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五章 少女彪悍 以一敌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璟郎,我听下人说君莱妹妹来了,便出来瞧一瞧,想着多个妹妹多个亲热说贴心话的人,哪知,妹妹在我二人大婚日不是来祝贺,而是来要东西的。”
  一口一个妹妹,燕君莱十分感激,并谢她全家。
  “不是‘要’,是‘拿’。”不想被人接二连三羞辱成恬不知耻要饭的,她提醒这傲慢女子话里别有所指。
  “想拿?那就得有本事!!”骆以冰眉眼一挑,面容现出厉色,她踱步走到燕君莱面前,居然质问她:“小妹,你师父有没有教过你,上门讨东西……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身手够不够用?”
  闻言,所有人惊了,这大喜之日,动手什么的看不过去吧。
  被凶了,燕君莱有些囧,究竟谁是贼,怎么硬揣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都这么理所当然。
  新郎官杨璟霍然转身拉住骆以冰,面色慌张打圆场,“那东西是君莱的她想要就给她……”
  杨六剑面带喜色,打断了杨璟的话,明明心里高兴到飞起,表面是却装模作样很担心,“君莱,快给你嫂子认错,说东西不要了,她可是当诀门主的女儿,江湖上有名的高手,你打不过她的。”
  这杨六剑语气难掩沾沾自喜,想以骆以冰的身份压制,侮辱燕君莱,让她知难而退。
  燕君莱觑眼,暗骂了一句不要皮的老东西。
  骆以冰,除去当诀门主女儿这一身份,她还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高手,应该说,是她这个年纪,年轻一辈里赫赫有名的高手。混江湖的女子中,按武阶骆以冰能和前辈一起排上号,而燕君莱,除了江湖第一高手胡疯子的徒弟外,什么都不是。
  这燕姑娘,年纪小,穷,长得还磕碜,不怪乎别人瞧不去她……其实,她也有点瞧不起自己,又穷又磕碜,三样全落她身上,有人比她更惨?
  想了想,燕君莱回应,“好……”
  不想大喜之日见血,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哪知,燕君莱的话没说完。江湖人多,有名的多了去,许多人名不符实,不中用的见一个就少一个罢了。
  “既然骆小姐这样说,那我师父被你杨家偷来的东西,今天——我燕君莱就凭能力拿回来!!”
  话音落下,所有人面面相觑,看向了主家杨六剑等人,没等杨六剑回应,他们自觉有了动作往边上散开。
  人群刚有动作,红色绯影闪过,转眼间,骆以冰先出手已经和燕君莱打了起来。
  一掌带风擦过耳边,尖利指甲划破燕君莱的脸皮。
  面带不屑地笑,骆以冰手挥过燕君莱面前,撩起她狗啃似的缺刘海,点到即止。不是心善,而是诚心在众多江湖人面前羞辱她。
  虽知道燕君莱有胡疯子这么一个第一高手的师父,可骆以冰看燕君莱年纪小,又其貌不扬一副寒酸样,自然轻视了她,但骆以冰这娇小姐不知道,燕君莱,是从小被胡疯子当男孩子打到大的。
  这经常被人骂小黄狗的姑娘,皮厚,凶悍得很。
  所以,旁人只见两人对上两招后,燕君莱侧身,肩上七彩穗晃悠,抬手挡下骆以冰抓向她脖子的手,随即一把握住。就更扛麻袋那么一抬,再转身将将一圈借势猛地一甩,骆以冰就被燕君莱扔飞了出去。
  按理说大名鼎鼎的江湖高手不该这么弱才是,可被燕君莱抓住手时,骆以冰觉全身忽一麻,动弹不得,待一瞬后有了知觉,她才反应过来于空中一个旋身,在即将砸到柱子上时被杨璟接住,这才安好了地。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