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心魔都是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二章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白飞鸿的剑已经横在了他的颈上。
  
  
  
  “你干什么!?”
  
  
  
  男子一怔,而后狠狠瞪向她,却又慑于那一瞬间又逼近了两分的剑光,下意识后退了两步,一时有些不敢看她的眼睛。
  
  
  
  “连小丫头片子这一剑都躲不过的人,没资格在那挑三拣四吧?”
  
  
  
  白飞鸿冷冷淡淡道。
  
  
  
  “啊,对不住对不住!”
  
  另一道人影慌慌忙忙从一边跑过来,一边弯着腰,一边口中不住地说着抱歉。
  
  “他这个人口无遮拦惯了,得罪人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们都知道他本性不坏,就是嘴里老是不饶人。冒犯到各位之处,我替他道个歉,对不住,真的对不住。回头我好好说说他,一定好好教训他。”
  
  
  
  这一次来的人是一名文士打扮的男子,大概是为了取“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之意,他浑身上下都用着绿竹的装饰,绿衣上绣着青竹,头上簪着碧玉制成的竹簪,腰上还悬着一支竹笛……可惜实在用力过猛,配合他瘦长中略显佝偻的身形,整个人不仅不像一枝绿竹,反而像是蔫在地里的老青菜梆子。
  
  
  
  说着说着,来人还转身抽了那男的后背一把,露出实在觉得无比麻烦的神情。
  
  
  
  “蔡矜你也是,都和你说过了,不要什么话都往外说!说话要看场合!你看你,又得罪人了吧?”
  
  
  
  “嘿!律察你怎么朝着外人说话——嗷!”
  
  
  
  又被一记手肘捶到了腰,名为蔡矜的华服公子终于露出憋屈的表情,不再说话了。
  
  
  
  “你看,他也知道错了。”来人笑了笑,抬手去压白飞鸿的剑,“大家一会儿还要一起进入秘境,还请高抬贵手,放过他这一回。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女孩子太过计较就不好看了。”
  
  
  
  “别碰我的剑。”
  
  
  
  白飞鸿的剑锋险之又险地擦着来人的手指过去。似乎是觉得用自己这柄剑去碰这样两个人,实在是脏了自己的剑锋似的,她稍稍将剑向后移开几分,只冷冷地看着这二人。
  
  
  
  “既然说他知道错了,那便道个歉好了。”
  
  她侧过身,让出身后含着泪勉强自己不哭出来的小女孩,目光越过律察,钉在他身旁面露不服之色的蔡矜身上。
  
  “不是向我,而是向她。”
  
  
  
  这一回,律察眼里的笑也消失了。
  
  
  
  “得理不饶人啊,你这是。”他面上虽还笑着,眼睛却是冷的,“行吧,我代他道个歉——这位小妹妹,他方才话说得太难听,对不住了。”
  
  
  
  “你这人倒也有趣。”
  
  花非花笑起来,目光悠然从两人身上滑过。
  
  “他先前说那么一通时,你不出来让他闭嘴。待别人要教训他时,你又嫌别人和他计较,太过得理不饶人,让你觉得不好看了。怎么,他方才逮着一个小姑娘冷嘲热讽的样子,莫非就很好看了吗?”
  
  
  
  “你——”
  
  
  
  律察一时气结。
  
  
  
  “死娘娘腔有你什么事儿啊!”蔡矜彻底按不住了,大踏步地往前迈了一步,“穿得像个兔儿爷也就罢了,说话怎么也这么娘们唧唧的!有什么不满就直说!直接冲着我来!别搁那阴阳怪气拿腔拿调的!我告诉你老子不吃这一套!”
  
  
  
  “既然给你留点面子你不要,那我就直说好了。”
  
  
  
  花非花仍然妖妖娆娆地笑着,眼里却陡然生出一点淬了毒似的光。
  
  
  
  “你们两个,都给我滚远点。”
  
  
  
  那朱红的唇上扬,弯出一个料峭的弧度。
  
  
  
  “是我不带你们。”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