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四章 小黑屋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生意人说话都巧,叶京塬点了点头,继而,看向了从一开始就站在柜台里的两位小人物......
  燕君莱女儿身,加上生长环境不好有些营养不良,所以十六岁的年纪看起来就是十三四岁的小个子,确实是个“小人物”。
  至于王周,人高马大站哪儿都是一堵墙,实在小不起来。
  “这白玉是被砸碎的,想必抬这物的人看见事情发展比其他人清楚,古老板,抬玉石的伙计是谁?”
  古月转身便吆喝王周不喊燕君莱,王周毕竟也是在酒楼待了许久,和达官贵人接触不少,虽然像贼一样,贼怕当官的,可他懂得如何应付。
  若是燕君莱,怕是不该说的都说一通,生出不少麻烦。
  哪知叶京塬笑问王周:“这六尺白玉你一个人抬得动?”
  不知叶京塬问这个干啥,王周悻悻点头,腿抖得更厉害了:“……抬得动。”
  “这白玉古老板寻来不宜,想必不会让一个人抬吧。”
  这白玉是几个人抬的,随便找个人问就清楚,虽是有意避人耳目,可白玉体积无法低调,抬的时候惹得进酒楼的顾客多看了几眼。
  伸手不打笑脸人。狐狸脸古月仍是笑着,顿时心都凉了。
  怕叶京塬揪再着白玉不放,非刨个底出来,额外生些麻烦事,她也不敢再耍小心眼,很干脆燕君莱喊了出来。
  “来菌子,老老实实给廷尉卿说一说事情经过。”
  老老实实?可不是如此。
  老板娘很热情,迎上来拉住燕君莱手臂。
  狐狸贴上来哪会有好心,果不其然,燕君莱腰间肉被这女人揪了一爪。
  古月一天担忧的事儿忒多,怕燕君莱没见过世面经不起官家人问话,揪这一爪意在提醒她谨慎些。
  除了胡疯子没被谁揪过,燕君莱皱眉,不动声色拍开古月的手,缓步走到最前面,和王周站在一起,然后,面无表情垂目望着地面。
  因着燕君莱体格小的原因,叶京塬打量着她,在思量,她这体格也能帮着抬起白玉?
  不止叶京塬,除了酒楼外的人,都在质疑。
  经常被人瞧不起质疑,燕君莱无感,甚至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自己发呆。
  她的反应,让众人了无兴趣,谁会对一个闷罐子感兴趣。
  “罢了,就如此。”
  “是。”
  叶京塬招手,便有廷尉官吏上前,将酒楼里的人分成了两部分。
  闹事的公子哥儿们带回了廷尉,而酒楼的人不能离开,就待在夜阑不归酒楼和他们都由廷尉的人看管着。
  不是重要人物,没有单间的资格。
  一干人挤在一间屋子大半天,转眼就到了傍晚,期间,他们好说歹说廷尉的人才松口,放他们的掌勺师傅和伙房伙计出去做了饭,吃完又让回到酒楼大堂里。
  一个伙计叹气:“这个阵仗搞得……我有点害怕。”
  话音刚落,手撑桌上打瞌睡的古月顿时睁眼,狠狠瞪了他一眼,警告他别乌鸦嘴。
  日暮将至,有几个当差的终于来了,是廷尉监带队来带人走。
  “几位老爷,怎么样了?都把咱们关半晌了。”这几位官老爷一来古月就迎了上去。
  廷尉监说,叶京塬要把下午见着公子哥们起争执的酒楼伙计都带到廷尉去。
  怪可惜,古月不在其中,未能去廷尉开开眼界,因为本该在后院的她中途消失一段时间,最后从正门回来,刚好错过打架一事,对案件没用处。
  离去时,燕君莱目光扫过她,看见她很烦躁。
  燕君莱也困惑,她和王周前脚出了后院差不多玉石就被砸碎,没见古月从前门出去,紧接着就是公子哥们打架,这个时候古月更不可能出得去。
  后院门是封着的,没走前门,古月是如何离开酒楼?
  ……
  夜阑不归酒楼被带走七八个人,离开酒楼后大家伙摇摇晃晃坐了半晌马车从西城到东城,最后被关在了一间黑黢黢的屋子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