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心魔都是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三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十三章
  
  
  
  “把他们吊在门口没问题吗?”
  
  
  
  直到进了秘境,常晏晏还是忍不住回头去看,话音里透出些忐忑的意味。
  
  
  
  花非花倒是很淡然,毕竟一开始就是他直接拿出银链对着蔡矜来了一个五花大绑,给人吊在秘境入口的大树上的。
  
  
  
  “没问题的,不用担心。”他笑着说,“云真人特意叮嘱过不许杀人,说明这场试炼应该有人盯着,我想其他人不会那么傻的。”
  
  
  
  白飞鸿也点了点头,道:“可能这样他们还能活的久一点。”
  
  
  
  常晏晏看向她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敬畏——方才那个律察见同伴被绑起来,自己也想动手,结果法器都还没拿出来就被白飞鸿当场敲晕,和自己的好友蔡矜一起挂在树上,做了一对迎风招展的旗帜,在来往路人好奇的目光中左右飘摇。
  
  
  
  “我是说……这样会不会对你们不太好?”
  
  常晏晏虽然有些体力不支,却还是紧紧跟着他们,山路原本就异常崎岖,她一分神脚下便不由得趔趄一下,还是白飞鸿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她站直身体,斟酌了一下,还是小心翼翼地问出了那个问题。
  
  “毕竟,你们刚才也说过,上面的仙人们应该在看我们的试炼……”
  
  
  
  “所以才说‘不用担心’。”
  
  
  
  花非花理了理鬓发,笑吟吟地看着白飞鸿一剑劈开了一只直冲他们而来的蛊雕。那有角的巨鸟发出婴儿哭声一般凄厉的长号,整个坠到山崖之下。
  
  
  
  “像那种家伙,是没有人瞧得上的。”花非花淡淡道,“连最基本的尊重都不懂,这也就罢了。有明确的外敌当前,却还要争一时之气,得罪自己的队友。一上来先不讨论战术,也去不了解队友的能力,武断地下判断,急着让自己当老大……这样的人,作为队友不仅毫无价值,反而会忙里添乱。在一开始就排除掉他们反而更好。我想上面的仙人们也不会因为这个就判我们失格。”
  
  
  
  “这样啊……”
  
  
  
  常晏晏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更何况,阿白是第一个上去抽签的吧?而抽签的顺序是按我们抵达问心阶的次序来的。换而言之,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她的实力绝对不弱。而那两个人却依然轻视于她,该称赞他们一句‘勇气可嘉’吗?”
  
  花非花嗤笑了一声。
  
  “就连乡野的黄口小儿都知道,不要招惹自己打不过的人。连这点判断都没有,让他们深入韶音秘境反而是害了他们。”
  
  
  
  “在聊什么?”
  
  
  
  白飞鸿从前方开路回来了,她身上溅了一些妖兽的血,正用衣袖擦着脸颊。常晏晏见状连忙掏出一方手帕递过去,秀气的茜色,用丝线绣了一双小巧玲珑的燕子,一看便是小姑娘颇为爱重的。
  
  
  
  “也不是什么要紧事。”
  
  见白飞鸿接过帕子拭去面上的血痕,常晏晏方才继续说了下去。
  
  “不过飞鸿姐姐,方才你有没有受伤?有找到去山上的路吗?”
  
  
  
  “我没有受伤,这一片活跃的是蛊雕,这种妖鸟主要是靠婴儿啼声欺骗他人,蛊雕本身倒不算很难对付。”
  
  
  
  白飞鸿说着,虚虚握了握拳。手掌张合之间,灵力自然地流淌在经脉之间,如清冽的泉水一样,随她的心意取用驱使,这种感觉太过自然,反而令她感到一丝不习惯。
  
  原来灵力充裕、随心所欲的感觉……是这样的。
  
  
  
  过去在战斗时,她总是精细计算每一招的角度和力道,习惯性地估量着自己还余下多少灵力。是以,方才一剑刺出之时,连她自己都为那一剑的威力而感到惊心。
  
  
  
  白飞鸿垂下手来,握住剑柄,截断了自己的思绪。不让记忆由方才的剑法,想到教授了她这套剑法的人。
  
  
  
  “我方才探路时有了些新发现。”她看向两人,说出了自己的判断,“蛊雕的巢穴后方,有一条通往山顶的通道。”
  
  
  
  毕方喜火,大多栖息在火山之中。这个季节正是它们的繁殖季,毕方的卵只有在岩浆中才能孵化,是以母鸟一定会留在巢里,想要找到毕方的尾羽,最好的方式就是直接去鸟巢里寻它。
  
  
  
  这是三人在进入秘境之初便已经商量好的。
  
  
  
  找到火山并不难,难的是怎么进到山体里面去。不管怎么看,直接爬到火山口然后向下纵身一跃都不是什么好主意——下面可不是温泉,而是熔岩。
  
  
  
  好在,一番辛苦搜寻之后,到底是给他们三个在蛊雕的巢穴之后发现了通往山体的道路。
  
  
  
  “但就算是从这条路进去,火山里的温度也会很高吧?”
  
  常晏晏提出的疑问,自然也不是无的放矢。
  
  
  
  不过花非花显然有他的解决办法。
  
  
  
  “这是火鼠皮做的火浣布。”他从芥子中取出一匹布来,在两人面前张开,“遇火不燃,不知暑热。用它将我们包起来,便能够进入到火山深处,找到毕方鸟的巢。”
  
  
  
  “花花你还真是什么都有。”
  
  白飞鸿露出了一丝讶异,抬手抚了抚自己只在传说中听闻过的火浣布,再一次对岭南道花家的财力有了一个直观认知。
  
  
  
  “我还有不烬木和避水珠,要看吗?”
  
  花非花笑眯眯地说着,又从芥子里拿出了一段焦木和一枚明珠,不由分说地塞到两人手里。
  
  “给,也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你们两个拿去玩。”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