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心魔都是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章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七章
  
  
  
  在大选开始的瞬间,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级阶梯在众人面前展开。
  
  
  
  白飞鸿踏上这白玉的石阶,仰起头来,无声望着这几乎看不到头的通天梯。在视野的尽头,长留之山隐没在缥缈云雾之中,如此遥远,近乎虚幻。
  
  
  
  漫长到几乎看不到头的天梯,让看的人不由得心生怖畏。人群几乎是一瞬间骚乱起来,喧哗吵闹与窃窃私语交错着,环绕在白飞鸿身旁。
  
  
  
  “这是什么意思?让我们爬楼梯?”
  
  “不是吧,仙界第一宗门的入门大选就这?就这?”
  
  “这楼梯得有几万阶吧,一级一级爬都爬死了……”
  
  “没点别的东西吗?机关棋局,仙界秘境什么的?我们大老远跑过来,有的人还跑了几万里过来,就为了爬个楼梯?”
  
  “真能爬到头再说吧,我光看着都开始晕了……”
  
  
  
  在抱怨的声音之外,还有一些别的杂音。
  
  
  
  “你们觉得有没有可能是一种考察手段,比如说我们的洞察力,或者另辟蹊径的能力什么的?”
  
  一名书生打扮的男子忽然如此说道。见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他越发迫不及待的述说起他的论断来。
  
  “各位想想,昆仑墟作为天下第一宗门,它的第一道试炼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只爬楼梯就够了?在小生看来,这怕不是摆在明面上看的假象,背后一定掩藏着更大的谋算。”
  
  
  
  “那你说有什么谋算?”另一个粗野汉子大声问道。
  
  
  
  “依小生拙见,这问心阶不上也罢!”书生摇头晃脑,自信满满道,“昆仑墟想考察的,定是我们不盲从权威,独自思考的能力。只有不墨守成规,敢于探索,能破除旧有秩序之人方有资格踏入昆仑墟。是以,在问心阶之外,一定还有另一条路!那条路,才是真正的通路!”
  
  
  
  “说得好!”
  
  
  
  “言之有理啊……”
  
  
  
  除了已经开始攀爬的人,其余人都动摇起来,那书生见附和者众多,不由得越发得意起来,将手中纸扇啪的一合,冲着在场众人一拱手,面上扬起一抹故作谦逊的笑来。
  
  
  
  “各位,告辞。小生先走一步,去寻那真正的出路了。”
  
  
  
  见他当真转身离开,也有几人忙不迭地迈开脚步,高喊着“等等我”
  
  “我也一起去”“带我一个”追了上去。白飞鸿望着那几人离开的背影,不由得摇了摇头。
  
  
  
  “真是蠢货。”
  
  
  
  一声冷笑从石阶上方传来,白飞鸿抬起头来,却见到正站在上方的林宝婺,她本已走出好一段路,却不知为何停了下来,嘲弄地看着这边。对上白飞鸿的视线之后,她冷哼一声,飞快地祭出腰上那柄小剑,施展御剑之术,很快便从她眼前消失了踪迹。
  
  
  
  白飞鸿也收回目光,活动了一下手脚,开始老老实实地……爬楼梯。
  
  
  
  “她说的倒也没错。”
  
  
  
  一道妖娆的男声在她耳边响起,尾音像一只小钩子,勾得人骨头都不由得酥麻起来。
  
  白飞鸿下意识回头看去,脚下忽然一错,不小心踏空了一级台阶。
  
  
  
  该怎么说呢……她上辈子也算是走南闯北见了不少世面,但还未见过……如此不正经之男子。
  
  严格说来,此人应当称不上是一个成年男子,他看起来还是少年的形貌,眉眼之间尚且残留着些许稚气,但他的穿着打扮着实看不出一点少年气——至少白飞鸿认识的少年里没有一个会往自己身上套这么一件用金线绣满了牡丹花的紫袍——还是那种鲜艳得有点刺眼的雪青色。
  
  
  
  不,其实颜色也不是重点……
  
  白飞鸿收回视线,告诉自己别去思考为什么他要把领口敞得那么开,五湖四海各有各的风俗,你要尊重人家的穿衣习惯,就算他的领子都快开到腰了,就算你甚至能看到他雪白胸膛上凤凰和龙虎的刺青,也不要露出什么奇怪的眼神。要知道人的常识是有局限性的,不要囿于自己的眼界……
  
  
  
  问题是,她不看人家,不代表人家不看她。
  
  
  
  只听那男子轻笑一声,跟上了她的步伐。
  
  
  
  “昆仑墟的考题几千年来都没换过,有点门路的人都知道第一关要怎么走。那几人大概是第一次来参加大选的外行人,连这么简单的消息都打听不到……我看你也是新来的,你怎么知道不要跟那几个人一起胡闹?是你家长辈叮嘱过你了吗?”
  
  
  
  白飞鸿一边爬楼梯一边摇了摇头。
  
  
  
  “我只是觉得……”她思考了一下该怎样说,“那书生从前提就搞错了。昆仑墟选拔的不是谁更适合进入昆仑墟。”
  
  
  
  “哦?”
  
  
  
  男子饶有兴致地拉长了尾音。
  
  
  
  白飞鸿被他的尾音勾得又是一个踉跄,下意识跑快了两步,抬头望向道路尽头缥缈的仙山。
  
  
  
  昆仑墟虽然高远,却不至于如此遥不可及。
  
  真正遥不可及的,并非眼前这名为昆仑墟的庞然大物。而是更加遥远而又辽阔的……
  
  
  
  白飞鸿的目光望向一望无际的苍穹。
  
  
  
  “他们选拔的是适合修道之人。”
  
  
  
  ……是天道。
  
  
  
  “修道之路,是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的。”
  
  白飞鸿低声说道。
  
  
  
  这句话既是先生曾经告诉过她的,也是修真界人尽皆知的公理。虽然听起来很像一句废话,但正是因为它太正确,太不容置疑,所以才会废得完全没有必要说出口。
  
  
  
  所有的捷径,到了最后都会被证明是一条死路。通天的大道就只有这唯一的一条,坦坦荡荡,谁都看得到,谁都知道它就在这里,谁都明白只要走上去、坚持到最后就能抵达终点……但是,明白归明白,真正走起来却又是另一回事。
  
  
  
  不退缩,不逃避,不偏不倚地走在正道上……这才是最困难的。
  
  
  
  所谓的“问心阶”,所叩问的,自然是踏上大道之人自己的内心。
  
  想不想修道,为什么要修道,能不能无论发生什么都坚持走到最后?
  
  问心阶想要问的,是深藏在这些人内心深处的答案。
  
  
  
  还没有真正踏上这条路,只是看了一眼就被吓怕了想要找捷径的人,从一开始就没有探寻大道的资格。
  
  
  
  男子闻言,又是一笑。
  
  
  
  “我叫花非花,是岭南道花家的子弟。”他爽快地报上了自己的来历,跑到白飞鸿身边,“小姑娘,你呢?”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