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菩提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零六章 恶神,祭典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足以撕裂神魂的剧痛侵袭而来,白玉楼死死咬着牙,始终不曾将手臂移动半点。
  
  终于,那木盒之中的半透明鬼影尽数浸入了白玉楼的左臂之内,随着轻风拂过,空荡荡的木盒逐渐湮灭成了灰尘,再也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老者沉吟半晌,低头看着几乎昏厥过去的白玉楼:“这力量太过邪异,你若是不加节制的直接使用,迟早会遭其反噬。近些时日里我想办法帮你炼制一道灵幡,助你压制左臂之内的邪气。”
  
  白玉楼垂首拜了下去,道:“谢过师尊。”
  
  “我既无道侣,亦无子嗣,你是我亲手抚养长大,这些年来你我二人便如父子一般,何须言谢。”老者的目光有些复杂,低下身子将白玉楼扶了起来。
  
  ……
  
  光阴似流水一般,在不经意间急速飞逝而去。
  
  “你可相信命数?”
  
  老者身周弥漫着恍若实质的死气,端坐于銮座之上,静静地望着满面泪痕的白玉楼。
  
  “禀师尊,我不知。”
  
  老者笑着摇了摇头,道:“命数虽然存在,却无形无质,根本不可捉摸。据古籍记载,上苍之内存在着执掌命星的神君,我等修行之人若是使用某种特别的办法祭祀神君,可以在某种程度上占卜出自己的命数。”
  
  白玉楼怔了一怔,抬首道:“师尊此言何意?”
  
  老者微微挥了挥袖袍,一枚玉符凝聚而出,悬浮在了白玉楼身前。
  
  “我困于大归真境已有七百余年之久,再无破入神海蕴灵之境的可能,在寿尽而去之前,耗费自身神魂底蕴为你做了一次古法占卜。”
  
  “师尊!”在白玉楼的感应之中,老者的气息迅速衰败下来,慌神之下急忙上前扶住了老者的手臂。
  
  轻轻拂开了白玉楼的手,老者笑道:“拿着这块玉符,好好修行,莫要负了你的母亲。”
  
  那玉符微微颤动之间,直接落入了白玉楼的手中。
  
  白玉楼持着玉符,一道玄异至极的气息涌动而至,极天之上更是有着宏伟浩瀚的命星之力降临,直接卷着那玉符没入了其眉心之中。
  
  “泽上有灵,拘系之,乃从之。”
  
  待到他回过神来,抬头看去,銮座之上的老者却是早已失去了声息,只是其嘴角之处,依然噙着一丝安详的笑意。
  
  ……
  
  尘封的过往早已灰飞烟灭,白玉楼端起“延寿之酒”抿了一口,望着熙熙攘攘的寿延道场,沉默不言。
  
  “道友在炼丹咒术之上的造诣如何?”夜溪打量了季月年一番,开口问道。
  
  季月年沉吟片刻,道:“略有些了解,道友何出此言?”
  
  夜溪指了指摧日古城的方向,笑道:“道友此去摧日古城陈家,难道不知摧日疆域之内即将举行的丹元法会么?”
  
  “丹元法会?”季月年心神微动,“我前时一直都在落霞山脉之内修行,对于此事确实不曾听闻。”
  
  “陈家太上长老破入神海蕴灵之境以后,陈家除了邀请元衍地界无数势力前去观礼之外,更是拿出了两张失传已久的古老丹方作为彩头,这丹元法会便应运而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