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百零二章 公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吴国,几日后收到济寻翎的信后,吴宣也正在头疼,他望着济寻翎的信,眉头紧皱,手敲着桌案“咚咚”闷声响。
  陆世筠低头恭顺的站立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当着怂包,因玉牌之事皇帝发怒后他不敢说话,怕一个不对便惹怒了吴宣。
  “左相,你看看这信。”闻声,陆世筠抬起头,一宫侍接过吴宣手里的信封,静步俯身在他面前,手上捧着吴宣刚刚拿着的那封信。
  吴宣肃着脸,望着陆世筠接过信纸,估摸着他应该看完后,吴宣沉声:“陆卿,你可知我意?”
  这声音听到陆世筠耳里不自主的暗暗心惊,他不动声色的平了平心绪,俯身回答:“陛下,臣已经有法子了,这奕王爷不是未娶妻吗?……”
  把陆世筠的办法听完后,吴宣的脸稍稍缓和了一些:“周国使队已经起身了,不多时便会到达平都,周使的所有事都交由你办,搞砸了,你自己知道后果。”
  陆世筠暗自想到,前朝往事放眼望去皇族之间最好的交易便是婚事,只要宁太后聪明些,便知这事可不可为。
  反观吴宣所想,这个法子一边可以平息周国的怒气,又能借机和周太后一党人接触上这办法也是上策,作为政客,他不愿把鸡蛋都放到同一个篮子里。
  吴宣:“还有……”
  还有?
  在陆世筠刚刚松了一口气之时,吴宣的一句话又把他的心提了起来,他拱手俯身仔细听着他的话。
  吴宣漫不经心看了他一眼,继续说道:“通知户部,江陵明年开春的粮种准备着。”
  仔细听完吴宣的话,陆世筠释了一口气,仍心有余悸回应着吴宣:“是!臣下去就准备这事。”
  吴宣向他摆手:“无事便退下吧!若有空你就领着夫人去看看贵妃。”
  陆世筠跪安时不动声色的抬头望了吴宣一眼,见他神色无异便放心退下。
  这几日皇帝的性子不知怎变得阴晴不定,陆世筠琢磨不透他的心思,自己也跟着忐忑不安,生怕一不小心,小命掉半截去。
  越接**都的方向越来越冷,大雪飞天冰冻山河,周使的行程进度自然就慢了些,转眼一个月过去,使队才进了吴国平都。
  周使进城的时间赶得巧,或许是故意选着时间,第二日,便是周嫡长皇子的册封礼。
  于百忙之中,为表最大的诚意,周左右二相领着朝臣早早的便在城门迎接周使进城。
  风雪招摇,簌簌抖落白银万颗。
  平都离江陵千里,一片安稳现世,长街人熙攘,笑语不知饥苦。
  不多时,周使便出现在众人视线里。
  进了内城后,周使浩浩荡荡一行人进了城往驿馆赶去,前方是左右二相领着路。
  风吹过旷野摇动着平都房檐下的铃,黛瓦之上积着厚厚的雪,为迎接嫡长皇子册封礼,街道上随处可见的红绸飘动。
  路边全是欢呼的平民。
  平都娇怯的小女子戴着面纱观望着热闹,金钗发髻上的坠饰随笑叮铃响,各色女子着各色装,红粉青绿黛,像花开在了大雪纷飞中,这等冬色比春妙。
  第二日册封礼后,便设了晚宴。
  富丽堂皇的华丽宫殿金色的酒杯,殿外白雪素裹繁华。
  冷吗?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