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心魔都是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九章
  
  
  
  “你要杀我吗,飞鸿?”
  
  
  
  刹那之间,风云变幻。
  
  
  
  眼前已经不再是尸山血海,而是落下沙棠花的花树,清风拂过繁茂的花枝,花朵簌簌落下,翩翩然宛如金黄的蝴蝶,在地上铺上一层织金的薄毯。
  
  而花树下的少年,依然是旧时的样貌。
  
  
  
  这一瞬间,白飞鸿有一种错觉。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仿佛什么都没有改变,仿佛他还是当年如光一般的少年。
  
  
  
  那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她,带着询问,却不是质问,他看起来甚至有一点茫然,像是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他就这样站在她的面前,带着过往所有的美好、温存与柔情脉脉。而她晦暗的少女时期,所有的欢喜与憧憬,全都与他有关。
  
  只要看到这张年轻而英俊的脸庞,她便会想起,他们曾经有过一段多么好的时光。
  
  
  
  他曾经……多么好。
  
  
  
  剑锋划破长风的声响,如同一声龙吟。
  
  
  
  凋零的沙棠花被这一剑的剑风绞碎,如同鹅黄的新雪,又如同新溅开的血滴,纷纷扬扬,扑在她的衣襟,裙摆。然而她握着剑的手却没有一丝动摇,只是坚定地、深深地向前递进。
  
  
  
  一分,又一分。
  
  
  
  她将手里的利刃,一点一点刺进他的胸膛。
  
  
  
  “是你先毁了这一切。”
  
  
  
  白飞鸿只是这样说。
  
  
  
  但当她再抬起头时,却发现被剑刺中的人已经改变了。
  
  
  
  男子身形颀长,一袭青衣,温润如玉。他向她垂首,宛如青莲花瓣一样的眼目注视着她,须臾,他白玉般的面庞上浮现出一丝无奈的笑来。
  
  
  
  “用这样的剑法,就想杀死我吗,飞鸿?”
  
  他的声音,就算在这种时候,也是温柔多情的。
  
  
  
  “陆迟明——”
  
  
  
  白飞鸿瞳孔一缩,迅速拔剑后退。
  
  
  
  然而陆迟明的剑,却比她的更快。在意识反应过来之前,他的剑锋已递到了她的眼前。
  
  
  
  “铮——”
  
  
  
  剑锋交击,发出尖锐的鸣响。原是白飞鸿在千钧一发之际收剑向上,挑开了陆迟明的长剑。
  
  
  
  陆迟明却只是一笑。长剑如灵蛇般缠卷而上,剑气如毒牙般猛然咬向她的手臂,几乎要将她的右臂粉碎当场!
  
  
  
  “我是如何教你的?”
  
  他问道,手中剑却分毫不停,一式一式紧逼而来。
  
  “手中持剑之时,便必需摒弃杂念,物我两忘,所思所想,唯有‘驭剑’二字而已。拔剑并非是为了取胜,而是为了击败,无论你为何拔剑,拔剑之后,你的眼中便只余下两样事物——你的剑,与剑锋所向之人。”
  
  
  
  白飞鸿光是用真气抵御他的剑气便已经耗尽全力,更何况陆迟明的剑术之精妙,远非常人所能敌。勉力接到第十三式之时,她的剑已被他挑飞,铮然落入远处。
  
  
  
  同时,他的剑也横在了她的颈间。
  
  
  
  “你真的能杀了我吗,飞鸿?”
  
  他问。
  
  
  
  他们都是当年的形貌。如今,男子站在她的身后,一手握住她的手臂,一手将长剑横在她的颈前,如同一个温存的拥抱。
  
  
  
  冰冷的剑锋紧贴着她的肌肤,那锐利的剑意几乎要在她的颈侧开出一道血口来,白飞鸿毫不怀疑,只要她稍一动作,陆迟明的剑便会不由分说地斩下她的头颅。
  
  
  
  是啊,他有什么做不到的。他不是已经这么做过一次了吗?
  
  
  
  一念及此,白飞鸿倒莫名笑了出来。
  
  
  
  她一笑,紧贴着颈侧的刀锋便划开了一道细细的血口,一线殷红缓缓绽开,片刻之后,滚落下赤红的血珠来。
  
  
  
  “你知道吗?”她温柔道,“从你杀了我的那天起,我就一直想做一件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