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零七章 被怀疑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掀开破帘子,望着冷清清的后厨,还有张君正几人尴尬的脸,五羡吸了吸鼻子,望向了外面,五羡忘记了,山上先带下会做吃食的厨子因为没生意回去了。他们下山在这个茶棚呆了小半月了,本就寒冬行人少,有些人连茶都喝不起多是讨杯热水喝歇口气就走了,话说,这伙子人还是他们第一拨要吃饭的客人。
  韩生拿着那只被他险些烧糊了的鸟,呐呐道:“要不,我把这个鸟给他们吧!”
  砸吧了一下嘴,五羡瞥了韩生一眼:“你也不怕药死人家,巴掌那么大一只鸟七八个大老爷们吃,也只有你想得出来。”
  厨房里该有的东西都有,就是差个厨子,韩生拿起一棵烂白菜:“五羡阿麓你俩就真不会做吃的,你们也不学点厨艺,好歹为女子以后是要嫁人的,万一夫家不喜是要被欺负的。”
  用舌头顶了顶牙,五羡着抱手一只脚微微向前,特淡然地说:“所以我学了武艺。”
  跟着五羡混的时间长了,阿麓也学会了五羡的一些动作,她单手撑着灶台另一只手叉着腰:“我也会武,而且,“说着,话音一顿,阿麓继续说道:“我家很有钱。”
  一向伶牙俐齿的韩生,见说不过两人叹了一口气,望向了厨房里的东西:“那怎么办,人家还等着我们上吃食。”
  五羡望向张君正三人:“你们能弄出来吃食吗?”
  张君正摇头:“君子远庖厨,”韩生点头附议,江骅点头附议。
  此时外面喊着:“老板,吃的东西弄好没有。”五羡掀开帘子喊道:“客官稍等。”
  张君正提议:“我们去请人来做行吗?我记得林子那边有户人家。”没等其他人说话,他自己先摇了摇头:“不好,太远了。”
  江骅提出放在篓子里的白面:“要不,我们烧锅开水冲白面,也不知道能不能吃,或许再放点盐,我觉得面条也是这样弄出来的。”
  五羡撑着下巴回忆着,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自家酒楼厨子做饭时的情景:“面条要先和面,把面和好在切成一条一条的形状就可以了。”
  五羡挽起袖子拿出木盆把白面悉数倒在了里面:“你们生火烧水。”
  见后厨久久没传来做饭的声响,中年男子示意两人去看看。两个年轻小伙子掀开帘子,只见五羡挽起袖子和着一大盆稀烂的白面,一人拿着铁钳子看着火,灶台的锅里水冒着热气,其余三人闲着抱手齐齐望向来人。
  放下帘子,两人皱眉望向了自己中年男人:“师父,好像,茶馆老板不会做吃食。”中年男人板着脸,起身往后厨走去,其余的人见状紧紧跟了上去。
  挑开帘子,见到的便是之前那两人见到的情形,十里寨等人愣愣望着几位客人,五羡缓缓解释道:“客官,其实,江陵穷人太多了,我们这个小茶馆已经半多月没开过张了,见没有客人我娘回我外祖父家去了,我们几兄弟也不会厨艺,我们留在这里也只是想着着大寒天的,给路过的行人送杯热水茶而已。”哆哆嗦嗦终于把话说圆了,五羡舒了一口气,其余等人暗自对五羡刮目相看,这人说起谎话来十分利落比真话还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