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章 赴喜宴,遇小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庭院深深,人生大喜张灯结彩。江湖来客不拘小节,粗莽道喜,温和叙旧,雅俗混为一片。
  六剑阁外,燕君莱牵着她那缺牙老伙计一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副喜气洋洋的好景象,她身上的冷淡与此格格不入,山上胡疯子的坟,还新着呢。
  “红娘子,你说,我就这样进去,会不会太磕碜了些?”
  红娘子是燕君莱手里牵这匹老马的名字,它会叫,会瞪人,遇到危险知道自己要先跑,机灵得很,就是不会说话,所以,燕君莱的问话没有得到回应。
  来往六剑阁的人衣着不凡,远客初来都带着绑了红布条子的礼盒。
  而燕君莱有些困窘,因为她此时穿着是一身破烂不堪的布衣脚下一双草鞋,外加一顶草帽。既是来搞事情,壮足气势最好,这样一身装扮未免也太弱了,一看就是没后台的弱鸡,而且还是空手……
  想了想,燕君莱四下看了看,往边上走了两步,捡起了一块红砖。
  掂量了一下砖,燕君莱觉得,这砖的颜色好,看着怪喜庆,份量也实在。
  所以,当简陋只裹了一层红布的贺礼抛空落小厮手里时,小厮根本拿不住,直接“咣”一声落了地。
  这一声实在,直接把青石地砸出一个小坑。
  四周一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盯着地上份量忒实在的贺礼看。
  有耳力好的人已经听出了猫腻,不想多事,暗自憋笑。
  小厮悻悻捡起贺礼,见燕君莱年纪小又一身破烂,管事怀着质疑打量着贺礼。
  燕君莱面不改色迈步往里走。论装逼,她没学到胡疯子十分之一,但应付这种小场面是绰绰有余。
  “呵,这是皇都货,我主家特意让我带的贺礼,你想拆就拆开看吧,之后主人家说少了一点份量,就是你的事了。”
  听了这半带警告的话,管事赶忙收回了手,主人大婚,管事站门口拆客人带来的贺礼,这种动作真的很难看不合礼仪,更别论皇都货的真假了。
  之后没发生什么特别的故事,燕君莱顺顺利利跨进第二门的门槛,将将走了一步,她一抬头就看见了最惹眼的那个人,那个众人中央声声道喜的红衣郎君。
  宽大庭院,热闹非凡。
  转身看见看见燕君莱后,这位郎君怔住,满面春风的笑容慢慢收了回去,脸色变了又变。
  “君,君莱……你怎么来了?”
  郎君神情闪烁,庭院里许多人的视线移落在了燕君莱身上。
  燕君莱很想像那些无理取闹的女人一样回他一句:我怎么不能来啊!
  然后两人吵起来,闹起来,打起来。她哭,一把鼻涕一把泪骂杨家没良心,控诉他们的罪行……
  但这样的流程废话多,她放弃。
  “道喜,顺便来拿回一样我师父留给我的东西。”
  道喜么就算了,她最主要是拿东西。
  一个中年男人从侧门走进了内院,身边还跟着燕君莱认识的两个人。
  虽山上离六剑阁不远,但燕君莱是很小的时候才来过六剑阁,早就记不清六剑阁的路,她今儿是跟着来赴宴的客人找到这里的。
  边问边慢走,一双腿走不过两匹高头大马两个车轮子,所以,小白脸公子哥和他那烟杆车夫先一步赶到了六剑阁。
  双方今儿第三次碰面,一次比一次的场面大,看见燕君莱,小白脸公子哥一扫阴霾满脸喜色,搞得,好像今天成亲的是他一样。
  燕君莱的穿着很有特色与她自己的风格,简而言之就是太过贫穷与众人格格不入,六剑阁阁主杨六剑一眼就看见了她。
  与一个管事嘀咕了两句,杨六剑皱眉,微思忖,他怡颜悦色对燕君莱说道:“君莱侄女,怎么这会儿才来?傻站在那里干什么,去后院看看你嫂子。”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