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心魔都是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十一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二十一章
  
  
  
  同样一件事,不同的人当然会有不同的看法。
  
  
  
  关于白飞鸿的出身,其实大家的反应都不尽相同。
  
  有荆通与林宝婺这样格外在意这件事的人,便会有不那么在意……甚至完全不在意的人。
  
  
  
  云间月对白飞鸿的态度便没有任何改变,管你是琅嬛阁主的女儿,还是风月天名.妓的孩子,对于身怀龙血的云家三娘子来说,没有龙血的人在她眼中都没有什么区别。在她的乐理课上,只有成果是唯一的评断标准。功课做得好了她会夸,做得不好她就骂,一视同仁,非常公平。
  
  
  
  花非花对此给予了精准评价:“大概这就是龙吧。”
  
  
  
  白飞鸿回想了一下自己前世接触过的云家人,不由得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虽然很想反驳你,但是……你说的好像也没错。”
  
  
  
  而巫罗的反应就更有趣了。
  
  
  
  这位灵山十巫之一的大巫,比云间月还要不在意人世的规则,他判断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只看对方对其他生灵是好还是不好。
  
  在他开始授课的第一天,林宝婺就因为随意踩踏草地而被他记在了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至于其他弟子,也因为“对灵兽不温柔”“居然摘花!”“偷偷揪小鸟的羽毛简直不可原谅”之类的理由,被他记在了那个小本本上。
  
  几堂课下来,新入门的弟子们几乎无一幸免——唯有深知这位峰主本性的白飞鸿,一路谨言慎行,谨小慎微,这才至今都没有登上过翼望峰主的记仇小本子。
  
  
  
  也是因为如此,巫罗对白飞鸿不仅没有任何嫌恶,反而完全称得上和颜悦色。每次白飞鸿来翼望之山,巫罗都会破例允许她和常伴着自己的那两只灵犬玩闹一会儿。
  
  
  
  不得不说,毛绒绒真的很能放松心情。
  
  
  
  将整张脸都埋在灵犬暖呼呼的皮毛里的白飞鸿如是想。
  
  
  
  和前世一样,巫罗所教导的驭兽课,很快便成为了白飞鸿最喜欢的课程。
  
  
  
  巫罗所奉行的是自然之道,是以,他的课程并不在学堂之中展开,而是在翼望之山上进行。比起依靠书本与投影,他更喜欢让弟子们直接进入山野之间,亲自去接触、搜寻、辨识那些灵植与灵兽。
  
  
  
  “自己去认识,总好过经由他人的转述与定义。”
  
  这句话常常挂在巫罗的嘴边。
  
  
  
  今天也是一样。在说完这句口头禅之后,巫罗便打发他们去寻找一种名叫鵸鵌的鸟。那是一种很像乌鸦的灵鸟,三首六尾而善笑,能够让人不做噩梦,也能够御凶。
  
  
  
  “最先找到鵸鵌的人,便会得到十五枚上品灵石作为奖励。”
  
  
  
  巫罗宣布了今天的功课。十五枚上品灵石虽然算不上多么奢侈,但对于刚入门的弟子足够有诱惑力,更何况对于他们来说,师长的奖励与肯定,本身就已经非常值得争取。
  
  
  
  “还是老规矩,不能惊扰灵鸟,更不能袭击它们。”巫罗展示了一下手中的留影珠,“这个留影珠会记录下你们所看到的景象,只要向我证明你们找到过它,就算合格。鵸鵌的样子我也放在了留影珠里,你们自己了解一下。”
  
  
  
  交代完毕之后,巫罗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各自散去。
  
  
  
  “要一起找吗?”
  
  
  
  花非花转着手里的留影珠,笑眯眯地看向白飞鸿。白飞鸿思考了片刻,点了点头。
  
  
  
  “以我的运气,大概找到天黑也找不到吧。”白飞鸿十分有自知之明,“多点人一起找,应该能找得快一点……晏晏,你要和我们一起吗?”
  
  
  
  常晏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见白飞鸿这句话,露出了一丝意外的表情。她左右看看,还是带着为难的笑容,轻轻摇了摇头。
  
  
  
  “虽然很想和飞鸿姐姐你们一起,不过,我想试试自己一个人找。”她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垂下头,“我总不能什么事都靠你们……也该试试靠自己努力了。”
  
  
  
  白飞鸿有些讶异,心中却生出些许欣慰之情。她想了想,从芥子里拿出一张护身符和一张传音符递给了常晏晏。
  
  
  
  “这样啊,那你要小心一点。”她微笑着说,“虽然翼望之山应该没有什么危险,不过,这两张符纸你还是拿好。要是不小心迷路了,记得用这个联系我们。”
  
  
  
  “谢、谢谢!”
  
  
  
  常晏晏接过来,一叠声地道谢。
  
  
  
  “你倒是对她很好。”
  
  在与常晏晏分开,进入山麓之后,花非花忽然开口道。他的目光落在白飞鸿脸上,带着些许戏谑之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