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八章 寻人 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绝不忘正事。
  中午,燕君莱从酒楼后门离开,炎夏阳光灼热,她漫无目溜达着,穿过西市东街,最后在皇宫东门外停下。
  宫门外一带是皇宫禁地,惟恐冲撞贵人,平民不会凑近瞎逛。
  城墙宫门内,是另一片天地。自乱世平息,里面的人或许一辈子看不到外世疾苦,而外世的人或许一辈子也没机会看到里面是何等奢靡。
  黎民供养盛世,逢乱局救世靠的绝不是一个英雄,百年哀歌民生,出现不少英雄为民请命,最后夺权力巅峰,皇权还是那个皇权,世家还是那个世家,庶民还是那个庶民,依旧如此卑如蝼蚁。
  事分优劣,人有高低,真理冷酷无情。
  路过而已,像个老大爷背着手隔着大老远打量了一会儿,燕君莱转身穿进巷陌。如果可以,她不想进去,只希望得到的结果,是那东西不在宫里。
  纵然天下第一高手胡疯子徒弟的名号喊出来很牛逼,可第二次正儿八经和人交手,还是杨璟成亲那日。
  以一敌二,她赢了,但对上皇宫高手如云的宫卫,她就不晓得能打得过几个了。
  胡疯子曾给她说过,前几十年朝廷的江湖门派因为某些原因不对盘,进出皇宫偷看妃子洗澡什么的也不是新鲜事。
  后来一些高手厌烦了云野漂泊的日子,选择归顺朝廷,这些人安插各处为朝廷效力。也有门派不怕树大招风明晃晃站队......比如洛以冰小姐娘家“当诀”。
  后来,皇宫慢慢成为了禁地,不走宫门进去的,十个没一个出来。
  高手太多,她当谨小慎微才是,要不然挂在里面全尸都留不下,若是有幸留得全尸,怕是第二日就会扔在菜市或挂城门上……
  城里的巷子四通八达,路包着院落,院落又一座一座围着路,直到繁城最边界高耸城墙才结束。
  巷落有树,阳光斑驳,院墙引路,徐风过境,进深深清幽。
  燕君莱沿着曲折的巷路前行,或许是日头大,一路没见着什么人。
  走到中途她穿进另一条巷子,不多会儿便能看见前方赫然热闹起来,那是一条稍宽阔些的街,也是遂城收买古玩、兽皮等宝物的街市。
  这七绕八绕的路她之所以熟悉,是因为半闯半问走过好几次。
  由于事情隐秘,每次来这里,她都会在墙角的树荫下坐半天,偶尔也会从别人口中套话以此得到对自己有用的消息,上回来,她便从一位摊主那里打听到一人的行踪。
  听闻,此处前不久来了位江湖百晓生,行踪不定,样貌不详。她这回便是来寻他。
  若不是中间闹出那些个公子哥儿打架的事,她前几天就该来这,不知道中间耽搁那么多天,还能不能等到人。
  树荫下坐了一会儿,燕君莱思量着,慢慢皱眉,恍悟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行踪不定,样貌不详,怎么找?
  随后,她决定去找到告诉她百晓生消息的那个老头,不远,就在这街上往东出口尽头摆摊。她找来时,老头坐着打瞌睡,两绺胡须随着嘴巴喷出的气,不时飘起来。
  知道他是醒着,燕君莱没说话,一屁股在他跟前盘腿坐下,直直盯着他看。之前还不觉得,现在,她看这老头一脸奸像,不是个好东西。
  忽然,老头烦躁挠了挠胳膊,仍闭着眼,不过他说话了,“怎么了,小屁孩!”
  “你上次告诉我的消息。”
  老头皱眉,燕君莱微顿,慢吞吞继续说道:“我觉得没用。你只告诉我有一个人,行踪不定样貌不祥。”
  这不等于什么也没说,刚刚临近找人,燕君莱才反应过来被人忽悠了。
  听完燕君莱的话,老头噗嗤一声笑了,惊讶于燕君莱的愚笨。他仍是闭着眼,颇不在意燕君莱的存在,态度有些敷衍:“可我就知道这些。”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