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十章 初来乍到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东陆三大国之一的东元国皇都——遂城。
  当街华盖云集,车载货行来往不息,熙熙攘攘,脚步碎碎,行人摩肩接踵,华裳飘过脂粉留香,小儿嬉游银锁叮当响。
  此景繁华却不见慌乱,一副兴旺的太平盛世样,可谁人都知,这东元,是霍姓皇家,叶姓骨。
  皇都西市,酒楼堂倌放声吆喝招呼客人,于是,有节奏的卖力呐喊有了成果,客人纷至杳来。
  酒楼最顶三楼,回廊里,莺语调笑,酒客狎浪左拥右抱而行。
  有不少醉酒的客人傻笑,东倒西歪追着舞女,舞女微有酒意上头,白皙面皮现了绯红,一双眼藏着水光,转身跺脚,绿绡垮下香肩半露,嗔怪客人跑得慢。
  燕君莱端着托盘从前方转角走出,见有客人虚晃跑来,她往边上移步,给这些已然不清醒的酒客让路。
  听着这些酒客与舞女之间的荤话,燕君莱侧头,眯眼望着日光倾斜下的皇都,高低楼阁层叠遥远处,是飞檐反宇高出云表,富丽大气的皇城。
  此时,她穿着一身男子样式的青色粗使衣裳……
  对的,就是一身男子穿的粗使衣裳。
  燕君莱,给酒楼当了伙计,而这事就得从几天前说起了,至于起因,那就是因为——穷。
  六日前,燕君莱牵着红娘子来到了遂城。
  皇都真繁华啊,每个人都金光灿灿,笑容明艳艳,看起来富贵得很。
  一路上,她想了很多,也知道自己穷这一事实,待来到遂城,她发现吃个包子都要三个铜钱,而她囊中羞涩,铜钱一个都不个。
  所以,穷,在这时,在她面前,成了现实。
  饿着肚子,夜无宿处,穷困潦倒的燕君莱心里隐隐生出了犯罪的念头……
  嗟叹,命运使然她注定会是一个高洁清风的女侠,于是,燕君莱仰头就看见了“夜阑不归”……
  应该说,是仰头就看见了夜阑不归酒楼,低头就看见了夜阑不归酒楼在卸酒坛子。
  空酒坛子有半人那高,一个壮汉一手提溜一个酒坛子便大步走进了酒楼,其余的酒倌拿了麻绳棒子,两人一抬酒缸。
  虽然没有垃圾扫,没有老人扶,没有文件捡,但,这是一个找工作的大好机会~啊!
  于是,燕君莱牵着红娘子走了过去。
  她欲问“老兄,需要要帮忙吗?”
  ……应该是“老兄,缺帮忙吃饭的人吗?”
  可话未出口,人家看她穷,没好气回应“走开别挡路。”
  就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因穷遭受鄙夷,燕君莱暴怒了,她甩开手里的缰绳,一手提溜起一个酒缸,给人又甩回了车上。
  “咚咚”两声沉闷响后,搬运货物的伙计停了动作,傻愣看着这个又黑又丑的小矮子【燕君莱】,分不清她是找事还是帮忙。
  “呀,小兄弟气力不错啊,”刚一手提溜一个缸进酒楼的大汉拍手赞赏。
  无人知,壮汉真心话想说的是,“哇哈哈,终于来一个有力气的了,再也不是他一个人撑起夜阑酒楼的重担了!!”
  思量一小会儿,燕君莱张开双手抱住她刚甩回车上的缸,轻轻放到了地上。
  安静片刻,周围稀稀拉拉响起惊叹与拍手的声音。
  头一回被众人夸,燕君莱有些腼腆,“咳,哪有,一般般了啦。”
  众人客气,“哎呀,谦虚,谦虚,太谦虚。”
  闲聊几句,知道燕君莱是想找活,几个人热情簇拥她走进酒楼,并于大厅高喊老板娘。
  柳眉丹凤眼的狐媚脸老板娘于二楼回廊,觑眼瞧着燕君莱,居高打量一翻,点了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