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快穿:女配又跪了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1857章 1956野心假面首vs寡居长公主 49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1857章1956野心假面首vs寡居长公主(49)
  
  沈昭慕的沉默和冷漠目光,令老者一时顿住。
  
  他心里没由来的慌了下。
  
  “怎么了?”
  
  “明月!”
  
  赵擎这时出来,见到顾明月便激动地上前握住她的手臂,检查她身上是否带伤。
  
  顾明月何其聪明,见气氛不对,便拉着赵擎到里头,“我们过去说。”
  
  留这父子二人单独说话。
  
  “你告诉我,我到底是谁?是你口中的沈昭慕,还是,本该死了的盛楚?”
  
  沈昭慕不想和义父兜圈子,他这些年从未怀疑过他的义父,哪怕他醒来什么都记不住,哪怕他们告诉他这一段身世和记忆,但他从未怀疑。
  
  因为他们待他是真的好,也为了续他的命不辞辛苦地奔波。
  
  但真相有时候就是这么残忍,他满心相信之人,却是欺骗他至深。
  
  老者张了张嘴,意料之外又意料之中地叹了声。
  
  “你最近头疼发作频繁……我就料到,你是要想起来了。”老者说着,一掀袍子,在沈昭慕面前跪下,“属下有罪,自知万死都无法弥补,但请少主,待报了枉死的将士与老将军的仇之后,再让老朽以死谢罪。”
  
  沈昭慕在老者跪下的瞬间,下意识后退一步,他叫了三年的义父,却跪在他面前,直接承认了他的身份。
  
  所以,池芫说的是真的,他凌乱的记忆也是真的。
  
  他真的,就是他一直想效忠想报恩为其报仇的少将军,也是他崇拜羡慕甚至有些嫉妒的长公主的亡夫盛楚。
  
  这一切真是太荒谬了。
  
  皇帝不是皇帝,土匪不是土匪,而他,也不是沈昭慕。
  
  这世道到底是怎样的乱?
  
  “为什么要这样……”
  
  他嗓音略带哽咽,“你骗得我好苦,我的妻子一直在等我回去,可我却在她身边利用欺瞒她……你为何要这样!”
  
  “因为她是长公主!”老者忽然道,抬头时,浑浊的眼里也有泪意,“当年少将军出征前,若不喝那杯合衾酒,便不会武功尽失,也不会在战场上不敌,险些阵亡!如果没有那场赐婚,狗皇帝或许不会那么快向将军府下手……她一心帮着假皇帝,她是帮凶啊少将军!这些年,她也不曾表现过哀恸,皇家的人多无情啊,属下只是怕您知道后会伤心,会冲动,会……心软,才瞒着你这么久……”
  
  如果少将军记起来,对于拜过堂的长公主,他再是憎恨,都不会利用她的。
  
  而只有他是沈昭慕,欠着少将军一条命的沈昭慕,才会心无旁骛地报仇。
  
  沈昭慕听着,却摇头,“你误会她了,她早就知道我是盛楚,是她帮我隐藏身份,也是她冒着生命危险,替我找到卷宗……
  
  她为了我,差点死在皇宫里,可我身为她的丈夫,当年离她而去,让她守了我三年,她不哀恸是她不敢,你知道吗,公主府她的卧房书架后,有间密室,祭拜着我和我父亲的灵位……义父,不是所有伤痛都会表现在面上的。”
  
  沈昭慕的声音带着苍凉,摁着疼痛的头,“我回来,将卷宗交给你,完成我身为沈昭慕该做的事,接下来,我该做池芫丈夫应当尽的事了。”
  
  “等等!”老者接过了卷宗,起身叫住了沈昭慕,“少将军,你不能去。你去了便是送死!”
  
  沈昭慕背对着他,“嗯,我不会轻举妄动,毕竟,我不是去赴死,而是去将我的妻子带回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