝迷惘。
  
  这场扑朔迷离的通天之局,自己当真能够寻到真相么?
  
  一直以来,季月年的道心皆是以“求真”而立,求得真相,明了因果,知晓诸事,这些种种叠加起来,才凝作了季月年的“求真”之心。
  
  无论是浩瀚伟大的普陀圣境,还是镇压南海的珞珈圣山,亦或者是高高在上的三十三天天庭,其中都存在着无数可怕至极的大能生灵,如今自己与这些数之不尽的可怕生灵相比,甚至连一只稍大一点的蝼蚁都算不上。
  
  十个元会之后,无量观世音菩萨尊者即将与劫寂灭,如今真灵深处的迷雾虽然已经散去了一些,可季月年却可以极为清晰地察觉到,在自己的真灵深处,存在着更为隐秘,更为可怕的布局。
  
  这种恐怖的直觉让季月年这里,第一次有了些许无力之感。
  
  若要求得此间真相,摆脱为人棋子的宿命,只有一条路可走,便是修成大道,证得源心。
  
  “在这条求真之路上,只要有了一丝一毫的松懈,便会似赵阴月一般,崩毁真灵,沉沦永劫而去。”
  
  季月年伸袖轻抚,一柄三尺长剑缓缓凝聚而出,他低头望着手中的落雪神剑,瞳孔深处的迷惘尽数褪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渊深不可测的淡漠冰冷。
  
  “第二真宫,言河龙君……既如此,便先将这些鸠占鹊巢之辈,作为破渡阴雷造化之劫的资粮。”
  
  如今有着东海控水至宝敕水神印在身,季月年已经不似先前那般遇危则避,若是再遇到那些造化境的生灵,仅仅凭着敕水神印封镇海境灵力之能,季月年便足以将其悉数镇压。
  
  一道海底暗流翻涌而来,季月年的身形扭曲之间化作细碎的光影,消散在了水波之间。
  
  ……
  
  第四真宫。
  
  “你这位‘花果山通臂妖神’,怎地如此不晓事?”
  
  瑰美的琉璃光晕逸散之间,身着仙羽灵衣的织霞仙女轻拂纱袖,眉眼之间藏着揶揄的笑意:“此处真宫之内遍布着玄海天境的天兵天将,更有着混元真玄之境的神将镇守中枢,你竟然还要去打打秋风?”
  
  小竹指了指织霞仙女手中那满是裂纹的龟壳,笑道:“仙子有所不知,这第四真宫乃是沼河龙君执掌,此龙君与我花果山境素有间隙,我若是打了他的秋风,就连境主上神都说不出什么来。更何况,这龟壳乃是通臂一脉的珍贵源宝,持着此物,就算混元真玄之境的神将都无法察觉我等。”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