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零三章 布衣成梦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见所有人都望完了,吴宣冷笑:“奕王爷,今日是嫡长皇子吴珩的册封礼,闹得这般不愉快有失兴致,纵有陆三小姐一舞虽是绝色,但也不够,今宵长,我们可一夜笙歌。”
  如吴宣所言,今夜这一闹,所有人都失了兴致,箱子虽然都被抬了下去,但是那股子味儿留了下来,殿内温和那味道酒气脂粉气让人坐不住,一些贵女只得用自己带着香味儿的帕子紧紧捂住鼻子忍住恶心。
  两国针锋相对之后,在场的众人各有心思,冷然,狐疑,愤恨嫉妒,惴惴不安,幸灾乐祸各有其一。
  苍南眼珠子转悠着,内心狐疑,她觉着这些人如此彬彬有礼的样子,和他们北部幽那些光着屁股狩猎的蛮人没什么区别。她要学的还很多,就比如今天看见的,她明白的皇爷爷所说的吃人不吐骨头不流血是何意!
  济寻奕依旧带着笑,不过眼底却是冷的,周溯喝了一口酒:“奕王爷,听闻周国王都鲜少下雪,明日我们一起去野外踏雪寻。”
  闻言,济寻奕点了点头:“甚好,我还想尝尝吴国的雪冷酒是和味道。”
  周应台板着脸看着陆世筠这个老东西缩在位置上,暗自却憋着笑,他把吴宣送上皇位后,吴宣不信任他准备卸磨杀周应台,开始架空他的权利,这十多年来,吴宣把陆家拉了起来,陆世筠也一直视周应台为仇敌。反观周家,要不是时运好,吴宣恰巧心仪周妙袅,而周妙袅也争气,一直都守着吴宣的欢喜,要不然这多年过去了,周家的人早就是一捧黄土了。
  周妙袅冷眼望着这一切发展成现在这样,暗自叹了一口气,见吴宣阴沉着脸,她拍了拍他的手。
  不料,吴宣下意识甩开了手,“啪”的一声,周妙袅的手重重打到桌上,把一酒壶扫落在了地上。
  声音不大,但是由于殿内十分安静,声音惹来了一些人的注目,旁人只见皇后桌前的酒壶落在了地上。
  玉道之霍然侧头,看见周妙袅神色淡然甩去手上沾到的一些酒水,把手放到了桌下。
  面上没有痛苦的神色,她藏桌下那只手却疼得颤抖。
  听到声响,吴宣突然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
  侧头望去,见周妙袅面色无异,吴宣舒了一口气,而后,他望向她的手,见她用另一只手紧紧捂着被打倒的那只手,吴宣便知肯定伤着了她。
  扫了一眼凌霄殿,吴宣招过玉道之,“道之,替朕送皇后回去。”
  而后,五羡又看了一眼万贵妃,不冷不淡补了一句,“天冷路滑,小心些。”
  没多说什么,玉道之点头,护着周妙袅离开凌霄殿。
  宫灯照亮一方,幽昧不明中,白雪茫茫。
  周妙袅拒绝了坐轿撵,直接一脚踩进了雪地里,“嚓嚓”压实冰雪。
  春枳等人顿时变了脸色,小跑跟上周妙袅。
  向来处事不惊,惊雷不变面上微微笑意的玉道之,脸上瞬间没有了笑意,“娘娘……”
  玉道之劝阻的话未说完,周妙袅忽停下脚步,转身看着他,“玉大人,我,想一个人走一走。”
  宫中谁人都知,皇后凤体欠佳,小小一股冷风吹,就可能咳嗽个十天半月,这样娇弱的身子,又是皇帝宠爱,下面的人哪敢任她在雪天在外走,万一真着凉了,皇帝一句话问下来,后果,是他们这些身份卑微的宫人担不起的。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