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八章 酒后胡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拦路说要请燕君莱喝酒,谢刀下救命之恩,可这小白脸倒是自己个儿先喝得醉醺醺,一个“谢”字没同燕君莱说,别人的话也听不见,自顾自酣笑说胡话。
  “你真的好厉害啊,唰唰几剑吓得这群虚伪小人惊慌失色,他们骂你,你也别生气,骆以冰那没眼力见的哪能比得上你。”
  “这丑女人,当诀是江湖第一大门派不得了啊,和宫里交好不得了啊,竟敢骂太子软包子,说太子没用,是窝囊废!?”
  “太子是什么身份,岂是粗蛮武人能比的,就算是窝囊废也比杨璟尊贵的窝囊废,就算是窝囊废也是世界上最尊贵的窝囊废!!”
  “就算是窝囊废也是世界上最帅的窝囊废!!!”
  忿忿不平到最后,小白脸声音尖利俨然变成了嘶吼,活脱脱像个耍泼的女人。
  燕君莱就纳闷了,“骂太子软包子和你有什么关系?”而后,她也糊涂了,开始男女不分,“难不成你喜欢太子……咦,太子是男的是女的?”
  “……太子是我的偶像,是我学习的榜样,长得帅不说,脾气还好,上敬老下护小,洁身自好,怎是骆以冰这种庸俗货色能诋毁。”
  “太子啊……”
  哝哝好大半天“太子啊”,九卿拍了拍燕君莱的头,脸在她背上蹭了蹭……
  令燕君莱这个母的羞愧,这男人皮子嫩,居然直接被她的粗布衣擦破皮红了脸。
  嘶声揉了揉自己的脸,九卿捻去燕君莱背上一刺人的棵鬼针草草籽,这玩意儿太扎脸了。
  “君莱,江湖好玩吗?”
  九卿小白脸的这个问题,燕君莱同样很疑惑,“……不知道,其实,我也没去过。”
  九卿不信这说辞,他抬起头,偏了脖子斜睨着燕君莱,“你都这么厉害了,一个人打骆以冰和杨六剑都能打得过,怎么会没走过江湖,君莱你肯定在骗我!”
  迟疑了一下,燕君莱磕巴回答:“呃,其实,其实今天是我第一天下山……行走江湖,也是第一天。”
  就是这第一天走江湖,被人当男人,第一次见义勇为,第一次上门寻事。
  已经喝傻了,九卿公子惊奇拍了拍燕君莱的头:“哇,我们君莱好厉害,才第一天行走江湖就打败两个高手,日后江湖必定留你姓名,乃侠肝义胆者。”
  侠肝义胆?怕是偷鸡摸狗者吧,毕竟胡疯子年轻时武艺高超,就爱来这一手。
  打了个哈欠,燕君莱眯眼,谦虚了一下,但也就是一下而已,“还行吧……这样的高手再来两个我也打得过。”
  “我也没去过江湖,君莱,你带我一起去吧!”
  燕君莱费力睁开自己沉重困乏的眼皮,一顿一顿回答:“不行……我还有事做,和我一起是走命,我懒得救你。”
  “不怕,我跑得快,遇到危险,我一定先跑,坚决不拖你后腿。”
  对于九卿不要脸的回答,浑噩中,燕君莱想——这小子说遇事先跑,那他就和红娘子一样了,拖着两个不义气的东西混江湖好累的!
  九卿哼唧着撒娇,企图用美色行事,“君莱,答应我吧!”
  九卿小白脸这一招很管用。
  想了想,燕君莱也觉得红娘子老了,胡疯子遗言里又有提红娘子找个伴儿,她看中了九卿的马车,又替红娘子看中了那两匹帅马……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