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心魔都是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八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八章
  
  
  
  昆仑墟,长留之山。
  
  
  
  对宗门来说,十年一度的入门大选也算是例行盛事。每到这时,宗门上上下下的人都会活跃起来,在凡人间挑选出有根骨的孩子、安排八方来客的食宿起居、以及试炼时的监察与人员调度……样样都是难事。也只有昆仑墟这样的大宗门,才能安排得这样稳妥,这样好。
  
  
  
  包括掌门在内的六峰之主,现如今都已经坐在此处,预备从新进的弟子中挑出一些好苗子,收入自家门下。
  
  
  
  闻人歌落座的时候,正好听见瑶崖峰主荆通在与崇吾峰主苏有涯讨论这一次的大选。苏有涯的手指隔空点了点水镜中的锦衣少女,语气中带着几分嘉赏。
  
  
  
  “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林家宝婺果然无愧于她父母的声名,这个年纪就能使得好御剑术,就算是在禁灵阵里也没有慌了手脚,荆师兄,令侄女未来可期啊。”
  
  
  
  “哪里哪里。”荆通虽然心里得意,语气倒还是谦逊的,“宝婺年纪还小,到底是有些沉不住气,我还要好好打磨打磨她的心性。这孩子素来争强好胜,可别让她听见你这么夸她,不然那尾巴怕不是要翘到天上去了!”
  
  
  
  “荆师兄说笑了,宝婺那孩子我也是见过的,哪里就有你说的这样好胜了。我看她啊,是个好的。”
  
  
  
  “你可别再抬举她,小心她越发不知天高地厚。到那时我这把老骨头,就更管不住她喽。”
  
  
  
  “荆师兄……”
  
  
  
  “苏师弟……”
  
  
  
  闻人歌:“……”
  
  你俩还没完了是吧。
  
  
  
  虽然早就对自家师兄们的德性心知肚明,闻人歌还是不由得稍稍往旁边挪了挪,用自己久经各类蠢货……咳,是久经不可思议病人考验的良好修养,压下了已经开始微微抽搐的嘴角。
  
  
  
  不过别人就没有他这么好的修养了,只听扑哧一声,原是正坐在那里替灵兽顺毛的翼望峰主压不住笑了出来。
  
  
  
  荆通与苏有涯的话音一窒,两人缓缓地回过头来。
  
  
  
  “对不住,对不住。”翼望峰主轻咳一声,“我只是看见这两只狗在互相舔毛,那姿态实在好笑,便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揉着自己脚边那两只灵犬的下巴,直揉得两只大狗从喉咙间发出了满足的咕噜声。
  
  
  
  荆通的脸色顿时更难看了些,他坐直了身子,声音听起来有些阴恻恻的。
  
  
  
  “我倒没觉出有哪里好笑了。至于你,巫师弟,今天这么重要日子,还要带两只畜生进来可不合适吧?”
  
  
  
  翼望峰主揉着灵犬下巴的手也顿住了。他抬起头来,眼神也是冷冷的。
  
  
  
  “你说什么?”他缓缓道,“畜生?”
  
  
  
  两人一时谁也没有说话,一片令人心悸的寂静中,两只灵犬站了起来,而荆通的手指也无声一动,在这连灵犬喉中呼吸声都清晰可闻的寂静中,空气也仿佛紧绷起来。
  
  
  
  而就在这一触即发的氛围中,居于最上位的掌门却忽然开口了。
  
  
  
  “我听说,闻人家的小姑娘今日也来了?”
  
  
  
  与外界的想象与印象不同,昆仑墟的掌门并不是一个仙风道骨、清瘦矍铄的老者,而是一个圆滚滚的胖子。笑脸是圆圆的,肚子是圆圆的,手臂也是圆滚滚的。大概是因为如此,他看起来很是和气,全没有什么架子,与其说是威严庄重的一派掌门,不如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邻家老头子。
  
  
  
  他笑呵呵地招呼了闻人歌一下,像是平常人家的老祖父招呼自己疼爱的小辈一样,把闻人歌招呼到了自己身边,眯着一双老眼,指了指堂前的水镜。
  
  
  
  “你给我指一指,哪个是你家的女儿?”
  
  
  
  闻人歌叹了口气,颇为无奈地向着水镜中一指。
  
  
  
  “她便是。”
  
  
  
  在看清水镜中的景象时,便是闻人歌也不由得惊了一惊。
  
  
  
  “不错不错。”
  
  老人捻着花白的胡须笑了起来。
  
  “没有借助外力,这样快便走到了问心境,这孩子的心境与天赋,都可以说是少有。我记得她……是叫白飞鸿对吗?”
  
  
  
  “是。”
  
  闻人歌虚应了一声,目光却还停在水镜上。
  
  
  
  所谓的问心阶,一共有三道关隘。
  
  第一段询问上路者目标是否鲜明。
  
  第二段质问上路者心性是否坚定。
  
  而第三段,也是最难的一段,便是这一道“问心境”。
  
  
  
  在这里,他们会被迫叩问自己的内心,面对自己最不想面对的隐秘,从而知晓自己真正的所欲所求,也知晓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