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九章 了胡疯子遗愿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第二天,九卿小白脸生气了。
  一大早起来,醉酒醒后头自然是涨疼,浑身酸,纵使如此,都挡不住他的心情格外的好。于是,他躲过了车夫的看管,猫到燕君莱房间外,兴冲冲推开燕君莱客房的门,“君莱,什么时候走江湖……去……?”
  门开,里面空空如也。
  被放鸽子,九卿小白脸正坐在客栈最贵的房间,最豪华舒适的床上怄气,拉紧了床帐子开始自我封闭,任凭车夫问了无数回什么时候走,他都不回答。
  车夫站窗边忧郁砸吧着烟,撇了一眼九卿小白脸,他看向了窗外,镇子背后的遥岑外,是天高地阔。
  就在早时,燕子飞去了,那会儿,九卿小白脸正在酣睡。
  她走时,车夫守在她房门前,见燕君莱出来,他收回了自己欲叩门的手。
  二人颔首打了招呼,说了几句话后,车夫问她去哪儿。
  燕君莱闭口不语,只抬手指了指一个方向。
  那里,她得去那里,完成胡疯子吩咐的事。她拿回自己的东西,有能力的话,顺便问一问前缘乱局何起,谁,又为这些孽,买账……
  没能力先躲再说。
  那会儿,车夫目送燕君莱消失在街尽头,看不见她的身影后,他松了一口气,这下,自家公子终于可以消停点,乖乖跟他一块儿回去了。
  车夫不知道的是,在出了镇子后,燕君莱忽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来时路,迟疑一会儿,她转身往后走了一段路,又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胡疯子再怎么不正经,待她如何粗暴,终究是她师傅,是他收留年幼且没任何生存能力燕君莱,教她一身功夫傍身。没有他,她的生命就该终止在六岁,不会受那么多苦,但也感知不到这个世界的热度。让身为孤儿的她活着,已经是天大的恩。
  说他日再见,江湖大,他日不知得等到何时,傻了吧唧才与仇人信守承诺。
  她要去干大事,万一倒霉没能回乌兰郡,白白留得仇人高兴。
  今天的仇今天算清楚,明天的仇才该是明天再说。
  小小年纪,燕君莱倒是爱憎分明,脾气得了胡疯子这死鬼一半真传。
  夜风旋过空荡荡的庭院,几片树叶子被吹到台阶下堆积,一只黑猫从庭院中窜溜而过,随即便是一个人快速翻过墙。花草细微晃动,黑影转眼间便消失在庭院里,隐入黑暗中。
  六剑阁练武院后,正房。
  杨六剑披上外衣,悄声走到了旁边书房,从暗阁里拿出一本书看着,刚翻开书页,霍然一阵利风便向他来。
  习武之人警觉,又在江湖打打杀杀,向来能预知三分偷袭时的异常。
  杨六剑下意识把书拿身后,同时,右手从书案下绰出一柄剑,“咣”一声,一白刃从黑暗中挥出,猛地砍上了杨六剑的剑。
  从平静到交手,就在电光火石间。
  暗想哪个见不得人的小贼竟敢来他六剑阁作祟,杨六剑嗤笑一声,持剑那只手使力弹开对方的剑。
  从胡疯子的秘籍里学来新招式,他准备活学活用,哪知,那刀只收回一瞬便倏然刺来。把刀使得如此灵敏,他已经想到了是谁。
  再高超的招,碰上速度碾压,全是破绽。
  那手持一把刀,流利绕过杨六剑挡护在身前的剑,只见一道白光,刀锋极利,几滴血从细线的伤口溢出,再绽开成巴掌那么长的伤口,杨六剑轰然倒地。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