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限之剧本杀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十六章:外勤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鸿文!”
  
  话音刚落,马奇差一点就把酒杯砸了过来,徐童立刻低下了头,认错的样子躲在大奶奶身后。
  
  马奇黑着脸放下手上茶杯,笑着向一旁陈员外道:“犬子无礼,陈兄莫怪。”
  
  “不会不会,马公子这等热血男儿,正是我当今大统男儿身上少有的血性,正为栋梁之材。”
  
  陈员外一记马屁拍得马奇满脸憨笑。
  
  只是笑容过后,目光一转怒视徐童一眼:“还不快点来给陈员外赔罪!”
  
  徐童脸上不情不愿地走上前,给陈员外赔个不是,心里则更像是一个局外人,默眼旁观着大厅里五人的神情。
  
  为什么是五人呢?除了自己和马奇、大奶奶之外,还有陈员外以及他身旁那个女孩。
  
  女孩从始至终都是红着脸,低着头,很拘谨地坐在椅子上,徐童从上到下地看去,发现女孩的脚居然出奇地小。
  
  陈员外也多聊,看该说的都差不多了,就带着女孩告辞离开,临走时满脸笑吟吟的表情看了徐童一眼,那贱嗖嗖的表情,让徐童真想再打他一拳。
  
  等人走了徐童才开口询问大奶奶,结果大奶奶掩嘴一笑:“你也老大不小了,该给你找一门亲事了,结了婚收收心,省得你天天出去鬼混。“
  
  原来陈员外在桃源观门前左思右想一番后,一拍大腿就匆匆赶回来,不为别的,正是想到来联姻。
  
  要说项、李两家他高攀不起,但马家不一样,马奇虽然是三品官,但终究是汉人,否则圣慈皇太后又怎么会只给他实权,却不肯升他的官呢。
  
  于是就想到了马家,正好借着联姻把方才的误会一并消除,其实要说马家的条件也不错,可谁让马鸿文太不是东西,谁舍得把自家的姑娘嫁过去。
  
  陈员外显然是横了心了要攀上马家,不仅仅是为了马家的势力,也是为了自家以后不被马鸿文报复。
  
  马奇虽然对陈员外商人的身份很不喜欢,可无奈,陈员外给得太多了。
  
  他需要钱啊,朝廷让他兼并三营,却不肯给他拨钱,没钱怎么练兵,正发愁呢,陈员外就来了。
  
  两人是各有所需,一拍即合,不等徐童回来就把这件事给定下来了。
  
  徐童听闻经过后,只能一阵苦笑,没想到不久前自己还在调侃高卓,现在风水轮流转这么快就轮到了自己。
  
  但这件事马奇已经拍板了,自己也没必要去触他的眉头,反正自己完成主线任务后就离开了,也就没当回事。
  
  不过这老道算得倒是挺准,看起来确实是有些东西,只是这个时候,这种人物突然跑到京城,徐童心里一时有种不好的感觉。
  
  次日一早,徐童就提着准备好的东西,在钦天监门口等着。
  
  大臣往往都要忙活到半下午才算是结束一天工作,徐童早早等着,正是等一个人。
  
  等了一会,就见一名穿着官服的老人从钦天监的大门里走出来,徐童已经打听清楚,这个人正是自己要找的那位,赶忙迎上去道:“拜见恭静先生。”
  
  “嗯??”
  
  对方楞然了几秒,旋即疑惑地看向徐童,确信自己并不认识这名侍卫。
  
  “我是文苑先生的弟子,马鸿文,文苑先生生前曾多次提起过先生,说您二人是至交好友,今日特意代师拜访先生。”
  
  “你就是马鸿文!”扬恭静闻言顿时大感意外,斜眼扫视在徐童身上,眼底反而生出几分厌烦。
  
  徐童察言观色,即便扬恭静很快就把这一份厌恶的目光隐藏下去,但又怎么能逃得过徐童的目光,对此徐童一点也不意外。
  
  毕竟马鸿文的名声实在是……臭大街了。
  
  要不是他父亲是马奇,换作一个普通人就他办的那点事,现在早就该被砍了脑袋。
  
  “哦,原来是文苑的学生啊,行,你代我向他说一声,许久未见,等几日我闲暇后,再与他喝酒。”
  
  扬恭静故意把弟子说成学生,显然打心里就没认可过马鸿文。
  
  说完这话迈步就要走,虽然和文苑是多年的好友,可对他这个学生是一点都不喜欢。
  
  然而刚走两步,却突然听到身后一阵抽泣声。
  
  扬恭静困惑地回过头,一瞧,只见徐童的脸上的泪珠已经滴答滴答地掉在地上,声音哽咽道:“家师已在两月前……去了。”
  
  “什么!!”
  
  扬恭静闻言大吃一惊,上前一把拉住徐童胳膊:“两月前,为何现在才通知我!”
  
  徐童哪知道为什么。
  
  但这并不影响他的发挥,反而更加悲切道:“先生一生清苦,每日多是一本书卷,一盏青灯,鲜有和外人提及从前过往,遗留之际千叮万嘱,不可大声宣扬,不可大操大办,我不明其中缘由,却也不敢违背师命。”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