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替代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4章 学习计划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
  没过多大会儿书就来了,不过搬书的就是方圆。
  “儿子,不容易啊,竟然知道主动学习了,在学校受什么刺激了,啊!你打我干什么?”
  还没说完就被童文洁直接来了一肘子。
  薛宇无奈的翻了翻白眼道:“我在你们心中就这么差吗?一个个冷嘲热讽的。”
  “不是差,你那点小性子我跟你妈还不知道?突然变得这么主动学习,啧啧,实在有点……那个词怎么说来着,耸人听闻,对,就是耸人听闻。”方圆调笑道。
  薛宇:“……”
  “好了好了,别说了,难得凡凡这么主动学习,不要打击他的自信心。”
  薛宇:“……我感觉我现在已经没有自信心了。”
  好不容易把二人推走,薛宇坐在书桌前看着眼前的一摞书陷入了沉思。
  说实话,书并不多,但也不少,放满了整个书桌。
  语、数、外、物、化、生。
  高一上下学期,高二上学期,再加上高二下学期也就是这学期的书,总共24本。
  要知道高中的书可不仅仅只有这些课本,更多的则是那些学习资料,课本上都是一些基础知识,把这些基础知识学会了,你有可能考及格,但想要考高分,不沉浸在题海之中绝不可能。
  薛宇脸色一苦,不过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无奈将这些书分类。
  “没事,慢慢来,没事,慢慢来。”薛宇暗中给自己打气。
  首先将高一上学期所有的书拿了出来。
  “这些是高一上学期的书,高中的知识忘得差不多了,初中的还行,初中的知识主要是基础,高一上学期是以初中的知识相衔接,难度不大,很容易便能掌握。”
  “至于这剩下的……哗啦。”
  薛宇你把将剩下的书推在一旁。
  “一点一点的来,老子就不信了,当年的高考都可以征服,这次就玩不过你了?”
  打开语文书。
  “《沁园春·长沙》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一首***的《沁园春》让薛宇读的热血沸腾。
  这首《沁园春·长沙》是***于1925年晚秋,32岁时,离开故乡韶山,去广州主持农民运动讲习所,途经长沙,重游橘子洲,感慨万千所做的词。
  薛宇读这首诗词的时候很感慨,要知道这首诗词是高考命中率极为高的一首诗词,当年可以说是倒背如流。
  就是现在,就算长时间不再接触这首词,但只需稍读一遍,便能够直接将其背诵,可见记忆之深刻。
  翻到文章的最后。
  “背诵全文。”
  薛宇点了点头:“不错,还是原来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语文书上最令人恐怖的就是这四个字。
  打开数学书。
  命题及关系、圆锥曲线与方程。
  “还好,还好,这个简单。”
  打开化学书。
  化学实验的基本方法、化学计量在实验中的应用。
  “这也简单,基础化学我还是知道的。”
  打开生物书。
  遗传因子、基因和染色体。
  “这个也简单。”
  整个晚上一直到十二点薛宇一直不停的翻看各科的书籍,不过也只是大致翻看了一遍,查看一下自己到底还记住多少,至于具体如何复习都需要练一个表格或者方案。
  ……
  “方圆,这都十一点多了凡凡屋里的灯还亮着,难道凡凡真的开始奋发努力了?”童文洁将房门关上,一屁股坐在床上。
  方圆头也不抬,继续看着手中的书,随口说道:“这不是好事吗?你不是一直都希望凡凡能够好好学习。”
  “那当然了,能够考一个好大学当然是好事了,我主要是担心它是三分钟热度,现在可是高三,高三什么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当年我们为了考大学可是昏天暗地的,那一年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童文洁语气悠悠的说道。
  “不过你看凡凡那样的,像是能够一个静下心好好学习的人吗?只是要考不上大学该怎么办?哎,他要是能够有英子一半我就放心了。”
  方圆将手中的书放下,伸手搂住童文洁的肩膀,安慰道:“放心,这不是还有一年的时间吗,再说了,凡凡虽然调皮,不过已经长大了,该懂的道理他也都懂,你看现在不就是开始好好学习了吗,一切都会向好的方向来的。”
  “我知道,可我就是担心,你说要是考不上大学怎么办?要不,复读一年?”
  “你呀!这八字还没一撇呢!等高考结束之后再说吧!行了行了,不要想了,这都几点了,你明天还要上班,赶紧睡觉。”
  “那凡凡……”
  “凡凡没事,他有分寸,再说了到学校也可以补觉。”
  “那你去关灯。”
  方圆:“……”
  ……
  薛宇一直到十二点半才睡觉,小孩子贪睡,不仅仅是因为习惯,更多的是因为身体年龄的因素。
  “凡凡,起床了,快起来吃饭了,一会还要去上学,快起来。”
  童文洁在看到那满书桌的书时一脸的心疼,上前将窗帘拉开,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薛宇的床上。
  刺眼的阳光让薛宇眉心轻皱。
  薛宇眼睛并没有睁开,打了一个滚,翻了个身,背对着阳光,同时将被子拉起来盖住自己的头。
  “妈,再让我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对于自己儿子的赖床行为童文洁实在是太熟悉了,经历了十几年,如何对付的方法她也知晓。
  熟练地从怀中拿出手机,点开播放视频。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