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七章 一月期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几日后,酒楼开门做生意了。
  因为前几日贵族公子们聚众斗殴一事已传开,在这风头当时,没什么人敢进来,甚是冷清。
  已近傍晚,客人比以往少了大半。
  这个生意瞧着心慌慌,酒楼帮工的活计少了一半,没事做,燕君莱端着托盘站在走廊尽头的窗口,望着外面发呆。
  她所站处下方是后院,柴房在最角落,马厩挨着后院墙。柴房另一位“住户”小黄狗在树下躺着,一动不动四肢生硬像尸体。而她那缺了牙的老伙计红娘子戴着破草帽,吃着贵客马吃的上等草料,左右皆是风流倜傥大公马。
  活了二十年,这马老了牙齿缺了,这种待遇是第二遭。
  虽自己与一小黄狗同挤柴房,可燕君莱还是给红娘子争取来最好的待遇,想必,有燕君莱这样的队友,红娘子不枉此生做母马。
  贫贱不移,富贵不淫。
  虽一直跟着燕姑娘过颠沛流离的日子,可红娘子可不是一匹随便的母马。它的眼水很高,性格高冷,不为男色所动,当然,也可理解为年纪大了性冷淡……
  燕君莱眼瞧着一匹公马健硕皮毛油光水滑的黑马蹭了蹭红娘子,可红娘子不知情趣,鼻子哼着气,像人一般翻了个白眼,瞧不上……然后一脚把公马踹开。
  不是一般马,对于红娘子来说,男色哪有干饭重要。
  燕君莱:“……”
  看着埋头一门心思只干饭的红娘子,燕君莱有些恨:不争气的东西,枉她白费那么多心思,说服了狐狸脸古月把它带进酒楼后院来。
  ……
  公子哥打架后第四日,中午,有人敲响了酒楼的门。
  是朝廷官吏,足足十几位,领头的是个八字胡小老头,他后边各有两人抬着一臂长的木匣子,上头用绸布盖着。
  等到古月把这些官老爷请进酒楼去,大家才晓得匣子里面装着什么。
  “古老板,陛下隆恩,知道了前几日的事影响到了酒楼生意,特罚各家族准备了银子补偿。御史大夫和平阳侯爷自罚,又多添了这些银子,聊表歉意。”
  两大盘白花花的银子,出现在众人面前,许多人眼瞬间瞪大。庶民百姓而已,很少能见那么多钱出现在眼前,白花花闪眼睛。
  眼酸,看不得那么多钱,燕君莱默默捂住眼……心一动,手也想动。
  什么时候,她才能成为有钱人,而不是现在这般拮据,要求低点,够她闲散浪荡生活也好啊……
  不失风度,狐狸脸古月大大方方笑着让人接过银子,然后又是那些个客套话,谢过陛下,谢过御史,谢过侯爷,谢过各位大人,还谢过不在场的叶廷尉……
  之后,领头的八字胡小老头领着古月到一旁说话。
  眼睛只管盯着银子去了,没注意听,燕君莱不知道他俩说了什么,只晓得送走这行官家人之后,古月脸色瞬间不好。
  送客离去后,古月看也没看一眼那些银子,气冲冲就往后院儿去,耳朵尖,燕君莱听到她嘟囔了一句:“送个鬼银子,还不够老娘搞一块白玉,又要送些祖宗给我……”
  燕君莱没听懂她嘟囔的是什么,想了想还是很困惑。
  后来她晓得了,是古月亲自告诉她,原来是皇帝对那些打架的贵公子惩罚下来了。
  惩罚不重,基于世家的身份,伤颜面而已。
  这些公子哥,通通在廷尉受杖责,随后在廷尉关了一月,当作坐牢也当作禁闭。待一月期满后放出来,又悉数到酒楼做工一月……
  没人敢违抗,因为这是皇帝诏令。
  东元继上次征战安定不过十余年,而近几年边疆开始不安静,频有摩擦。
  政务繁忙,皇帝忙活国家大事还忙不过来,猝一听叶京塬上报此事后勃然大怒,气得差点到吐血,当场吼了一句:
  “这就是众卿悉心教导出的孩子,这就是我东元未来栋梁之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