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六章 神秘的白脸公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转眼便是第二日清晨。
  眼瞧着夜阑不归怕是有几日无法开门做生意了,古月看着更加躁了,旁人一靠近,就能看见她板着张脸,脸上似乎写着——活人勿近,死人鞭尸。
  ……
  不去招惹不痛快,没人敢问后续详情,全凭自觉照着日常时间起床上工。
  说是上工,还不如说是换个地方碍眼,大家在凳子上各自躺着,楼梯上瘫着,各自溜达。女人百般无聊,靠着木栏发呆,或者在房屋内内倚窗台远眺。
  被“囚禁”自由得很,只是不能出酒楼,随时待命官府问话。
  燕君莱躺在墙边的长凳上,这是个安静的角落,不惹人注意,又可以观察到其他人的动向。
  昨天酒楼被带去问话的另外几个人凌晨被送回来了,他们回来时燕君莱是知道的,听到脚步声碎碎由远而近,随即便是门被打开。
  这会儿,酒楼的人又围着他们叽叽喳喳问个不停。
  因为目前境地,不好挑三拣四,燕君莱隐藏着女儿身,刚开始是和一群大男人挤着一间通铺。
  在山上的时候她经常和胡疯子在一间屋里待,一般是胡疯子睡床上,她躺地上,或者胡疯子睡床上,她跪地上。
  十来年一直如此,没有什么不方便的。
  哪曾想男人间不宜说的破事多,某夜,一年纪和他差不多的小伙计在被子鼓捣,被其他人发觉后哄笑一番。
  刚开始,她不懂这是在做什么,以为他在挠痒痒,后来莫名就懂了……
  回想以前和胡疯子相处的点点滴滴,这老鬼虽疯癫异常,却没见对哪个女人动情,如今想来,或许又是一个可怜的不举人......
  不想在夜半时分再听床嘎吱嘎吱响,于是前些天,她主动和老板娘提要去柴房睡。
  老板娘问她抽什么风,好好的床不睡去睡漏雨漏风的柴房,而且那里还有一只小黄狗。
  燕君莱的理由是:柴房清净些,还离马厩近,没事她可以看看红娘子,顺便还可以给夜阑不归看好后院。
  柴房而已,燕君莱又没说要去客房睡,古月没多说什么。除去脾气偶尔暴躁一点,古月老板在这个等级压制极强的世道,还是个很和善的人。
  她让燕君莱去库房重新拿一套干净的被褥,之后又让人把柴房漏的地方补了补。
  十分感激,燕君莱多看了她两眼。
  ……
  凌晨从廷尉回来那几位酒楼的伙计,其中一人平时就爱说大话,一尺水翻腾做百丈波。
  酒楼外有当兵的守着,他几人或许是因昨日在廷尉待着,成了受过苦难的交命兄弟,又或许是因为闲得蛋疼,在里面开始瞎摆昨日贵族公子哥打架的事,俨然昨日那片惊恐阴霾烟消无迹。
  他们仗着声音小,无所顾忌,自然也不会想到有燕君莱这样的武者存在。
  “昨天那群人里面,基本上全是官员之子。就昨天在廷尉,问我们话的时候,下边那当官的俩人你们知道是谁不。”
  一人摇头,仔细回想着:“哪有俩人啊,不全是廷尉的吗?”
  “就板着张脸,鼓着眼睛看我们那两个!”
  这一说,昨日去过廷尉的人就都晓得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