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三章 好汉留步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西北地荒僻,多见戈壁与光秃秃的石滩。此地少见的青山细水环绕的小镇,江湖名门有喜事,此地人来人往,叙旧之声络绎不绝。
  小镇街尾饭馆,客落满座,吆喝声二五六七杂乱一片。
  百忙之中,伙计喜笑接住十余枚铜钱。
  一磨烂边的草帽正正落到马头上。
  “小哥,给我伙计上点嫩草,要是它缺了牙,小心我找你。”
  看着手里牵着的这匹缺牙老马,伙计笑容热切讨好的笑容凝滞。
  二楼,一络腮胡子大汉倚着木栏笑看下方,开嗓震锣响:“哟,真稀罕,你个老小子十多年不出门,今儿怎么来了?”
  “看个球,你老子想你了,来看看你不行?”看见楼上许久不见的老伙计,本是杵着棍走路的中年人立马健步如飞,一瘸一拐跨那台阶就跟飞一样,眨眼间就蹿不见影儿。
  随即,二楼传来讶异声,“呀,你这腿咋瘸了?”
  “甭提了,”说着别提,这人立马又说道:“……被狗追了。”
  江湖人这里的“狗”往往不是一般的狗,闻言,问话的人了然于心“哦”了一声儿。
  但,这回是完全是听者想多了。
  说话的人嫌弃,“哦哦个什么,就是被狗追了,”顿了一会儿,这人顺带提及了一件最近发生的江湖人人都知的事,“那胡疯子不是藏这附近的山,前些日子死了嘛。”
  “听说他那里有很多秘籍,我就想着去看看,哪知他养的小黄狗凶得很,还没得入门的法子,我就被咬了一口。”
  旁桌轻敲的手滞住,一粒豆大黑丸从手中弹出,无声来,于酒杯上空倏然化为粉末,轻飘飘入了叙旧二江湖人的酒杯。
  瞧一眼这人的伤势不像狗咬一口成这样,大汉好奇,“然后呢?”
  “咳,那这种情况下我当然得跑啊,然后……”
  “我就摔坑里了。”
  七拐八拐说完自己的糗事,瘸腿男人一口仰下杯中酒。
  泛油光的黑漆桌面上,手轻轻敲落,一下,两下,三下……
  喝了酒的男人讶异:“咦,我这肚子怎么在呱呱响。”
  而后,那人便立马倒抽一口凉气,哀嚎,“哈,哎哟,疼疼疼……谁他娘,给老子下药了!!”
  满身怒气在看见旁边桌饶有兴致看着自己的小女娃后尽数收了回去。
  这人吹牛倒没那么不靠谱,只是,不凑巧碰到主角了而已。
  酒楼里的江湖客哄笑看那瘸腿老兄憋红脸一溜烟跑下了楼。
  而后,另一桌笑谈:“真没想到,当诀会与六剑阁联姻,原以为当诀门主的女儿是要送进宫去给太子当侧妃的,毕竟,当诀和朝廷的关系不一般。”
  人多杂乱之地,话说到后半段变得隐秘起来,虽声音小了许多,但旁两桌的人,只要想听的都能听得差不多。
  边上两桌的人瞟了一眼说闲话的客人,隔着中间这桌客人,彼此霍然对上了眼。
  再次感叹,缘分一事巧,江湖不算大,来日也不长。
  与主子同坐一桌的车夫叼着烟杆,把烟一口闷下了肚。
  瞧见小白脸公子哥一脸惊然,被人骂小黄狗的燕君莱露出一个阴恻恻地笑,无声做口语:缘分啊,打架吗,兄弟!!
  全身忽地蹿凉,公子哥拿着筷子的手在颤抖。不敢絮絮叨叨嫌弃此地粗陋寒酸,他悻悻然放下筷子,留了车夫一人惶惶面对这局面,自己个儿从最边上溜开。尿急,粗野茅坑去也。
  “诶,我听说,那六剑阁阁主的公子不是和胡疯子的徒弟定的娃娃亲嘛。”
  “切,都是往事了,胡疯子再厉害又怎样,那不都死了,那这事儿还不是杨家说没有那就没有。没了胡疯子一身武力庇佑,那孤苦流浪儿出身的小女娃拿什么和名门女比?再有,你们自己个想想,胡疯子这么一个邋遢鬼,教出来的女徒弟能是个什么样子。”
  “诶,江湖都知这胡疯子和六剑阁关系好得很,哪知胡疯子死后……”
  不知胡疯子死因细情,旁人只是唏嘘不已。
  生前搭肩勾背是好兄弟,好酒好菜奉上,死后啥也不是。末了,唯一的徒弟竟被故人拿婚姻大事如此戏弄,也不知胡疯子知道这事,会不会恨得抠棺材板,从里面蹦出来。
  “听说这镇子离胡疯子那地只有一天的脚程,那胡疯子年轻时的性子你们又不是没听说过,狂得很……你们说,他那徒弟会不会杀来?”
  旁人谈论的主角,正低头看着自己的草鞋,并且,自我感觉良好。
  燕君莱觉得,她的样子不错,虽然看着有点像男人,至少有鼻子有眼,五官都在该在的位置。
  她的性子也不错,虽然有点懒散、暴躁,还爱瞪人。连脚趾头也很好看,虽然现在有点脏。
  而后,她又很无奈,未入江湖,江湖当真有她的传说?她会来喜宴的事,人人都猜得到。
  不过,可能令人失望,她与六剑阁的故事没他们说得那么复杂。
  定亲一事只怪胡疯子酒喝多了随意订下,口头承诺,没有信物。
  现如今,他们之间仅剩的脸面已经撕破,那喜当名门贵婿的六剑阁公子和她这个粗鄙女压根不会有什么关系,她今儿来,只是为要回一样东西。
  旁桌闲话继续说。
  “听说胡疯子老了性格好得多,敦厚了,但依他年轻时混江湖的性子,很有可能……”
  话未说完,一阵争执声传来打断了几人闲谈。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