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心魔都是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九章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飞鸿姐姐,我给你占了位置。”
  
  
  
  小姑娘因为害羞红着一张脸,长长的睫毛扑闪着,越发显得甜美可人,她利落地收拢桌上的书本笔墨,抱到旁边的书桌上坐下,为白飞鸿空出一个位置来。白飞鸿也微笑起来,伸手揉了一下常晏晏的脑袋,便在那个位置上坐下。
  
  
  
  常晏晏在一旁踌躇片刻,还是拿出了一本入门级的吐纳修炼书,小心地推到白飞鸿眼前来,小姑娘似乎是觉得拿这样基础的问题来问她不太好,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去。
  
  
  
  “可以……可以给我讲讲这部分吗?”她细声细气道,细细的手指点着目录上用朱砂圈出来的部分,“这部分的内容,我怎么都看不太懂。听先生们讲也听不太明白……”
  
  
  
  “我看看。”白飞鸿凑过去细看,很快便明白常晏晏到底哪里不会,“这个地方啊,确实,对你这样刚入门的孩子来说是很难了。让我想想怎么说……”
  
  
  
  有一缕长发不听话的滑下来,白飞鸿随手将它拨弄到一边,也不怎么在意,只是随着她讲解时微微颔首的动作,这一缕头发又落了下来,这一次,在她伸手去挽之前,常晏晏先一步探出手去,仔细地将那缕长发挽到她耳后,又用细细的花枝别了起来。
  
  
  
  白飞鸿流露出一丝讶异。
  
  
  
  “这个是……我最近才和先生学的。”常晏晏留意到她的目光,一下子慌了手脚,声音更小了几分,“我用得不太好,飞鸿姐姐你能不能别笑我……”
  
  
  
  “怎么会笑你。”白飞鸿抚了抚那朵小花,还是露出了一丝微笑,“而且,哪里有用得不好。刚入门就能使出这一手‘草木回春’,你这不是用得很好吗?”
  
  
  
  “真的吗?”
  
  似乎不太习惯这样直白的夸奖,常晏晏握住方才那只手,紧紧压在胸前,将头埋得更低了。
  
  “以前都没有人这么说过,我……我……”
  
  
  
  见她有些说不下去了,白飞鸿抬起手来,替她理了理鬓发。
  
  
  
  “闻大叔——先生确实不大会夸人。”她想起前世的先生,眼神也柔和了一些,“但是你的努力他都看得见,他很关心你的。”
  
  
  
  在与希夷重逢之后,白飞鸿忽然想通了许多前世没有想通的事情。
  
  
  
  为什么先生唯独对她格外严苛,看着她的时候,总是无法自控地蹙起眉头来。
  
  
  
  ——风雨如晦。
  
  
  
  得知她的批命之后,先生就一直想要让她在风雨中活下去。他知道人世无常,也知道命途多舛,自己无法庇佑她到最后,所以至少……想让她有独自一人也能活下去的能力。
  
  那些严苛与责难,如今看来,也不过只是一名父亲的焦躁不安罢了。
  
  怕来不及,怕做不到,怕她最后还是等不到长夜破晓的那一刻。
  
  
  
  过去的白飞鸿没有做到。
  
  
  
  至少她希望,现在的自己可以做到。
  
  
  
  “下次给他看看这一手吧,他会吓一跳的。”她微笑着对常晏晏说。
  
  
  
  “装模作样。”
  
  
  
  林宝婺在一旁冷哼一声,扭过头去。
  
  
  
  只是,不知道她在说谁罢了。
  
  
  
  在白飞鸿没有看到的时候,常晏晏抬起头,飞快地扫了林宝婺一眼。
  
  
  
  在那双大大的黑眼睛里,无声无息地闪过一抹蛇鳞般的冷光。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