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燕来枝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章 孤人行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谨遵师言,实力不行,气势来凑。
  官道边上,打扮略显糙气的草帽少女背着一把刀,抱手微扬起下颚,被草帽檐遮盖的双目冷冷目视前方。
  路上不时经马车或赶路的旅人农户,一位红脸颊的糙汉奋力扬鞭打驾车畜牲扬长而去,车轮滚滚,扬起路面灰尘低低蒙空。
  有燥风吹来,灰尘未拂去,却狂势带来风沙。前方,一个小山包后,隐约可见小镇静卧于山青水秀中。
  风沙大,燕君莱眯眼也看不怎么清楚山后景象,只要她稍睁眼,便全是灰尘一股脑糊进眼珠子。
  “死——老——鬼!”
  揉着眼睛,燕君莱低声骂,骂的自然是胡疯子:“说什么行走江湖天天吃肉喝酒,闲来无事见义勇为还有美女追捧!”
  屁!
  “格老子,要死了都还骗,凭什么我行走江湖就是天天吃灰喝西北风!!!”
  这风似乎诚心要惹毛燕君莱,也有可能是她棺材里的死老鬼胡疯子显灵。
  只听她话音将落,忽起比先前更大一阵风,直吹得荒野草木“飒飒”乱晃。
  狂风作乱中,有箫声传来,隐隐约约,飘渺不定。
  谁有那么好的闲情?
  灰尘扑在脸上,伴着狂风刮得脸疼。为不让风吹渣子进去,燕君莱觑了眼,转身拉紧缰绳拽着她的缺牙老伙计继续赶路,并不关注吹箫是何人。
  没走多久,风忽停。在燕君莱后方风沙里隐现出一辆马车。马儿健硕,四条腿拔溜长,慢悠悠跟在燕君莱身后,保持着十余步左右的距离。
  马车上是一对主仆。
  车辕上坐着一名叼烟杆的中年汉子。汉子咂一口烟,微眯眼销魂吐出一口烟雾,随后懒洋洋甩鞭打马屁股上,马带着车厢用很慢的速度前行。
  漫不经心瞥见官道边冷脸抱手走着的燕君莱,他顿时睁大眼十分激动,叼着烟杆导致说话磕巴:“太,公,子!”
  连磕巴出口三个字后,车夫找回了自己说话的能力,转身拍着车门,激动喊:“公子,快出来,有美女!”
  啥?
  美女?
  谁?
  一声“美女”犹如平地一声雷,惊了三个人。
  被这声音吓一跳,端着冷傲架子走路的燕君莱立马破防看四周,很想知道是什么个绝世美人儿竟会让人喊声带有如此激愤的情绪。
  与此同时,只听“砰”一声,那马车门从里猛地踹开,随即一道年轻清润的声音:“美女?”
  燕君莱没能找到美女,放眼四周全是荒草,连朵好看的花都没有……
  而且,四周貌似只有她一个母的,美女……难不成是她?
  不会吧,不会有人这么没有眼水吧!
  诧异着,燕君莱木然,缓缓侧头看向马车。车辕上站在一个微屈身,皮肤很白,五官精致,有些清瘦的年轻……男人?
  见好听声音的主人是一个长得非常好看的年轻小白脸公子哥,她挑眉,随后觑眼仔细打量,腹诽:啥玩意儿,长这么娘。
  格老子。燕君莱盯着小白脸公子哥的脸,逐渐困惑:同样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怎么脸与脸的差别会那么大。
  白脸公子哥不停转动脑袋四下找着美女,猝不及防,转头便与燕君莱对视上。
  两两相望,微愣,公子视线再向下落她胸上,他困惑:“咦,男的女的?”
  ……
  顿时,燕君莱眼神如腊月寒刀。冷冷斜视小白脸公子,她抬手摸头,下一瞬,头上那顶草帽划破风声深嵌入车厢,仅离小白脸公子肩膀一寸。
  听“咔嚓”一声,车厢在主仆二人注视中,缓缓绽开一条缝。
  公子小脸刷一下变得更白。
  但燕君莱没想到他随后满眼惊羡,反而还极捧场拍手:“啧,小兄弟真厉害,你这招,容我再练个五六年也会!”
  就着斜睨小白脸公子的动作不变,燕君莱冷笑,心想这公子哥看起来不正常,莫不是脑子缺了根筋?
  “姐妹,我这招一般柔弱姑娘可练不起。”
  姐妹?
  小白脸公子呆呆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眼,忽地跳下马车。落地后踉跄东倒西歪晃悠了几步,他小步跑到燕君莱面前,双手扯开了自己的外衣,大力拍着自己胸膛,怒言:“兄弟眼瞎呀,我男的!堂堂男子汉!!”
  胡疯子说过“气势”!
  于是燕君莱双手叉腰,挺起自己的胸堂……纵使代表着尊严的胸膛一马平川毫无起伏。
  “娘娘腔,睁开你的眼睛看看,老子女的,一出生就是女的!!”
  “啥?”
  被燕君莱怒吼之后一脸错愕,公子哥理好衣领又围着燕君莱转了一圈,不光光是打量,看了一眼她脚上的草鞋,越发嫌弃。
  啥地出来的姑娘,居然如此粗鄙,竟敢穿双草鞋就出门来了,有伤风化!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