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佬心魔都是我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章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白飞鸿却垂下了眼帘。
  
  
  
  正因为如此,前世……掌门便是最先战死的。
  
  以一种无比残酷的方式,死在他最疼爱的小徒弟手中。
  
  也是在掌门死后,昆仑墟的防御才全线溃败。
  
  
  
  白飞鸿默默在心里念着那个名字。
  
  殷风烈。
  
  掌门真人的亲传弟子,昆仑墟人人仰慕的小师叔。
  
  
  
  “倒是我浅薄了。我还以为这世上有权有势的人,总是格外比旁人来得怕死。”白玉颜淡淡一笑,坦然承认了自己的狭隘,“若能始终不负祖师初衷,那世人皆奉昆仑墟为天下第一,倒也称得上一句实至名归。”
  
  
  
  “娘……”
  
  
  
  白飞鸿叹了口气,娘亲什么都好,就是不会好好说话。
  
  
  
  倒不是说白玉颜真的全不会看人眼色,她能有那样的盛名,自然不会是一个除了美色之外什么人情世故都不通的蠢货。只是对白玉颜来说,对外人自然能巧言令色、虚以委蛇,但对着自己人,她便会将自己最不好的一面袒露出来。
  
  
  
  虽然也算是她真诚以待的表现,但未免有些过于刻薄了。便是在说好话,听着也像是嘲弄。
  
  
  
  好在闻人歌认识她的时间虽不长,但也算很了解白玉颜其人。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眼底闪过一丝了然。
  
  
  
  “你一紧张就乱说话的毛病该改改了,阿颜。”闻人歌放下了卷起的帘幕,“我和你的婚事早就告知了师门,师父与师兄师姐们都是同意的。待你见到掌门时便知道了,师父他是很和气的一个人,最是慈祥不过,绝不会为难于你。”
  
  
  
  “你倒是很自信。”
  
  
  
  白玉颜稍稍挑起柳眉,面上浮现出一丝凉凉的笑来。
  
  
  
  这个笑落在白飞鸿眼里,和一条蓄势待发的毒蛇也没什么两样,她甚至隐隐看到了毒液飞速在腺体中积聚的模样……她的目光四下打量一番,迅速端起桌上的茶盏,往娘亲面前一递。
  
  
  
  “这茶很好喝,娘,喝茶吗?”她的视线朝闻人歌身上一转,“说来,这道茶似乎与我们平日喝的不同,喝着更甘甜一些,是加了什么吗,闻大叔?”
  
  
  
  闻人歌却全然领会不到白飞鸿递台阶给他下的好心,耿直地给出了回答。
  
  
  
  “加了糖。”他说。
  
  
  
  白飞鸿:“……”
  
  
  
  其实有件事她困惑很久了,以闻人歌不善言辞的程度,再加上她亲娘阴阳怪气的水准,前世今生两辈子,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搞……怎么走到互许终身这一步的?
  
  
  
  白玉颜倒是扑哧一声笑了。
  
  
  
  “瞧瞧,这胳膊肘往外拐却拐到了木头桩子上的滋味如何?”她笑眯眯地刺了白飞鸿一句,手上倒是接过了女儿递来的茶,“行了,一边玩去吧。我有分寸,玩笑玩笑,两人闹着玩的才是玩笑。过了那个度就不是拿人取笑,而是让人耻笑了。”
  
  
  
  白玉颜伸出手指,轻轻戳了一下女儿的脑门。
  
  
  
  “你啊。”
  
  她的语气里难得有了些叹息之意。
  
  “小脑袋瓜子里这一天天的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整日就知道替别人操心犯难。唯独对自己的事情不上心。入门大选这么大的事,能通过者寥寥无几,倒不见你有现在一半的机灵劲儿。”
  
  
  
  白飞鸿有些茫然地摸了摸额头。
  
  
  
  “入门大选?”她念着这几个字,第一次觉着自己的脑子不太够用了。
  
  
  
  白玉颜的眉毛这一次是真的高高挑起来了。
  
  
  
  “你不知道?”她怀疑的目光转向闻人歌,“你没告诉她?”
  
  
  
  “刚教她引气入体时我便说过,大概是这两天意外太多,她一时忘了吧。”
  
  
  
  听了闻人歌的回答,白飞鸿才开始回忆起来,但想要从她跌宕起伏的上辈子里打捞出一段童年的琐碎小事,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倒也不是白飞鸿不知道入门大选是什么。
  
  
  
  像昆仑墟这样的仙界大宗门,每隔十年便会下界搜寻有修仙资质的人,而各大世家、大小门派和散修们也会趁着这个时候前来入门拜师,人数众多,蔚为壮观。为了从中筛选出修仙的好苗子,便会举办入门大选。测试众多,标准严格,公平公正,难度不低。
  
  
  
  白飞鸿不知道的是……这个入门大选到底和她有什么关系。
  
  
  
  “闻大叔你是一峰之主……”她有些困惑地看向闻人歌,“我还需要过一次入门大选吗?”
  
  
  
  难道不是直接就进昆仑墟了吗?就像前世那样,她被闻人歌带回昆仑墟时,便已是内门弟子的身份……
  
  
  
  “小小年纪,不要整日想着走后门。”闻人歌难得拉下了脸,冷声把她训斥了一顿,“修道之路没有捷径可走,若是连入门大选都过不了,便说明你还需要潜心修炼,再过十年再来!”
  
  
  
  白飞鸿:“……”
  
  
  
  冤枉!
  
  
  
  上辈子明明是你非要我走这个后门的!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