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六章 她很忙,赶时间,快点打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说了江湖规矩,可有人不要脸,不在乎规矩,需要时,又拿出规矩说事儿。
  对的,不要脸,说的就是杨六剑。
  “今日是我六剑阁大喜,哪知故人徒不义,杨六剑好言相劝无果,今日,我六剑阁就替胡疯子教训教训他这个孽徒。”说着,杨六剑给边上人使了眼色,十余人直接就围住了燕君莱。
  他们打算以多欺少,名声摆后头,先解决了燕君莱再说。
  这时,一道清亮难掩性情桀骜的声音响起,“是非不分,无理至极!!”
  “还什么侠客,口口声声侠义,实在可耻!一群大男人欺负一个小姑娘,要不要点脸。”
  小白脸公子呲牙咧嘴从车夫手里挣扎出来,气汹汹小跑到燕君莱身边,眼露凶光看着周围欲对燕君莱对手的江湖人。
  燕君莱口拙,傻蛮只会动手打架,这小白脸手无缚鸡之力,但嘴厉害,直接开始埋汰这些大义禀然的人,“现在倒是蹦哒得欢,那你们瞧不上眼的胡疯子在世时你们敢这么说吗?你们敢在他面前吭一声不是吗?”
  “当诀女有眼无珠下嫁六剑阁,招一群虚伪小人聚此,沆瀣一气,倒是合了时宜。”
  激愤昂扬说着,小白脸的手一个又一个指向众人:“你,你,你,还有你们,自负正人君子,实则全是谄媚奸诈的小人!”
  “你这小白脸休得胡言!!”话落,说话这人被杨六剑瞪了一眼。
  骆以冰气白了脸,但不敢有动作,只得对小白脸边上依旧叼着烟杆一眼销魂啜烟的车夫道,“师叔,管管你带来的人,这我六剑阁的事哪能容他这个外人多嘴。”
  车夫摇头,很为难,“唉呀,这小子脾气浑,他爹娘都管不着,这不,是跑出来让我逮回去呢。我管不了,你想打就打吧。”
  这个师叔挺爽快的,但之后,他舒服觑眼吐出一口烟雾,懒洋洋又添了一句。
  “……等会儿我打你来还就行了。”
  人好歹也叫你一声师叔!
  车夫表示——我不在乎。
  众人:“……”
  公子哥沉腰有模有样扎了马步,张开双手护在燕君莱面前,一本正经道,“英雄你别怕,刚刚你救了我,这次我保护你,有我在,定不让这些人伤你分毫!”
  不知道为什么总会多出这么一个人在自己面前,燕君莱迷了眼打量着小白脸公子哥,随即一脸嫌弃推开他,让他跌跌撞撞回了车夫身边。
  保护?她不需要,更何况还是一个瘦得像竹竿的弱鸡。
  “你还是回去吧,如果从这六剑阁连本书都拿不回来,我燕君莱还有什么用。”
  边说着,燕君莱扭了扭拿刀这只手的手腕,看向了杨氏父子,杨家新媳妇骆以冰,还有一干欲仗势欺人的江湖客。
  “谁先上?我赶时间,拿了东西就得走了。”不是说大话,她是真有事儿。
  骆以冰扭了扭肩,从婢女手里接过佩剑,大步走向燕君莱。
  她不是傻的,江湖最唾弃输不起,大方承认不敌,比输了赖账有脸。好歹是江湖上有头有脸,去哪儿都有人敬三分的人,刚她二人交手时杨六剑出手,就有些不光彩,现在,她得亲手找回自己的颜面。
  旁人观战,没人敢大口喘气,连细语的声音都歇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相对而立的两个女子身上,她俩,一个红衣艳绝,一个烂布衣刘海飞天长得好生磕碜。
  紧张气氛只安静一瞬,骆以冰眼中闪过一丝怒意,金丝绣纹的裙摆晃动,绣花鞋迈出,直接挥剑落向燕君莱。
  一抹亮光映在脸上,眼眯着,燕君莱顺势仰下身,一脚离地,身子伶俐往旁一翻,转眼间又站起身。随之一刀一剑相碰,嚓啦闪了火花,下一眼,一把剑旋飞了出去,深深插入了杨六剑身后的柱子上。
  观战众人惊呼,定睛一看,才发现柱子上居然是骆以冰的剑......
  燕君莱力猛,直接硬接了她一招。结果却是骆以冰的手被震麻,手中剑飞出去,再次承蒙燕君莱关照,被她捏住手腕扛肩上甩飞了出去。
  对于美女,燕君莱还是存在怜惜,只是甩飞,没有用脚开踹。
  因为女子肚子子宫所在,同为女人,她下手会留分寸。
  燕君莱一分关照也仅是如此。
  骆以冰刚站稳身子,一抬眼看见的便是刀刃削向她脸,最后,她却只感觉到了凉快,没感觉到痛意。
  没想着得饶人处且饶人,骆以冰踉跄后退,燕君莱步步紧逼,一把刀在骆以冰面容前挥得唰唰破风响,骆以冰的脸很凉悠悠,白了又白。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