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心魔都是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二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十二章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你们也抽到这个了吗?”
  
  
  
  一道有些怯懦的女声从一旁响起,白飞鸿回过头去,只看见一个年纪比她还小一些的女孩子,正怯怯地望着他们,手里的签纸都快要被她揉碎了。皱巴巴的纸团上可以看到“毕方”两个墨字。
  
  
  
  不知为何,白飞鸿总觉得她生得很眼熟,不由得仔细看了她好几眼。她很确定自己曾经见过对方,只是一时想不起是谁。
  
  
  
  “瞧瞧,又来了一个小倒霉蛋。”花非花将那张签纸拿过来,展开大致扫了一眼,“我记得你,你就是最后上来的那两个小家伙里面的一个吧?看来那个男孩抽到的签和你不一样……偏偏还是毕方鸟,你真不走运。”
  
  
  
  他将签纸捋平叠好,微笑着还给了那女孩。
  
  
  
  “我叫花非花,她是白飞鸿。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名字几乎已经到了白飞鸿的嘴边,却偏偏就是差那么一点提示,怎么也跑不出来。
  
  
  
  “常晏晏……言笑晏晏的晏晏。晏子的晏。”
  
  女孩细声细气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仰起脸来,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们。
  
  
  
  因为这个动作,她的脸庞整个映入他们的视野中。一张小小的粉扑子似的脸,手指掐一下就会陷进粉粉的软肉里似的,两颊还有一对小梨涡,眼睛又圆又亮,看人的时候,让人想到某种温顺又无害的小兽。新剪的额发覆盖了饱满的前额,却还是可以看到光洁的额心上,有一点胭脂似的小圆痣。
  
  
  
  听到这个名字,又看到熟悉的观音痣,白飞鸿终于想起了眼前的女孩究竟是谁。
  
  
  
  常晏晏。前世白飞鸿进入昆仑墟十年后方才入门的小师妹。
  
  
  
  小师妹入门时,白飞鸿已经开始随着门中弟子去做一些入世任务,常常不在宗门内。是以她们二人并不相熟,仅仅只是遇到了会互相唤一声“师姐”“师妹”的关系。
  
  一定要说有什么交集……也不过是白飞鸿问低阶弟子要不要她从山下带什么礼物回来时,也会问一下常晏晏,再顺手替她也带上一份罢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像这样看着她,首先想起来的……却是昆仑墟灭门的那一天,常晏晏被妖将的长戟挑起来钉死在路边的样子。
  
  
  
  残酷而血腥的记忆,如此轻而易举地覆盖了过往平淡如水的相交。白飞鸿望着这张稚嫩的小脸,一时居然想不起,过去会一蹦一跳接过她的礼物再甜甜地喊一声“谢谢师姐”的小师妹……究竟是什么模样。
  
  
  
  白飞鸿垂下眼,对已经露出了些许忐忑之色的小女孩微微露出一个笑来。
  
  
  
  “是个好名字。”她说。
  
  
  
  常晏晏稍稍松了口气,然而没等她这一口气松完,背后传来了一声不耐烦的男声。
  
  
  
  “搞什么,全是弱鸡,怎么打啊?”
  
  
  
  来人一副公子哥打扮,锦衣华服,还提着一口雍容华贵的宝刀,刀鞘奢艳侈丽得像是在铸造时打翻了他母亲的梳妆匣子,不慎把满匣子的美玉宝石都嵌到了上头。他吊着眼来回打量三人一番,毫不掩饰地仰起头来,朝天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两个小丫头片子,一个个瞅着大腿还没别人胳膊粗呢,也敢来考昆仑墟了。特别是你,对,就你。”
  
  他轻蔑地瞥了一眼常晏晏,见小女孩下意识缩到白飞鸿身后,牵住了她的衣袖,面上的神情越发不屑起来。
  
  “先前我就看着呢,其实你根本连那问心阶都上不来,最后一段路全靠同行的那个男孩子拖着你往上走,要不是你绊着他,他准能上来得更快一点儿。就这样你还要厚着脸皮参加下一轮?你都不会不好意思吗?还是说你还指望别人带你?事先声明,我可不会管你!”
  
  
  
  他哼了一声,嫌恶地摆了摆手。
  
  
  
  “快点去和云仙子说你要退出吧,我才不想进韶音秘境还带着一个你这样的拖油——喂!”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