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二章 叶京塬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遂城乃东元皇都,正正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之下能这么打架,也只有是拼爹的人才有资格。
  贵族公子哥少均,是九卿一干狐朋狗友中最铁的一位。
  这兄台高高瘦瘦白白净净的,一看就是个饱读诗书的文化人,也不知是不是和九卿走得太近的缘故,说话做事也很吊儿郎当。
  一把折扇插颈后衣领中,骑在其他人都不敢惹的御史大夫家儿子身上,啪啪往人头上打:“我走哪儿你跟到哪儿,看不见你就算了,你往我跟前凑说什么玩意儿呢,阴阳怪气你骂谁呢!”
  “卫少均,你当狗当惯了,我可没骂你,你护主倒是忠诚!”
  失了智,这会儿说出的话能有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丝毫不考虑后果。
  “蠢货,我娘是与陛下乃是嫡亲兄妹,你骂我就把我娘陛下一同冒犯,你爹可是御史大夫,你可知你今日说的话,都够你脑袋掉两次了!”
  被辱骂,少均气极反笑,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御史大夫公子脸上,御史大夫二公子原本就红的脸更红了。少均继而抬手又是一巴掌下去,一声比一声响亮。
  投胎投得好,妥妥尊贵皇室血脉压制,压根不用多说什么。
  御史家儿子也不傻,不敢再骂,少均看着瘦力气大,他被骑在地上一时翻不了身,被打急了随手抓起身边一块白玉石就往少均头上砸去。
  这白玉石,就是狐狸脸老板娘的六尺白玉碎裂的躯体,本想当作脚踏,这会儿却被人当作了凶器。
  少均见势躲了一下,用手挡住了最在乎的脸,意料之中,他没躲过去,额头被砸了一个血洞。
  见血,事态严重了。
  躲暗处观战的燕君莱刚好瞧见这一幕,顿时觑眼,有些嫌弃。
  人砸头,这兄台居然捂脸,不会是傻的吧。
  也不怪,这姑娘向来不是被人骂丑丫头就是小黄狗,自然无法理解容貌的重要性……对她来说一张脸,就单单只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
  瞧,这姑娘多“简单”。
  楼下打架的人多半身份贵重,酒楼的人也不敢管,站边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干着急。
  那些个舞女乐伎挤在角落,被堵着出不去,哭得泪流满面,叽叽喳喳不晓得怎么办好。也有几个胆大的,抱住平日里相好的公子哥怕他们受伤。自然,有公子哥不领这份情,会一把推开。
  总之好好的酒楼,现在乱成一锅粥。
  久不见主事人,燕君莱问:“老板娘呢?”
  “咱不知道啊,就刚让我们搬白玉才瞧见的。”
  “不会见起乱子,就跑路了吧!”
  两人赶紧半起身四周望了望,都没瞧见那狐狸脸的身影。
  都是小人物而已,不能做什么,平动乱,自有大人物出场。
  本无心插手这事儿,可当见血之后,叶京塬没法不理,只是一挥手,身后待命的一人便领着人群中几人到楼下去拉开混战的人。
  不得不让人诧异,今儿这场面,还有大人物。
  有人吼:“叶相大公子来了,你们别打了!”
  真不得了,仅听此人名,打架的人齐刷刷收了手,规规矩矩分开站在两边。
  有人是例外,闹事的两位角儿,已然陶醉其中,忘乎所以。
  至于叶相大公子是谁,在场的可能除了燕君莱有些懵,其他人都熟得不能再熟。
  燕君莱拐了拐王周:“啥人啊,来头这么大,看起来很不得了啊!”
  “叶相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所以…….”
  “所以?”
  “他儿子牛逼!”
  叶相,叶?
  顿然想这人起是谁,燕君莱汗颜,说不上不对,却好像又很对。
  皇城和荒凉的乌兰郡山上不一样,和胡疯子在山上她听得最多的就是谁家鸡鸭丢了、被狗咬了,哪家小媳妇不正经了,谁家小辈不孝顺,此等站在门口骂一天街的事儿。
  而在皇城的酒楼只待了半月余,她便听说了许多很厉害的人和事,饭后谈资中,权大势大的叶家经常被人十分隐秘的提起。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