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替代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437章 失踪的赵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浮川……”奇迹一点柔和的看着浮川,口中轻柔的说道。
  
  伸手想要抓住浮川的手,但在即将握住的那一刻奇迹手臂突然变得虚幻起来。
  
  嗯,薛宇干的,简单,镜花水月笼罩的范围消散一部分就好了。
  
  浮川眼神中露出一抹惊恐,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指着奇迹的手臂惊声道:“手……你的手。”
  
  奇迹头看了一眼,没有害怕,依旧是微笑的说道:“看来我的存在越来越弱了,浮川,我叫奇迹,是你给我起的名字,我来这里只想告诉你那天我去赴约了,我也接到了你的红围巾。”
  
  说完周身如同精灵一般不断散发着光点然后消散在众人的面前。
  
  “他……他……”浮川颤声说道。
  
  薛宇对着杜小洁两人道:“你们解释一下,我出去抽根烟。”
  
  说完就起身朝着外面走去,独留下三个女人待在一起。
  
  三个女人一台戏,女人与女人之间有更好的交流,毕竟奇迹的出现更多的是出现在感性上,让她们两个来跟浮川交流还是比较方便的。
  
  薛宇坐在门口的长条椅上,奇迹出现在薛宇的身边静静的坐在一旁。
  
  “人真是一种很神奇很伟大的东西,字灵,啧啧,文字中诞生的精灵,那本书就是你的家了?”薛宇道。
  
  奇迹点了点头道:“对,谢谢你。”
  
  “不用谢,一场交易而已,别忘了你的承诺就行。”
  
  “不会的,不过不管怎样还是要谢谢你,我会请求浮川把书给写完的,让我们的故事一直流传在书中,这样我就可以常驻人间了,也就不用消散,所以不管怎么算还是我赚了。”
  
  “哈哈,心态不错,挺好的。”薛宇笑着说道。
  
  半个小时后,当薛宇再次回到咖啡厅时浮川眼神中满是震惊,但同时也有欣喜。
  
  “我……我能不能再见到奇迹?”浮川小声的问道。
  
  “他快死了。”
  
  “我……我知道,是因为我。”浮川声音低沉道。
  
  “对,有人说人的一生就是一本书,只是这本书有的厚、有的薄、有的精彩、有的平淡,其实反过来讲也可以,一本书就是一个人,你的书我看过很精彩,毕竟能够将自己的精神贯注其中就说明你的确是花费了自己的心血,不然也无法诞生出奇迹来,但写了一半不写了就像一个人突然患了癌症……”
  
  “我……我会继续写下去的,不会让奇迹死的。”浮川大声的说道。
  
  “哦!不回老家了?”
  
  “不回了,不为其他的,只为奇迹。”
  
  “哈哈,好。”
  
  “我能不能再见一次奇迹。”浮川又问道。
  
  薛宇摇了摇头道:“能不能见到奇迹不是我说了算而是你,明白了吗?”
  
  浮川抿了抿嘴:“我……谢谢,我懂了。”
  
  “那我们也该离开了,任务完成了,期待能够再次看到你的书。”
  
  没有什么再去交流的必要了,薛宇起身离开,杜小洁与金澄紧跟其后。
  
  当三人快要走远时浮川从咖啡厅里跑出来对着三人的背影大声的喊道:“谢谢你们,谢谢。”
  
  薛宇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
  
  “阿宗,你说要练……法宝?”金澄扭过头对坐在后面的薛宇问道。
  
  杜小洁在开车,但一双耳朵也是滋润了起来。
  
  法宝这两个字很少听到,但有时候就经常听到,电视剧里尤其是那些玄幻神话电视剧里可是经常出现。
  
  更是一些耳熟能详的法宝名字从古代的神话中一直流传到现在。
  
  盘古斧、紫金葫芦、杨柳玉净瓶、金箍棒、九齿钉耙……
  
  先不说这些神话中的法宝到底是真是假有没有,但是逼格一下子就上去了,而现在自家男人要说炼制法宝,这如何不让她们激动。
  
  薛宇自然也清楚他们内心所想,笑呵呵的说道:“对。”
  
  “那要炼制什么样的法宝?”金澄兴奋的问道。
  
  “知道神笔马良的故事吗?”
  
  “嗯嗯。”
  
  “我打算炼制一只神笔。”
  
  “神笔?也不错,能像马良的那只神笔一样画出活物吗?”金澄问道。
  
  “这个具体不清楚,得先炼制出来再说。”
  
  杜小洁有时候也忍不住的询问道:“为什么要炼制神笔啊?人家电视里又是葫芦又是宝剑的多帅,为什么不炼制一个葫芦啊?”
  
  “法宝的炼制是得天独厚的,或者说是顺应天意,奇迹是字灵,天赋是在文字上,就像你不能逼着姚明去踢足球一样,得看天赋,文字跟笔最契合了,不是吗?”
  
  两人也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方面她们又不懂,不过这样解释的话也的确没错。
  
  薛宇也没再多解释,这东西就像原子弹,知道的都知道,不知道的你再怎么解释他也听不懂。
  
  “阿宗,你在看什么呀?”
  
  趁着等红灯的功夫薛宇的目光一直朝着外面看去,不远处是一个小公园,公园的长椅上有一个老大爷正在絮絮叨叨,口中还不时的叫骂,看起来有些像疯子更像是傻子。
  
  杜小洁本人也顺着薛宇的目光朝着窗外看去,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公园中并没有多少人,在长椅上的老大爷自然是极为显眼。
  
  “想看看吗?”薛宇道。
  
  说完根本不给两人回答的机会,右手一挥,一抹清凉弥漫在两人的双眸。
  
  再次睁开双眼时眼前的环境早已变了,这个来说能够看到一些平常看不到的东西。
  
  就比如说坐在老大爷旁边的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也在说话,看起来像是在跟老大爷吵架,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服谁,但是老两口在争吵。
  
  说着说着老大爷突然哭了起来,抱着头呜呜的像小孩一样,老太太也不吵了,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老头,眼神中满是柔和的目光。
  
  “我好想你啊翠兰。”
  
  “你怎么就不等等我?”
  
  “呜呜,为什么我没去死?”
  
  “你在下面打扫好房间给我晒好被子,饭也给我做好了,我快来了。”
  
  “伺候了我一辈子下辈子还得是你伺候,别人我不得劲。”
  
  “回头我还得跟你吵架,我就要抽烟,我就要去下棋,我就不吃饭。”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