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章 一杯春酒化前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红娘子老了……也就二十岁左右,正步入老年,它年轻的时候就缺了牙,早早就现出了一副老态,它不喜欢动弹,燕君莱把它甩哪里,耽搁了这么久出来时,它还在哪儿站着。
  心中烦闷,燕君莱揉了一把红娘子脑门上的中分刘海。马毛柔亮顺滑,长长搭在脸颊两边,稍修饰脸型,朦胧美感,竟显得面容精致柔和了些……
  疯了,燕君莱觉得自己是疯了,竟然觉得马脸好看!!
  愣神少时,她叹气,抹了一把眼睛,牵了红娘子离开。
  悲伤只会在人后显现,胡疯子死的时候她一点没敢表现出伤心。哭哭啼啼做甚,该死的人还是会死,不会留下来,反而只会徒添许多无用的悲怆。
  “红娘子,就剩我们两个了,你要好好的,我也要好好的。”
  “我会保护你,但以后打架的时候你别把我甩了自己一个跑。”
  “杨家人不地道,你可不能也不地道。”
  “杨璟……他们一家欺负我,下次见到了,你帮我踢他一脚好不好。”
  声音忽然哑了,燕君莱吸了一下鼻子,低头粗鲁擦了一把眼,抬头后还是那个没皮没脸不怕打的燕君莱。
  乡间阡陌,不时有午时归家的农人,一矮小的人牵着一匹马相伴行,稍显凄凉。
  此时伤心事当心头,不过还有令人拍手欢舞的欣悦事。
  “胡疯子死了,没人打我,也没人骂你了……我们终于可以尽情的玩耍了。”
  “走的时候我往他坟头上插了一朵花,他最讨厌的大红花。”
  “我把他最喜欢的那双草鞋烧了,还有那件烂补丁……这死老鬼,死前问了那么多道他都不把藏钱的地方告诉我,以后他的坟头草长成林了我都不管……”
  “英雄,等等我!!”
  正与红娘子嘀咕着呢,乍听声音在身后响起,燕君莱闭上眼深吸一口气,眼不见心不烦,拽着红娘子就跑。
  几步后,一身白衣的年轻人一大步蹦到燕君莱前面。
  就跟抓鸡一样,他跳着转身,“嘿了一声,扎了马步,喜笑颜开张开双手疯癫癫拦在一人马跟前。
  “哈哈,看你往哪里跑。”
  紧随其后,一辆马车缓缓停在二人一马边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