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菩提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零五章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季月年沉默片刻,眼前之人的身影逐渐与记忆之中的一个片段重叠在一处,轻声道:“太御道宗,白玉楼?”
  
  其当初在刚刚离开青栾山脉之时,大雨泼天,有着诸多天象身鬼出没。
  
  季月年便是在那时遇上了外出摄拿身鬼的白玉楼,更是与其有着一丝赠衣的香火情分。
  
  白玉楼当时自称来自于太御道宗,虽然此宗门之内只有寥寥数人,可若是细究起来,却也勉强能算得上是太御圣宗极为遥远的一个分支。
  
  “当日与季兄一别,却未曾想到会在此处相逢。”
  
  白玉楼将季月年引至了自己身侧落座,低笑道。
  
  太御道宗的山门位置距离寿延山并不算远,白玉楼在不久之前已经破入了归真之境,自然也在寿延山道场的邀请范围之内。
  
  “季兄竟然已经拜入太御圣宗之内,此番更是有了代表落霞山脉的资格,这些时日里怕是颇有些际遇。”随着四周的目光逐渐移开,席间的气氛逐渐恢复如常,恍恍惚惚的觥筹交错之间,白玉楼随手布下了一个隔音护罩,轻声开口。
  
  季月年此时与白玉楼共同坐于一座案几之后,距离两侧的案几有着接近一丈的距离,端起案几之上刚刚送来的“延寿之酒”啜了一口,季月年点头道:“是有些机缘巧合。”
  
  白玉楼也不曾多问,只是指了指季月年手中的酒杯,笑道:“此酒只有前三杯有增寿之效,多喝无用。”
  
  二人说话之间,一个归真之境的男子端着杯盏,自左侧案几之上行了过来,朝着白玉楼笑道:“白道兄,听闻太御道宗与太御圣宗之间向来颇有些间隙,你在太御圣宗之内竟然还有着相识之人?”
  
  “此事说来话长,”白玉楼站起身来,转头朝着季月年道,“这位乃是夺阴山的洞府之主夜溪,与我素来相熟。”
  
  季月年与其饮了一杯,在白玉楼的引荐之下,互相之间已是有了些许了解。
  
  当日季月年因不曾被身鬼所浸杀之故,引起了白玉楼的注意,见季月年衣衫褴褛,白玉楼心中一动,赠了其一身湛青道袍,这才留下了一丝香火情分。
  
  如今再见之时,季月年却已是落霞山脉的天骄弟子,若是论起身份地位,在某些方面已是超出了白玉楼这个归真之境的小宗门弟子。
  
  “季兄的容貌如此显眼,当日别后竟是令我念念不忘,故而方才我见到季兄之时,才能一眼将你认出,”白玉楼举杯笑道,“只是刚刚寿延山少主正在与你说话,我不便插言而已。”
  
  夺阴山洞府之主夜溪的目光有些古怪,望着与往日大不相同的白玉楼,沉默不语。
  
  在其印象之中,白玉楼此人的性格狠辣无情,更是心机深沉,少有与其交好之人,就连夜溪自己,都是因为夺阴山与太御道宗的山门相邻之故,才与白玉楼自幼相识。
  
  可白玉楼此时对待季月年的态度,却让夜溪险些惊掉了下巴。
  
  ……
  
  数年之前。
  
  “你可知你真正的来历?”
  
  老者立于破旧主殿的殿门之下,静静地望着眼前跪在地上的白玉楼。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